从力日本经济的最新动态挺印度到不再挽留 追求经济利益去了

最后更新 : 2020.11.20  

从力日本经济的最新动态挺印度到不再挽留 追求经济利益去了,

从力日本经济的最新动态挺印度到不再挽留 追求经济利益去了插图

经由八年的谈判,东亚有了自己的自由商业协定,这是世界上最大的自由商业协定。

11月15日,区域周全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第四次领导人集会视频举行。会上,在15个国家领导人的见证下,各国商业部长签署了《RCEP协议》。值得注意的是,印度作为最初的谈判者之一,没有出现在该协定的签署国名单上。

去年11月,印度在最后冲刺阶段退出了部长级谈判,理由是难以知足关税削减和非关税壁垒方面的要求,这让其他15名谈判者感应意外。

那时印度虽然有很好的声音,但也有印度网民说:“自由商业是让行业创新生长的必由之路。否则,只会滋生自满情绪,损害经济的历久生长。”

“事实是,印度这样做是为了珍爱大型企业,而不是为了维护国家利益。基本上是为了珍爱大企业的所有者,而不是通过获得更廉价的商品来造福普通人。”

11月2日,印度新德里,小贩们在卖花椰菜。

从力日本经济的最新动态挺印度到不再挽留 追求经济利益去了插图1

印度是否应该被保留已经成为15轮谈判前的一个难题。幸运的是,这个RCEP签约的时刻,留给印度的是一个“后门”——,“回归球队”永远是受迎接的。两国领导人的联合声明重申,印度可以作为考察员加入RCEP集会和与RCEP签署国的经济互助流动。

《RCEP协议》15日签署后,印度媒体示意遗憾,称“印度在已往几年里变得极端珍爱主义,印度承担不起这样做的结果”。

日本瑞穗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菅原淳一()在此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多次提到,他看好今年年底前在没有印度的情况下签约RCEP,促使印度回归的计谋可以是“15国尽快签约,让印度认识到不加盟的坏处,从而推动其改变政策”。

深深约束着印度和日本

自2012年RCEP最先谈判以来,日本一直起劲将印度纳入这一伙伴关系,并一度将其态度与印度捆绑在一起。因此,不难理解,去年底印度退出RCEP谈判的新闻公然后,日本(安倍)政府那时的态度相当坚定:除非印度重返RCEP谈判,否则日本不会签署RCEP协议。

2019年12月,时任日本经济产业大臣的燕子在接见印度时代,也与卖力RCEP谈判的印度官员举行了谈判。菅原淳一早些时刻还示意,日本希望以印度为踏板,增强与非洲和其他区域的经济联系。若是印度拒绝加入RCEP,日本加入协议的念头和意义将受到很大影响。

然而,日本政府曾坚定地与印度“选择了一个旁站”,并与东盟(ASEAN)就那时对RCEP的态度发生了分歧。今年以来,越、印尼、马亚等东盟国家均示意“东盟一致同意优先思量在今年年底前签署RCEP协议”,“RCEP协议的希望不应受到印度的阻碍”。

作为主要的区域经济,新加坡的态度也很主要。新加坡华侨银行(OCBC Bank)大中华区研究部卖力人谢东明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示意,在新冠肺炎肺炎的特殊时期,深化区域互助加倍需要,因此新加坡将继续推进RCEP历程。

一方面,东盟刻意在今年内完成RCEP协议的签署,另一方面,印度拒绝加入。日本在RCEP问题上的态度终于在最后一刻变得清晰起来:在7月初举行的世界商业组织(世贸组织)第14次日本商业政策审查集会上,日本外务省官员示意,日本将起劲在年底前签署RCEP协议。

这是自去年年底印度宣布退出RCEP以来,日本关于加入这一区域协议的最明确声明。

日本经济的最新动态

10月30日,在日本东京,人们戴着面具旅行。

当日本选择拥抱RCEP时,印度仍然坚持其最初的决议。在RCEP协议签署的前几天,印度外交部的一位高级官员达斯()在11月12日说:“就印度而言,我们没有加入RCEP,由于它没有解决印度的主要问题和关切。”印度的“问题与担忧”是,已往它以为竞争力很强的银行、服务和互联网创新行业,在面临外国企业的竞争时很快被击败,而印度其他竞争力较弱的行业则无法蒙受市场开放的打击。

菅原淳一还示意,印度对开放农产品和制造业市场犹豫不决,今年的新冠肺炎肺炎疫情对印度经济造成重创,进一步降低了印度介入RCEP的可能性。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中国与南亚互助研究中心秘书长刘也示意,印度此前曾与东盟、韩日等国签署自由商业协定,但签署后,印度与这些国家或区域的商业逆差不仅没有缩小,反而扩大了。“换句话说,印度以为加入自由商业协定对印度来说可能不是一件好事。”

日本的妥协

对于日本的最终转型,天下日本经济协会副会长、上海对外经济商业大学日本经济中心主任陈对《第一财经记者》示意,“基于现在疫情尚未消失,国际经济继续下滑,在思量了美国与境外大部分主要经济体的关系后,日本政府做出了妥协选择。”

陈雷子以为,RCEP协议的签署意味着日本政府在与下一届美国政府讨论深化菅义伟-美国自由商业协准时“更有底气”。

“从RCEP协议的签署,我们可以看到,现在的菅义伟政府仍然坚持‘安倍门路’。后者外交战略的主要原则之一是坚持多边主义和自由商业。”他说,“从日本的国策和生长偏向来看,必须依赖外部需求。RCEP协议的签署现实上有利于日本经济的苏醒。”

日本内阁府11月16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7-9月,不包罗受物价更改影响的现实调整值,日本本季度海内生产总值(GDP)较第二季度增进5.0%,年增进率为21.4%,是有可比数据以来增幅最大的一次。

日本工业界和经济界也首次对RCEP协议的签署示意迎接,以为这一协议不仅会扩大亚洲

平洋区域的投资和商业,另有助于强化遍布亚洲的供应链。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对外商业额中几近一半(46%)是与RCEP成员完成的,而早在2017年就与东盟确立了经济互助伙伴关系协定(EPA),日本缘何还要再投入RCEP的怀抱?对此,陈子雷示意:“不介入RCEP,不利于日本在经济和政治上的考量。”

现在,通过RCEP,日本与中国和韩国确立了事实上的自贸关系。“实在,日本此前对与中韩划分签署自贸协定异常矛盾。”陈子雷说道,“对中国,日本希望通过外部因素推动中国市场向日本作更大的开放;对韩国,日韩在全球产业链中的职位对照靠近,彼此间的竞争更多。但这一次,日本照样做出了有利于区域未来生长的亮相,这是日本外交异常务实的显示。”

勾勒亚太自贸区门路图

商务部15日公布的解读文章示意,RCEP是现在全球体量最大的自贸区。2019年,RCEP的15个成员国总人口达22.7亿,GDP达26万亿美元,出口总额达5.2万亿美元,均占全球总量约30%。RCEP自贸区的建成意味着全球约三分之一的经济体量将形成一体化大市场。RCEP席卷了东亚区域主要国家,将为区域和全球经济增进注入强劲动力。

《经济学人》智库全球商业领域的首席分析师马志昂()告诉第一财经记者:“RCEP为考察东北亚区域商业与关税的互动提供了一个异常有意思的视角,这是首个将中国、日本、韩国搜集在一起的自贸协定。三方的互动凸显了这一协定的经济意义。后续就看RCEP若何闯关各成员国的立法机构了。”

东南亚最大的经济体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街景。(本文图片均自新华社)

17日刊发的商务部国际司卖力同志解读《区域周全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之三指出,凭据RCEP的划定,协定生效需15个成员中至少9个成员批准,其中要至少包罗6个东盟成员国和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中至少3个国家。鉴于协定已签署,接下来RCEP各成员将各自推行海内执法审批程序,推动协定早日生效实行。

陈子雷告诉第一财经记者,RCEP的乐成签署,是迄今为实现2014年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集会上提出的“亚太自贸区”构想所迈出的最大一步。那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示意,集会决议启动亚太自由商业区历程,批准了亚太经合组织推动实现亚太自由商业区门路图,这是朝着实现亚太自由商业区偏向迈出的历史性一步,标志着亚太自由商业区历程的正式启动,体现了亚太经合组织成员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的信心和刻意。

商务部曾示意,在亚太区域存在许多正在进行或已完成的自贸区谈判,“这些自贸区的生长将为未来确立亚太自贸区奠基基础。”

【责任编辑:侯歆钰】

相关阅读

- END -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