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全诗及赏析整理

最后更新 : 2021.01.17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全诗及赏析整理插图

出自宋代诗人柳永的《蝶恋花·柳永》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涯。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赏析篇一:

这是一首怀人词。上片写登高望远,离愁油然而生。“伫倚危楼风细细”,“危楼”,表示抒情主人公驻足既高,游目必远。“伫倚”,则见出主人公凭栏之久与怀想之深。但始料未及,“伫倚”的效果却是“望极春愁,黯黯生天涯”。“春愁”,即怀远盼归之离愁。不说“春愁”潜滋暗长于心田,反说它从遥远的天涯生出,一方面是力避庸常,试图化无形为有形,变抽象为具象,增添画面的视觉性与流动感;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其“春愁”是由天涯景物所触发。 接着,“草色烟光”句便展示主人公望断天涯时所见之景。而“无言谁会”句既是徒自凭栏、希望成空的感喟,也是不见伊人、心曲难诉的慨叹。“无言”二字,若有万千思绪。 下片写主人公为消释离愁,决意痛饮狂歌:“拟把疏狂图一醉”。但强颜为欢,终觉“无味”。从“拟把”到“无味”,笔势开阖动荡,颇具波涛。结穴“衣带渐宽”二句以健笔写柔情,自誓甘愿为忖量伊人而日渐消瘦与憔悴。“终不悔”,即“之死无靡它”之意,显示了主人公的坚贞性格与执着的态度,词境也因此得以升华。 贺裳《皱水轩词筌》以为韦庄《思帝乡》中的“陌上谁家幼年足风骚,妾疑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诸句,是“作决绝语而妙”者;而此词的末二句乃本乎韦词,不外“气加婉矣”。实在,冯延已《鹊踏枝》中的“日日花前常病酒,镜里不辞朱颜瘦”,虽然语较颓唐,亦属其类。厥后,王国维在《人世词话》中谈到“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由三种境界”,被他借用来形容“第二境”的即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也许正是柳永的这两句词归纳综合了一种锲而不舍的坚贞性格和执着态度。

  赏析篇二:

本篇亦是一首离别相思之作,词人写春夜怀人,描绘了一幅迷蒙凄楚的黄昏高楼望远图,景中含情,显示了眷念的深情。

上片写登楼远望所引起的无尽愁思,以迷离的景物形貌渲染出凄楚凄凉气氛。“伫倚危楼风细细”词人登高望远,离别愁恨油然而生。“伫倚”二字足见主人公凭栏之久、怀想之深。然极目远望,看到的却是黯然销魂的“春愁”,词人不说“春愁”由心而发,却说生之于天涯,一方面是为了将无形酿成有形,以具象说明抽象,增添了词的画面感,另一方面也是由于这愁怨是景物所触发。“草色烟光”即是词人极目天涯的所见之景,面临此情此景,词人一声叹息“无言谁会凭栏意”,又有谁能知我默默凭倚栏杆的心意?这是对独自倚栏、希望成空的慨叹,也是不见心上人、难诉情怀的凄凉感喟。

下片直抒胸臆,抒写了为心上人死而无悔的坚贞执著的心怀。词人为了排遣心里深沉的离愁之情,决意借酒浇愁,“拟把疏狂图一醉”,计划任情纵容喝个一醉方休,而且还要“对酒当歌”放声高歌抒发自己的愁怀,但强颜欢笑,却是“无味”。从“拟把”到“无味”,笔势影影绰绰,扑朔迷离,千回百折,直到末句“为伊消得人憔悴”才一语道破:“春愁”缘起“相思”,云云一波三折,激情回荡,颇具感染力。末端二句是柳词中撒播千古的名句,曾获得王国维的高度评价。王用以比喻“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由三种之境界”的第二境界,即献身精神,并说此等语“非大词人不能道”。

告辞2020年迎接2021年的句子42句

全词抒情写景,构想巧妙,情绪真挚,勾魂摄魄,颇具柳词的抒情特色。

  赏析篇三:

记得少时,首次看到《蝶恋花》词牌名,便被她蕴含的旖旎情致所吸引,心里涌起隐约的喜欢,眼前浮现出一幅曼妙的图画:江南三月,和风怡人,“草长莺飞”,种种鲜花争奇斗艳、姹紫嫣红;雕梁画栋的园子里,两只优美的彩蝶围绕着花丛翩翩起舞…….一位妙龄少女,眼波流转、美目盼兮,凭息敛神,悄悄躲在花木掩映的亭台后,偷偷打量着从前面走来的衣袂飘飘的少年……

于是便遐想到了恋爱,遐想到那千古撒播的一对璧人“化蝶,”的神话,耳边便响起了那幽怨、缱绻的绝世名曲……

而柳永笔下的《蝶恋花》更是将这种男女之间缱绻悱恻、铭肌镂骨、勾魂摄魄的相思之情引申、延展到极致。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涯。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解凭栏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醉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古城郊野,凉风习习,落日余晖。城外芳草萋萋,一望无际,烟色迷离。一位身材修长、郁郁寡欢的白衣书生默默扶靠着栏杆,久久凝望着远方——微蹙的眉头,落寞的神情,痴痴的眼光。向晚的凉风吹乱了他的长发,掀起了他宽松的衣袂,而他却浑然不觉。暮色四合,林中鸟儿啁啾着渐次归巢,而他仍像木桩一样站在那里,痴痴地凝望……这份情,比山重;这份情,似海深。可茫茫暮色中,有谁能知?有谁会意?漫漫的相思如海水般扑面而来,榨取的他无法呼吸

唉,“空缱绻,说风骚”。黑夜完全包围了他,幽静的林中,传来了子规的哀鸣。他无奈地转身,照样把这份痴缠消磨在酒里吧,学那魏武曹操,对酒当歌,如意几何?可谁知,“抽刀断水水更流,”酒入愁肠愁更愁!这如鬼魅般的情思又缠绕过来,锁柱了他的心。伊人的影子,伊人的笑貌,伊人的泪眼,又一再浮现在眼前。“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啊!罢,罢,索性就敞开心怀,痛痛快快、酣畅淋漓地想你吧!为了你,我宁愿食不甘味,夜不能寐,岂管面容消瘦如霜打,岂管衣带渐松人憔悴!

读着这样摄人魂魄、扣人心弦的句子,面临云云重情重义、情深似海的男子,试想,谁人女子能不为之心旌神摇、泪洒衣衫,恨不得马上“妾拟将身嫁予一生休”呢?哪个男子不侧目而视、嫉恨交加、新潮难平呢?怪不得那时“凡有流水出,皆能歌柳词”。

相关阅读

- END -

3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