皂罗袍写作特色,牡丹亭浪漫主义手法的运用?

最后更新 : 2021.05.09  

《牡丹亭》的浪漫主义手法

皂罗袍写作特色,牡丹亭浪漫主义手法的运用?插图

《牡丹亭》在艺术上呈现出浪漫主义的绚丽色彩皂罗袍写作特色,奇幻与现实的紧密结合,强烈的主观精神追求,浓郁的抒情场面,典雅绚丽的曲文铺排,都显示出其典型的浪漫主义风格。

首先,表现在富于幻想的艺术构思。作品的非现实题材及其“理之所必无”,而“情之所必有”的创作主旨,决定了它必然采用充满理想色彩的艺术手法。如“惊梦”、“冥判”、“回生”的情节,荒诞离奇,而正是这一系列富于幻想的艺术构思,构成了此剧结构的骨架和支柱,为表达主旨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其次,表现在以一系列抒情场次表现主人公强烈的追求,使其主观精神外化,并在此基础上令戏剧冲突持续升级。《牡丹亭》的重点在于表现杜丽娘心中被压抑的情怀,汤显祖以惊人的笔力揭示出杜丽娘的内心世界,揭示出那个跟她的身份和所处环境极不和谐的灵魂深处的阴私。

再次,全剧具有浓郁的抒情诗的色彩,许多曲词能够将抒情、写景和人物塑造融为一体。如“惊梦”中[皂罗袍]一曲,写自然,暗写人生,在清秀婉丽的语言中蕴含着深切动人的意境。这是杜丽娘由喜转悲、由叹为怨的转折点,写得哀婉缠绵,情景交融,使读者即读到杜丽娘的深情,又无损其大家闺秀的身份。

最后,《牡丹亭》又是一部兼悲剧、喜剧、趣剧和闹剧于一体的复合戏。为了争取爱的权利,便不得不付出生命的代价,这既是杜丽娘本人的悲剧,也是家庭与社会的悲剧,如“闹殇”、“魂游”;而“闺塾”等则极富喜剧色彩。这种悲喜交融、彼此映衬的戏曲风格,正是富有中国戏曲特色的浪漫精神的具体呈现。

阎鹤祥脱口秀说的贯口文字?

但见张飞:豹头环眼、面如润铁、黑中透亮、亮中透黑、海下扎里扎煞一部黑钢髯,犹如钢针、恰似铁线。头戴镔铁盔、二龙斗宝,朱缨飘洒,上嵌八宝——云、罗、伞、盖、花、罐、鱼、长。身披锁子大叶连环甲,内衬皂罗袍,足登虎头战靴,跨下马——万里烟云兽,手使丈八蛇矛,站在桥头之上,咬牙切齿,捶胸愤恨,大骂:“曹操听真,呔!今有你家张三爷在此,尔或攻或战、或进或退、或争或斗;不攻不战、不进不退、不争不斗,尔乃匹夫之辈!”大喊一声,曹兵吓退;大喊二声,顺水横流;大喊三声,把当阳桥喝断。后人有诗赞之曰:“长坂坡前救赵云,吓退曹操百万军,姓张名飞字翼德,万古留芳莽撞人”!

相关阅读

- END -

4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