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望海潮的格式仿写家乡?

最后更新 : 2021.06.10  

神州大地,东南一隅,山水相间,美景如画,它是侠客的豪情万丈,铮铮傲骨;它是女子的嫣然妩媚,柔情似水,它,侠骨柔情。

用望海潮的格式仿写家乡?插图

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

雄壮的钱塘江,众浪齐奔,气吞吴越,雷霆万钧,它在狂呼,它在呐喊,它在诉说,它在咆哮。它是侠客,奔腾的浪潮是他的利剑,那汹涌澎湃的涛声是他正义的怒吼,它冲击着江岸,发起无数次的进攻,那泛起如雷如雪的浪花是他胜利的果实。无数次的退回,他不气馁,不妥协,纵使奔流而去遇到岩石被击的粉身碎骨,他仍然发出低沉的笑声,他用他不妥的毅力和那铮铮傲骨,谱写了钱塘的辉煌。“‘浪涛’有如此,‘钱塘’可横行”。正是这侠客的气魄摇撼了大地,震惊了古今。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睛,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

清幽秀美的西湖,是柔情似水的美人,水平如镜的湖面是她滑嫩如洗的肌肤;那荡漾的微波,是她回眸一笑的千姿百媚;清澈见底的湖水如她碧眸,微风拂过是她的罗裙在飘舞旋举;夹岸的柳树,枝摇叶动,似是妙龄少女扭动着纤细的腰肢舞动一支《霓裳羽衣曲》。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碧绿的荷叶衬托着瑰红的荷花,朴素清秀的采莲姑娘泛着小舟,唱着采莲曲,嬉笑打闹,清亮的菱歌回荡在西湖山川秀色中,水中的游鱼不时探出脑袋,跳起来,荡起一圈涟漪,好像在为她们唱彩伴舞。忽然,天空乌云密布,雨若断线的银珠,争先恐后地落入水中,老翁拿出蓑笠载在头上,悠闲自得的划动船浆,一副“一蓑烟雨任平生”的酒脱,豁达。顷刻,天空慢慢放晴,广袤的天际出现一片绚丽的烟霞,交织似锦,婉如女子的云鬓花颜,美而不艳,如清水芙蓉,高洁却不傲慢。烟霞、菱女,老翁、西湖,荷花相映成辉,宛如一幅绝妙的工笔画,日暮将近,西子湖畔大珠小珠落玉盘的琵琶声响起,骑兵长官乘醉听箫击鼓,观赏、吟唱烟霞风光,逍遥自在,如至仙境。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的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湖光、山色、江潮、烟霞,风景如画,人间天堂,它就是侠骨柔情的水乡古镇—杭州。

用望海潮的格式写家乡昭苏?

蓝天是白云的家,森林是小鸟的家,小河是鱼儿的家,海洋是贝壳的家……而人杰地灵,风光秀丽,物华天宝的福清就是我的家乡。 我的家乡风景优美,有清澈的小河,河边长满了绿色的小草,像是在透明的绿玻璃外围铺上了一片天然的地毯,河中还安装了音乐喷泉,水柱会随着音乐舞动,一会儿高,一会儿低,一会儿快,一会儿慢,好看极了!到了晚上,宽宽的马路上,大大小小的汽车,来来往往,川流不息。 我的家乡福清还有很多特产呢!有又美味又可口的枇杷,和又甜又脆的梨子,又甜又绿的西瓜和又圆又甜的龙眼,我最喜欢又圆又甜的龙眼了。 你要是来到了福清来,热情好客的福清人准会献上最好吃的特产让你吃个够。 当天色渐渐暗下俩,近处的花草也看不清的时候,我们就会看到空中有一闪一闪的亮光。那是夜空中轻莹飘来的萤火虫。他们仿佛是一只只会飞得小灯笼,漂亮极了。 你们说我的家乡美不美?我爱我的家乡——福清!

望海潮景物描写手法例子?

直抒胸臆。

自“烟柳”以下,便从各个方面描写杭州之形胜与繁华。“烟柳画桥”,写街巷河桥的美丽:“风帘翠幕”,写居民住宅的雅致。“参差十万人家”一句,转弱调为强音,表现出整个都市户口的繁庶。“参差”为大约之义。“云树”三句,由市内说到郊外,只见钱塘江堤上,行行树木,远远望去,郁郁苍苍,犹如云雾一般。一个“绕”字,写出长堤迤逦曲折的态势。“怒涛”二句,写钱塘江水的澎湃与浩荡。“天堑”,原意为天然的深沟,这里移来形容钱塘江。钱塘江八月观潮,历来称为盛举。描写钱塘江潮是必不可少的一笔。“市列”三句,只抓住“珠玑”和“罗绮”两个细节,便把市场的繁荣、市民的殷富反映出来。珠玑、罗绮,又皆妇女服用之物,并暗示杭城声色之盛。“竞豪奢”三个字明写肆间商品琳琅满目,暗写商人比夸争耀,反映了杭州这个繁华都市穷奢极欲的一面。

望海潮写景词句改成绘景文字?

侠骨柔情

神州大地,东南一隅,山水相间,美景如画,它是侠客的豪情万丈,铮铮傲骨;它是女子的嫣然妩媚,柔情似水,它,侠骨柔情。

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

雄壮的钱塘江,众浪齐奔,气吞吴越,雷霆万钧,它在狂呼,它在呐喊,它在诉说,它在咆哮。它是侠客,奔腾的浪潮是他的利剑,那汹涌澎湃的涛声是他正义的怒吼,它冲击着江岸,发起无数次的进攻,那泛起如雷如雪的浪花是他胜利的果实。无数次的退回,他不气馁,不妥协,纵使奔流而去遇到岩石被击的粉身碎骨,他仍然发出低沉的笑声,他用他不妥的毅力和那铮铮傲骨,谱写了钱塘的辉煌。“‘浪涛’有如此,‘钱塘’可横行”。正是这侠客的气魄摇撼了大地,震惊了古今。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睛,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

清幽秀美的西湖,是柔情似水的美人,水平如镜的湖面是她滑嫩如洗的肌肤;那荡漾的微波,是她回眸一笑的千姿百媚;清澈见底的湖水如她碧眸,微风拂过是她的罗裙在飘舞旋举;夹岸的柳树,枝摇叶动,似是妙龄少女扭动着纤细的腰肢舞动一支《霓裳羽衣曲》。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碧绿的荷叶衬托着瑰红的荷花,朴素清秀的采莲姑娘泛着小舟,唱着采莲曲,嬉笑打闹,清亮的菱歌回荡在西湖山川秀色中,水中的游鱼不时探出脑袋,跳起来,荡起一圈涟漪,好像在为她们唱彩伴舞。忽然,天空乌云密布,雨若断线的银珠,争先恐后地落入水中,老翁拿出蓑笠载在头上,悠闲自得的划动船浆,一副“一蓑烟雨任平生”的酒脱,豁达。顷刻,天空慢慢放晴,广袤的天际出现一片绚丽的烟霞,交织似锦,婉如女子的云鬓花颜,美而不艳,如清水芙蓉,高洁却不傲慢。烟霞、菱女,老翁、西湖,荷花相映成辉,宛如一幅绝妙的工笔画,日暮将近,西子湖畔大珠小珠落玉盘的琵琶声响起,骑兵长官乘醉听箫击鼓,观赏、吟唱烟霞风光,逍遥自在,如至仙境。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的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湖光、山色、江潮、烟霞,风景如画,人间天堂,它就是侠骨柔情的水乡古镇—杭州。

相关阅读

- END -

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