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萤火用了什么写作手法?,好的故事用了什么写作手法

最后更新 : 2021.06.10  

致萤火[ 现代·戴望舒 ]

致萤火用了什么写作手法?,好的故事用了什么写作手法插图

萤火,萤火,你来照我。

照我,照这沾露的草,

照这泥土,照到你老。

我躺在这里,让一颗芽

穿过我的躯体,我的心,

长成树,开花;

让一片青色的藓苔,

那么轻,那么轻

把我全身遮盖,

象一双小手纤纤,

当往日我在昼眠,

把一条薄被

在我身上轻披。

我躺在这里

咀嚼着太阳的香味;

在什么别的天地,

云雀在青空中高飞。

萤火,萤火

给一缕细细的光线——

够担得起记忆,

够把沉哀来吞咽!

雨巷诗人”戴望舒的《致萤火》是一首优美的诗歌,诗人通过比喻和想象,将内心渴望轻轻倾诉,表达了诗人对萤火般温柔光明的爱情的渴望,对春芽般蓬勃活力的生命的渴望,对藓苔般轻软温暖的关爱的渴望。这一系列的“渴望”反映了诗人实际爱情上的不幸福,人生的哀愁。诗人希望萤火“给一缕细细的光线”,“把沉哀来吞咽”。

1940年冬至,戴望舒的妻子穆丽娟的母亲病故,穆丽娟由香港返回上海。办完丧事后,穆丽娟因数年来不堪戴望舒的粗鲁和冲动,决定留住上海,并通过信函正式提出离婚.1941年6月初,望舒曾为此到沪劝转穆丽娟,事终不遂返港,为了保全婚姻,服毒自殒,以明心迹,后幸被获救,经律师调停办理离异(分居)协议,半年为期,以观后效。望舒一度往返于生死之间,同年6月25日写下《致萤火》一诗,抒写他经历这场巨大痛苦后的人生感悟。8月4日,作家许地山逝世,他在当天日记中写道;“这样死倒也好。比我活着受人世最大的苦好得多了。\”在8月5日的日记中写道:“世上的人真奇怪,都以为死是可悲的,却不知生也更为可悲。我从死里出来,我现在生着,唯有我能对这两者作一个比较。这两段话可以看作这首诗的一个注脚。”

对于诗人来说,生活中的自然事件不过是创作中的一种契机,诗人通过想象转化为虚幻的事件,这是生命体验的高峰,一次对生与死的审美观照,也是包括哲学、伦理和文化心理在内的人生经验的重铸。沉哀中的诗人躺在泥土上,这是支撑全诗的中心意象。围绕着它组织起来的是生存和死后两个世界。诗的开篇展现了生存的世界——诗人对萤火的呼唤

萤火,萤火。

你来照我。

照我,照这沾露的草,

照这泥土。照到你老。

夏夜,萤火点点,小草沾满露珠。诗人巨大痛苦凝聚为对萤火轻轻的呼唤和平易的祈望,祈望萤火陪伴自己直到老死,才熄灭最后一丝微弱的光亮。

戴望舒的烦忧采用了哪些写作手法

烦忧

烦忧

戴望舒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

本诗共有两段,其实只有四个诗句,只不过在前后两段中,四个诗句排列顺序正好相反。在这样一种颠倒的重复之中,既强化了诗歌的主旨,又形成回环往复的音乐效果。这是这首诗第一个方面的突出特点。

四句诗回环往复要表达怎样的主旨呢?作者并没有直接说明。第一段的前两句是打比方,只是两个比喻句都省略了本体“烦忧”。如果表达完整,前两句的意思大概是说:有的人认为烦忧像是寂寞的秋的清愁,而有的人认为烦忧像是相隔辽远的海的人们之间的相思。这两句前句从时间上落笔,而后一句从空间上落笔,暗示了“愁”、“思”之深之广。而这“愁”“思”的具体内涵又是什么呢?后两句做了具体的回作者的“愁”与“思”是心中有“烦忧”,而“烦忧”的原因则是“不敢说出你的名字”,而“不敢说出你的名字”的原因,任凭生活经验,读者自然能明白“不敢说”是因为心中有爱:心中充满对你的爱恋,却没有勇气说出口——这才是“烦忧”的原因所在!

上段的抒情顺序是先描绘“愁”“思”之状,然后一层层地剖析清原因;而下段则先交代自己面对“你”的犹豫和胆怯,而接着点明这样的“不敢”使自己备觉“烦忧”,最后两句从时空的角度分别打比方,烘托自己“相思”和“清愁”像隔海相望般“辽远”,像身处肃杀的秋天一样“寂寞”。意象的选取既典型,又暗合中国文化传统中以秋衬愁之广、以海喻思之远的经典审美,虽是现代诗,却充满古典诗的意境和韵致。也正因此,前后两段虽然只是相同的诗句在排列顺序的不同,但在情感表达上却丝毫没有重复之嫌,这正是作者的高明之处。

这是一首爱情诗,但“爱”字在全诗中却始终未直接出现,而只是用“不敢说出你的名字”的委婉表达,含蓄地暗示出来。含蓄之美,是这首小诗的另一个突出特点了。

戴望舒是写作爱情诗的高手,其抒情诗《雨巷》奠定了他在中国现代诗坛不朽的地位。跟《雨巷》相比,这首描写爱情的小诗,在内容和主题上虽无不同,但在艺术手法方面却表现出极具风韵的独到之处。

名作赏析

在中国文学史上,诗人戴望舒无疑是一个独特的存在。他创作的诗数量不多(不过百余首),却在诗坛中占有重要位置;他没有系统的诗论,但他的《论诗零札》和他友人杜衡整理的《望舒诗论》却备受重视,他在诗坛以现代派的面孔出现,可在他生命的终端却写出了《我用残损的手掌》这样浸透了血泪的现实篇章。

在新诗史上,戴望舒自有他一席地位,不过地位并不是很高。

“五四”前后,科学与民主的洪流震醒了一代又一代的知识分子。美好的理想与黑暗的现实的激烈矛盾,笼罩了他们敏感的心灵。“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社会使命感笼罩了一个庞大的“烦忧”群。戴望舒就是这样一位由现实世界转到诗的世界中最忠实的烦忧者之一。他写了许多烦忧者的诗篇,这一杰出的诗篇《烦忧》为这一群体的心态与精神作了集中的观照与画像。

这首诗出自戴望舒的诗集《望舒草》。作为20世纪30年代中国诗坛的重要派别——“现代”派——的重要诗人,戴望舒的诗歌集中描写了现代人的生命感悟与情感体验的心灵轨迹。在人生的旅程中,有阳光灿烂般的欣悦激动,也有阴雨绵绵似的苦恼烦忧,那么,此刻郁结在诗人心中的烦忧是什么叫呢?诗人没有直接表露。

清秋是一个怀人的季节,大海寄寓着无尽的相思,读来已是使人伤怀,加上“寂寞”,加上“辽远”,便把诗人落寞无奈与欲罢不能的相思之情展示得更为深刻细致,一种“断肠人在天涯”的感觉便油然而生。然而在这愁肠百结,落寞孤寂中,作者却突发奇想,身边有人来问你的烦恼,你的忧愁,这时你会如何回答?是和盘托出,把一腔愁绪全部告诉对方,还是讳莫如深,紧紧瞒住?自己虽有选择的自由,但面对关爱你的朋友的询问,你能装聋作哑吗?那么,这种欲言又止的心理又如何表达呢?“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这“不敢”二字实在是确切地表达了作者的矛盾心态,且把读者引向无穷的遐想之中。上面四句,短短三十六个字,活画出了作者深刻的怀念,激烈的斗争,那种“欲说还休”的滋味,那种刻骨铭心的相思,既意味深长,又强烈迫切。

下面四句,将上面四句作逆向排列,粗粗看似回文诗,细想又不是简单的重复,更不是花拳绣腿般的故弄玄虚,而是作者那种络绎不绝、日益汹涌的思念之情在放纵宣泄。首句既像反复,又似顶真,联络照应密不透风。尽管是激烈而又矛盾的“不敢说出”。但想要心情倾吐的希望又是那么迫切,在这里,作者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广阔的想像空间,有心人不妨在那里作一次感性的神游。全诗以“清愁”作结,却正好表达了成熟的思想者以“却道天凉好个秋”式的常语来表达自己复杂心态的不同寻常。

全诗八句两组,呈轴对称排列,形式整齐,音节和谐,这是作者深受中国传统文化格律诗影响的结果,前四句的压韵为后四句的复唱设置了先机,故读来十分上口,给人留下齿颊生香的愉悦之感

相关阅读

- END -

1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