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 向着美好奔跑怎么写,向着美好奔跑作文650

最后更新 : 2021.06.11  

  篇一:向着美好奔跑

阳光的影子,拓印在窗帘上,似抽象画。鸟的叫声,没在那些影子里。
我忍不住跑过去看。窗台上的鸟,“轰”的一声飞走,落到旁边人家的屋顶上,叽叽喳喳。独有一只鸟,并不理睬左右的声响,兀自站在一棵矮小的银杏树上,对着天空,旁若无人地拉长音调,唱它的歌。
  一会儿轻柔,一会儿高亢,自娱自乐得不行。
鸟也有鸟的快乐,如人。
也便看到了隔壁小屋的那个男人,他正站在银杏树旁,我不怎么看得见他。大多数时候,他小屋的门,都落着锁,悄然无声。
搬来小区的最初,我很好奇于这幢小屋,它的前面是别墅,它的后面是别墅,它的左面是别墅,它的右面还是别墅,这幢三间平房的小屋,湮没在别墅群里,活像小矮人进了巨人国。
  
隐约听小区里的人讲,他的父母先后患重病去世,欠下巨额债务。妻子跟他离了婚,并带走他们唯一的女儿。他成天在外找工作,积攒着每分钱,想尽早还清债务,接回女儿。
他的小屋旁,有巴掌大一块地,他不在的日子,里面长满野藤野草。
  现在,他不知从哪儿弄来了锄头和铁锹,一上午都在那块地里忙碌,直到把地平整得如一张女人洗净的脸,散发出清洁的光。
他后来在那上面布种子,用竹子搭架子。是长黄瓜还是丝瓜还是扁豆?这样的猜想,让我欢喜。无论哪一种,我知道,不久之后,都将有满架的花,在清风里笑微微。
  
男人做完这一切,拍拍双手,把沾在手上的泥土拍落。太阳升高了,照得他额上的汗珠粒粒闪光。他搭的架子,一格一格,在他跟前,如听话的孩子,整齐地排列着,仿佛能听到种子破土的声音。男人退后几步,欣赏。再跨前两步,欣赏。那是他的杰作,他为之得意,脸上渐渐浮上笑来。
  那笑,漫开去,漫开去,融入阳光里。
生活或许是困苦的、艰涩的。但心,仍然可以向着美好跑去。如这个男人,在困厄中,整出了一地的希望。一粒种子,就是一蓬的花,一蓬的果,一蓬的幸福和美好。

篇二:向着美好奔跑
阳光的影子,拓印在窗帘上,似抽象画。
  鸟的叫声,没在那些影子里。有的叫得短促,唧唧、唧唧,像婴儿的梦呓。有的叫得张扬,喈喈、喈喈,如吹号手在吹号子。
我忍不住跑过去看。窗台上的鸟,“轰”的一声飞走,落到旁边人家的屋顶上,叽叽喳喳。独有一只鸟,并不理睬左右的声响,兀自站在一棵矮小的银杏树上,对着天空,旁若无人地拉长音调,唱它的歌。
  一会儿轻柔,一会儿高亢,自娱自乐得不行。
鸟也有鸟的快乐,如人。
也便看到了隔壁小屋的那个男人,他正站在银杏树旁——我不怎么看得见他。大多数时候,他小屋的门,都落着锁,阒然无声。
搬来小区的最初,我很好奇于这幢小屋,它的前面是别墅,它的后面是别墅,它的左面是别墅,它的右面还是别墅。
  这幢三间平房的小屋,淹没在别墅群里,活像小矮人进了巨人国。
也极破旧。墙上刷的白石灰已斑驳得很,一块一块,裸露出里面灰色的墙面。远望去,像一堆空洞的眼睛,又像一堆张开的暗哑的嘴。屋顶上,绿苔与野草纠缠。有一棵野草长得特别茂盛,茎叶青绿,在那里盘踞了好几年的样子。
  有时,黑夜里望过去,我老疑心那是一只大鸟,蹲在那儿。
隐约听小区人讲过,他的父母先后患重病去世,欠下巨额债务,家里能变卖的东西,都变卖了。妻子耐不住清贫,跟他离了婚,并带走他们唯一的女儿。他成天在外打工,积攒着每一分钱,想尽早还清债务,接回女儿。
  
他的小屋旁,有巴掌大一块地,他不在的日子,里面长满野藤野草。现在,他不知从哪儿弄来一把锄头和铁锹,一上午都在那块地里忙碌,直到把那块地平整得如一张女人洗净的脸,散发出清洁的光。
他后来在那上面布种子,用竹子搭架子。
  是长黄瓜还是丝瓜还是扁豆?这样的猜想,让我欢喜。无论哪一种,我知道,不久之后,都将有满架的花,在清风里笑微微。那我将很有福气了,日日有满架的花可赏,且免费的。多好。
男人做完这一切,拍拍双手,把沾在手上的泥土拍落。太阳升高了,照得他额上的汗珠粒粒闪光。
  他搭的架子,一格一格,在他跟前,如听话的孩子,整齐地排列着,仿佛就听到种子破土的声音。男人退后几步,欣赏。再跨前两步,欣赏。那是他的杰作,他为之得意,脸上渐渐浮上笑来。那笑,漫开去,漫开去,融入阳光里。最后,分不清哪是他
生活或许是困苦的、艰涩的,但心,仍然可以向着美好跑去。
  如这个男人,在困厄中,整出了一地的希望——一粒种子,就是一蓬的花,一蓬的果,一蓬的幸福和美好。

篇三:向着美好奔跑
总以为满地的荷花不再绽放,总以为漂泊的白云找不到家,那澄澈的婴孩的瞳孔里,装不下太多太多的世界。
  那散发着乳香和麦香的童谣已随风逝去,惟有清浅的童年清浅地映在湖面上,清浅地照出我初放时安详的模样。
孩提王国的童话光环不知何时被掷落在地,安徒生的天国花园大概早已沉入冰穹。我想走入那密集的汹涌的人潮,只为寻找一双赤子般透澈明净的眼睛。
  我为这年岁渐长,而心灵提前僵化的世界感到惶恐;我为这不再皓洁,蒙上尘埃的心灵之窗感到悲哀。
有时候,我站在人声螬杂的街头,渴望寻求这人间烟火中不俗的一瞥,却只看到孩提时代的我拉起同伴的手奔走在春天的原野上,那样快乐,那样奔放,那样与世无争。
  
有时候,我坐在窗前静夜独思,却是书页翻卷的聒噪时时扰乱心绪。哦,那总在夏夜仰望星空,用童稚的思想一寸一寸掀开宇宙面纱的“我”已何去?也许正如菲尔丁所言的那样,我们一旦失去伟大的孩提王国,就是真正的沉沦。而我不,我要紧紧抓住童真的尾巴,将赤子的纯净朴实的底色留存永久。
  
那么,不妨就做一个不断“增岁”的孩子吧。让那些荣辱,悲欣,名利,乃至容颜的消殒都不再来打搅我们的赤子世界。只做一个孩子,像檐前呢喃的紫燕那样盼着冬去春来;做一个孩子,像屋顶上的明月那样保留着纯白的底色。
或者拿起笔,在某个微寒的深秋的早晨,记下第一滴晨露落地的时刻;或者闭上眼,在幽香阵阵的花房里,用心聆听夜合花绽放的妙音。
  
做一个孩子,让眼里的纷扰与羁绊少一些,在少一些。
做一个孩子,让心灵与自然的距离,贴近一些,再近一些。
我只愿成为一个不断长大的孩子,我有我的思想,我亦有我的童真:我不放弃纯粹,我亦追求缤纷。
  像那个诗人所言,我在我的世界里,保持着初放时安详的模样。听风涌起,
待雨来过,我希冀跋涉在那些青春氤氲的路上。
的笑,哪是阳光了。

篇四:向着美好奔跑
20XX年春季开学典礼暨表彰大会在融融春光里盛情演绎。
  150余名受奖学生、80多位获奖老师、15个优秀班集体在《超越梦想》的歌声里捧走属于自己的荣誉。在新的一年开启希望之门,迎着美好一路出发。
今年的颁奖和往常有些不同。年级状元和拔尖人才奖的奖品有变化。年级状元颁发的是水晶奖杯,拔尖人才颁发的用自己的照片和校长寄语制作的奖牌,这样的奖励在孩子们艳羡的眼眸中显得格外不一般。
  当我们的年级状元将奖杯举过头顶,我听到下面的孩子惊喜的感叹,“啊,真漂亮!”,就连我们的礼仪学生拿着上去的时候感觉就特好,手上承载的是一份沉甸甸的荣光。刘思毅是这次七年级的状元,这个胖胖的小男孩拿着奖杯时一脸的羞涩模样,我记得彩排时我说,咱们获奖的同学上台时一定要拿出自己的精气神儿,抬头、挺胸、目视前方、面对微笑,步伐矫健。
  尤其是第一轮的状元奖,刘思毅是第一个上场,我特别交代他走得要有气场,谁知,这孩子竟走成了一顺儿,啊呀,孩子紧张啊,这样的场面,对他来说是第一次,这也是在学习之外的一次挑战啊。我相信,当这孩子手捧奖杯踏上这个春天的征程时,他一定是信心满满的,激情满满的。
  
看我们的老师们,在孩子们面前真是拿出了最佳状态。衣着大方,满面春光,接过证书时“谢谢”声不绝于耳。大家心里是欢喜的,一个冬天的付出、辛劳,在这一刻化为甜甜的幸福。平日里,大家把学生装在心里,把精力投放在自己的一片田地里。
  早来晚走是家常事儿。备课,汇课,辅导,想着法儿鼓励孩子们,学生在潜伏中一点点成长,我们的老师在劳作中一点点绽放。喜欢女教师的张扬,喜欢男教师的沉稳,在这个春天,每一个看起来都如此美。
春天来了,我们准备好了。不仅要脱下厚厚的棉装,还要放下手中的奖章,因为,新的出发已然号角吹响。
  校园中的四棵柳萌发出嫩嫩的芽儿,她们告诉我们趁着春天洒下一粒新的种子吧,在岁月的滋养中再次开出一季繁花。
不要等待,不要等待,收拾心情,向着美好出发,一粒种子就是一片希望、一捧幸福啊!。

作文  向着美好奔跑怎么写,向着美好奔跑作文650插图

相关阅读

- END -

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