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织中少年三笑的原因及作用?,促织少年三次笑

最后更新 : 2021.06.11  

情节的描写并非都很细致,而是有详有略,用详反跌略。

促织中少年三笑的原因及作用?,促织少年三次笑插图

详写成名一家觅求蟋蟀的忽得 忽失,忽忧忽喜过程,略写皇上喜悦、抚宰“蒙荫”的结局,前者的“详”,就反跌出后者 已荒唐、腐朽到了怎样的程度。不但全文,每个细节的描写也常用详来反跌略,如村中少年 找成名斗蟋蟀,详写少年三次嘲笑的情状,略写虫斗过程,前面的详就有充分的反跌作用。这种反跌作用,不但反映在详略安排上,还反映在同类性质细节描写的处理上。如成名 三次捕捉蟋蟀,二、三两次都详写,但前者详在“执图冥搜”,后者详在迷离恍惚,前者突 出视若珍宝,后者突出“惴惴恐不当意”,而实际上后一次获得的蟋蟀更有异能。这就不但 互相反跌,而且跌宕多姿。随着情节变幻和内容性质的不同,作者运笔也有变化。写故事的发展和高潮,用工笔描 绘;写故事的开端和结局,用粗笔勾勒。同样是粗笔勾勒,文笔的感情色调又有区别。前者 饱含对成名一家的深切同情,后者饱含对皇上、抚、宰的辛辣嘲讽。这种工笔与粗笔的交替 使用和感情色彩的变化,就使作者的文笔,也同详略处理一样,显得跌宕多姿。心理描写的真实细腻,突出表现在虚幻情景的描绘上。

促织运用了什么写作手法?

一 情节曲折离奇,跌宕起伏 情节曲折离奇,跌宕起伏。故事不止一个转折,先是“山穷水尽疑无路”,为促织,以致被打得“两股间脓血流离”,但求一死了之。 下面的故事却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是一次转折。

二 描写细腻生动,情态毕现这篇小说情节丰富多彩,写了成名一家的悲欢,写了巫婆的占卜,写了捉促织,斗促织,写了鸡与虫相搏,情态无不生动逼真。

三 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的结合整个故事情节有三大转折,中间一个是现实的,前后两个是虚幻的。前后两个转折,求神问卜而得佳虫和儿子身化促织而轻捷善斗,这两个神鬼怪异的情节,将人间悲剧幻化成喜剧的形式,不但没有削弱对封建统治者的谴责力量,相反蕴含着更为深沉的悲哀,这里寄托了作者对成名的同情,对腐朽的封建统治者的谴责。

相关阅读

- END -

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