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的文学成就是什么?

最后更新 : 2021.06.11  

当然很重要,西方文学理论里有所谓fiction和nonfiction的区别,如果说楚辞是中国fiction的源头的话,那史记就是中国nonfiction文学的源头,同时它也是中国叙事文学的始祖。更牛掰的是它为中国此后的文学书写提供了大量的母题,直到今天我们还在从中汲取灵感,举例来说电影《赵氏孤儿》,《孔子》,《影》等等。而旦更不要说它开创中国历史记载的新传统,即从编年转为纪传体,使得中国历史的记录自此变得有声有色,。历史和文艺交融,历史为后代的文学提供源源不断的素材,从而才能使我们这个民族具有丰富的文化调性。这都拜史记所赐,尽管司马迁在写作之初并未意识到这一点,但它却无意识地成为开创者。

司马迁写的史记,汉武帝看过吗?

司马迁写的巜史记》,汉武帝没有看过。

《史记》的文学成就是什么?

原因之一,“史官,是每个朝代设置的记录和编撰历史的官职。史官所记录的史实皇帝是无权知道的,历史上皇帝干预史官记实从唐朝才开了先河,汉朝史官记录和编撰历史的保密制度并沒受到破坏,所以汉武帝并没有看《史记》的权力。

原因之二,

《史记》记载了上至黄帝时代,下至汉武帝太初四年(前107年)间共3000多年的历史。其中对汉武帝的评价,特别对于汉武帝的过失,司马迁丝毫没有加以隐瞒,如在《封禅书》中,他把汉武帝迷信神仙,千方百计祈求不死之药的荒谬无聊行为淋漓尽致地描绘了出来。如果汉武帝看过《史记》,这些内容是绝对不允许的。

原因之三,撰写巜史记》并不是当时汉朝宫廷给他的任务,是为了完成父亲司马谈的遗愿。司马谈在弥留之际对司马迁说:“我死以后,你千万不要忘记我要编写的论著啊。”所以说,撰写《史记》并不是汉武帝分配的任务,而是司马迁父亲自己想做的事,这也沒有必要让汉武帝知道。

原因之四,

司马迁的巜报任安书》中说的很明白,巜史记》是要“藏之名山,以俟后人”。巜史记》直到武帝死后才由其外孙带为刊印。这就说明司马迁写完巜史记》后就把原稿秘密藏起来了,汉武帝是不知这件事的。

司马迁为什么要写报任安书?

1.司马迁强调,“士节不可不勉励”,“故士有画地为牢,势不可入;削木为吏,议不可对,定计于鲜也”。读了《报任安书》,你怎样评价古人“刑不上大夫”的观点?

2.古人一直崇尚秉笔直书的“良史”精神,主张史书要客观真实地记录历史,“善恶必书,是为实录”(唐代刘知几《史通》)。但司马迁却列举大量史实,说明“此人皆意有所郁结,不得通其道,故述往事,思来者”。这种“愤而著书”的思想是否有违“良史”精神?应该怎样看待司马迁“愤而著书”的思想?

3.司马迁以非凡的毅力,忍辱负重,“就极刑而无愠色”,完成了巨著《史记》,为人类文化留下了宝贵财富。但《三国演义》中,竟出现了“武帝不杀司马迁,致使谤书流传于世”的语句。从历史的另一个侧面看,我们该怎样评价汉武帝不杀司马迁,反而任命他为中书令这件事?

鉴赏评价

万般情怀言辞中

——浅析《报任安书》的抒情艺术

《报任安书》是一篇激切感人的至情散文,是对封建专制的血泪控诉。司马迁用千回百转之笔,表达了自己的光明磊落之志、愤激不平之气和曲肠九回之情。辞气沉雄,情怀慷慨。

全文融议论、抒情、叙事于一体,文情并茂。叙事简括,都为议论铺垫,议论之中感情自现。“若九牛亡一毛,与蝼蚁何以异!”,抒发了对社会不公的愤慨;“仆虽怯懦欲苟活,亦颇识去就之分矣,何至自沉溺缧绁之辱哉!”,悲切郁闷,溢于言表;“肠一日而九回,居则忽忽若有所亡,出则不知其所往。每念斯耻,汗未尝不发背沾衣也!”,如泣如诉,悲痛欲绝……富于抒情性的语言,将作者内心久积的痛苦与怨愤表现得淋漓尽致,如火山爆发,如江涛滚滚。

大量的铺排,增强了感情抒发的磅礴气势。如叙述腐刑的极辱,从“太上不辱先”以下,十个排比句,竟连用了八个“其次”,层层深入,一气贯下,最后逼出“最下腐刑极矣”。这类语句,有如一道道闸门,将司马迁心中深沉的悲愤越蓄越高,越蓄越急,最后喷涌而出,一泻千里,如排山倒海,撼天动地。

典故的运用,使感情更加慷慨激昂,深沉壮烈。第二段用西伯、李斯、韩信等王侯将相受辱而不自杀的典故,直接引出“古今一体”的结论,愤激地控诉了包括汉王朝在内的封建专制下的酷吏政治;第五段用周文王、孔子、屈原等古圣先贤愤而著书的典故,表现了自己隐忍的苦衷、坚强的意志和奋斗的决心。这些典故,援古证今,明理达情,让我们更深刻的感受到了作者伟岸的人格和沉郁的感情。

修辞手法的多样,丰富了感情表达的内涵。如“盖文王拘而演《周易》”以下八个迭句,实际隐含着八组对比,同时又两两对偶,与排比相结合,既表明了对历史上杰出人物历经磨难而奋发有为的现象的认识,又表明了以他们为榜样,矢志进取、成就伟业的坚强意志,气势雄浑,令人欲悲欲叹。又如“猛虎在山,百兽震恐……”一句,运用比喻,沉痛控诉了人间暴政对人性的扼杀和扭曲,形象地说明了“士节”不可以稍加受辱的道理,真是痛彻心脾。其他像引用、夸张、讳饰等修辞手法的运用,都真切的表达出作者跌宕起伏的情感,有时奔放激荡,不可遏止;有时隐晦曲折,欲言又止,让我们似乎触摸到了作者内心极其复杂的矛盾与痛苦。

总之,在《报任安书》中,司马迁通过富有特色的语言,真切地表达了激扬喷薄的愤激感情,表现出峻洁的人品和伟大的精神,可谓字字血泪,声声衷肠,气贯长虹,催人泪下。前人的评价,“感慨啸歌有燕赵烈士之风,忧愁幽思则又直与《离骚》对垒”,实在精辟。

相关阅读

- END -

1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