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莉小说中的某一人物赏析

最后更新 : 2021.06.22  

以《烦恼人生》为例,这篇小说写一个普通的城市工人印家厚的平凡的一天。在这普通人的普通的一天里,印家厚为各种各样层出不穷的生活中的琐碎问题烦恼着:孩子、老婆、公共卫生间、公共汽车、早点、奖金、老人生日的茅台酒、菜价、房子……所有的一切交织在一起,总之《生活》:“网”。而印家厚于生活的网中所烦恼着的一切,对于一个普通的城市工人来说又没有真正解决的可能性。这种如网交织一般的生活烦恼本来就是现实生活中市民阶层的生活本相。

池莉小说中的某一人物赏析插图

池莉的新写实小说在《烦恼人生》之后的发展很大程度上表现出作家在“人与城”的创作上的自觉。这首先依赖于80年代以来中国社会的结构变化:中国社会的结构变化为以城市生活为题材的文学作品的发展提供了机遇,改革开放使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发生了深刻的变革,加速了中国的现代化和城市化进程。城市在现实生活中越来越发挥着主导作用。作家在文学作品中自觉地表现城市和人的主题,这种意识在池莉那里也逐渐由清晰到凸现。池莉把写作的触角伸到市民文化群落,深入到底层市民生活。这些都表现在她其后的作品中。如《不谈爱情》中的人物吉玲,她是市井中的智慧女子。吉玲的三个姐姐,三个姐夫,她的母亲,她的父亲,她所生长的花楼街以及所有花楼街的生活着的人们,所有的这一切完全都淹没在生活的柴米油盐、家长里短、鸡毛蒜皮中。而另一方面,庄建非以及他的家庭则构成了与之相对的一面,庄家是这个城市中的知识精英。吉玲与庄建非的结合,其实也是城市中不同阶层中的人物的一次斗争。“吉玲说什么也要冲出去。她的家将是一个具有现代文明,像外国影片中的那种漂亮整洁的家。她要坚定不移地努力奋斗。”对生活的美好设想在现实中一点点破灭,婚后平淡琐屑的生活冲淡了理想化的家庭构想,于是向所有的家庭一样有了不满、失望、争吵,终因小事,彼此不妥协而闹起离婚。吉玲的回娘家以及吉家的花楼街式的斗争方法终于使为了出国名额而要保全婚姻的庄建非和一直孤傲着的庄家向花楼街的吉家低头。这是市民式的胜利。市民阶层是这个时代中更能适应城市生活的阶层,他们以其独特的斗争方式来赢得生存,赢得生活

对比分析池莉和方方的新写实小说

“新写实小说”的两员力将女作家池莉和方方,虽同为汉味女作家,但由于不同的注视角度,她们的创作 表现出很大的差异。就文本特色而言:池莉是一种平民化的书写典范,方方则始终以一种超越的姿态显示 着其独特的文人品位;就内在意蕴而言,池莉塑造了一种生活的仿真,方方则在精心地构造一种文化逼真 ;在人生模式上,池莉体现了一种不屈不挠的活的人生之悟,方方却显示了在严酷背景下,在急功近利的 社会潮流襄挟下人们精神上的深深迷惘。方方和池莉的作品,既有着“新写实小说”的共同特点,更有着各 自鲜明的特色。相对于传统的现实主义小说创作,她们的小说,在思想内涵和叙事方式这两个大的层面上, 均以自己独特的创造,给中国的当代小说创作提供了有益的鉴照。 方方和池莉均为“新写实小说”的重要代表作家。在“新写实小说”的大的框架内研究她们创作的不同特 色,对中国当代的小说创作来说,无疑有着重要的启示意义。1表现于思想内涵上的不同特色方方的中篇小 说《风景》堪称是新写实小说的奠基之作。 池莉写的是原生态小说,不同于传统的写实风格。从细微处着笔,察世情之炎凉,洞人心之冷暖。既便是 生活锁事,池莉写来也别有滋味。她的小说没有天马行空的奇思妙想,在她比较成功的作品中,甚至连一 般写实小说中惯常的以异闻奇谈吸引阅读者猎奇心理的方法都不使用,就只是截取生活的一段,用朴素但 新鲜的笔触去描绘,这就是真实——原汁原味的生活,原汁原味的烦恼,生活的真实远比小说中虚构的故 事更加动人。池莉被认为是“新写实主义“的一位主将。新写实主义强调表现生活的原始形态,绝少作家 的情感投入和主观想象、反对人为地粉饰和拔高现实。 池莉的小说突出人生的过程,它强调过程本身的 含义和意境,强调还原生活,回避理性概括的阴影,避免各种习惯的“深度模式”。她不是有意告诉我们 什么,而是让我们自己“观看”,“告诉”的东西总是有限的,而在如实地追踪生活的过程中,却能激起 我们复杂的、难以言叙的人生感受,统一起历史与人生的秘密。池莉更擅长于表现市民家庭生活,反映世 态人情,下层人民的生活压力和精神心理;沿流溯源,又映射起和包含了社会的、政治的、历史的意味。 池莉是一位现实主义作家,而她的“新”正在于观照角度,也就是新的现实观。这里没有“英雄”和“普 通人”的对立,没有超凡脱俗的“神圣”原则和精神意志。在池莉的小说中,离开了世俗生活就再没有真 正的“现实感”,脱离开普通人的命运,他们的人生历程、基本需求、欲望与困惑、便也丧失了现实的普 遍意义。池莉对于市民生活、市民文化心理并非是取一种冷峻的、批判的态度,而是先予以充分的理解, 理解中的同情及同情中的表现,从下层市民的生存实际出发,尊重他们的生活态度和生活乐趣,其中也包 含着人性健康的活力和质朴的情感。 方方的小说属于和以前的现实主义不同的那种“现实主义”。她在作品中注重表现对生活的还原,对凡俗 人物的生存背景、生活状貌、生命搏动、性的欲望的描写,这些都以一种“本真”的自然状态出现,显示 出自然主义的外观。在叙述中,作者冷静客观,避免主体情绪的主观介入。但在表现手法上,她并不排斥 现代主义的技巧(如《风景》等小说中的荒诞、超现实氛围、叙述角度、叙述语调等),因之她的小说具 有更宽阔的艺术表现领域和现代意味。方方的小说文化内涵丰富,这使她的作品能够超出恒定的时空界限 ,更具有普遍的审美意义。这和以前的真正背景压倒一切的局面截然不同。武汉地域文化的风韵,谐趣的 “汉”味语言,人情风习,民众的生活习惯、性格癖好等等,都使她的小说更具艺术的审美价值。另外, 方方兼具制造悲喜剧的艺术氛围的能力,这使她的小说既有喜剧色彩,又具悲剧色彩。她前期的小说喜剧 色彩多些,后期的作品则悲剧色彩浓些。

相关阅读

- END -

2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