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汉书和史记写作特点的不同,如何全面了解、读懂《史记》?

最后更新 : 2021.07.24  

《史记》这部辉煌的历史著作是司马迁承载着其父司马谈的嘱托,在特殊的历史背景下忍辱负重完成的,上至黄帝,下至武帝近三千年的历史,波澜壮阔而又蔚为大观,五十二万言,句则精维论汉书和史记写作特点的不同、言则恰当,用他那沉雄之笔以人物的发展脉络串联起历史朝代的更替与兴衰,时至今日读来仍然感慨万分,唏嘘不已,仍然要向司马迁老先生顶礼膜拜,是他的以命相许换来了这部中华民族的历史文献,有了这部历史文献后人才知道了中华民族历史朝代的更替,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闪跃在灿烂的历史星空中,尽情饱览、增长见识,给我们以畅游中华民族悠久历史的机会。

论汉书和史记写作特点的不同,如何全面了解、读懂《史记》?

司马迁生活在公元前145年至公元前87年之间,人生命运多舛,身残志坚,虽遭宫刑仍然意志勃然,忍辱负重的完成了自己的人生目标《史记》。本纪十二记载左右国家大势的君王及国祚更替的系谱。十书八表是这部著作的体系,世家三十记载诸侯及王侯将相的兴衰存亡。列传七十是历史人物的鲜活再现,当然是有超人的能力在里面起着重要的作用,战国四公子争相以贤名立世、酷吏则以苍鹰的面目绝世。樗里子的智、樊哙的勇,女相师许负的绝顶、郭解任侠的义道。霍去病打通河西走廊与漠北的封狼居胥、张骞出使西域司马迁用凿空之功来演绎张骞的历史功绩。三千年的历史沉浮有让司马迁废书而叹的,更有为周公召公而赞的,对项羽的怜惜、对李广的赞美,以至于对变古乱常,不死则亡的痛击等等,原始察终,见盛观衰都在这部文献中呈现,甚是蔚为大观而又顶礼膜拜,《史记》是集大成者,司马迁是大写的人。经过二千多年的时间流逝《史记》仍然散发着现实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的灿烂光辉,并将继续发挥下去。

汉书是不是有很多是抄史记的?

汉书是史记的续作。《汉书》在吸取《史记》成果的基础上,纠偏补缺。如补立《惠帝纪》,补叙了当时有影响的制度和法令。又增王陵、吴芮、蒯通、伍被、贾山诸传,还将张骞事迹从《卫将军骠骑列传》中抽出,加以扩充,设立专传。此外,于贾谊、晁错、韩安国等传中,增补了不少诏令奏疏。其中,如贾谊的《治安策》,晁错的《言兵事疏》和《募民徙塞疏》尤为著名。比较完整地引用诏书、奏议,成为《汉书》的重要特点。此外,边疆诸少数民族传的内容也相当丰富。《汉书》的体例与《史记》相比,已经发生了变化。《史记》是一部通史,《汉书》则是一部断代史。《汉书》把《史记》的“本纪”省称“纪”,“列传”省称“传”,“书”改曰“志”,取消了“世家”,汉代勋臣世家一律编入传。这些变化,被后来的一些史书沿袭下来。

《汉书》的语言特色是什么?

《汉书》在古代享有极高的名声,与《史记》并称“史汉”,或又加上《后汉书》、《三国志》,并称“四史”。但实际上,《汉书》在许多方面都难以同《史记》相提并论。班固开始是私下修撰《汉书》的,并因此而下狱。后来明帝读了他的初稿,十分赞许,召之为兰台令史,让他继续《汉书》的编著。所以,《汉书》实际是奉旨修撰的官书。班固本人,又具有强烈的正统儒家思想观念。所以,《汉书》中既不具有司马迁那种相对独立的学者立场,更不具有司马迁那样的深刻的批判意识。对许多问题的看法,班固甚至是同司马迁直接对立的。只是,我们应该承认班固是一位严肃而有才华的历史学家。他作为东汉的史官记述西汉的历史,又自有其方便之处。因此,站在儒家传统的政治立场,他对西汉历代统治的阴暗面也有相当多的揭露,对司马迁的不幸遭遇也表现出惺惺相惜的同情。

班固又是东汉最负盛名的文学家之一。从传记文学来看,《汉书》虽逊于《史记》,但仍写出了不少出色的人物传记。如《盖宽饶传》、《张禹传》、《东方朔传》、《朱买臣传》、《霍光传》、《王莽传》、《外戚传》,都是公认的名篇。一般说来,班固的笔下不像司马迁那样时时渗透情感,只是具体地描写事实、人物的言行,却也常常能够显示出人物的精神面貌。如《张禹传》写张禹的虚伪狡诈、善于阿谀取宠以保权位,不动声色却能入木三分。最为人传诵的是《李广苏建传》中的李陵和苏武的传记。这两篇感情色彩较浓,其感人之深,可与《史记》的名篇媲美。如写苏武拒绝匈奴诱降,受尽迫害犹凛然不可屈的情景:

乃幽武,置大窖中,绝不饮食。天雨雪,武卧啮雪与旃毛并咽之,数日不死,匈奴以为神。乃徙武北海上无人处,使牧羝(公羊),羝乳,乃得归。别其官属常惠等,各置他所。武既至海上,廪食不至,掘野鼠去中(草)实而食之。杖汉节牧羊,卧起操持,节旄尽落。

又如写投降匈奴的李陵送苏武返汉时的复杂心情也很出色:

于是李陵置酒贺武曰:“今足下还归,扬名于匈奴,功显于汉室,虽古帛所载,丹青所画,何以过子卿?陵

虽驽怯,今汉且贳陵罪,全其老母,使得奋大辱之积志,庶几乎曹柯之盟,此陵宿昔之所不忘也!收族陵家,为世大戮,陵尚复何顾乎?已矣!令子卿知吾心耳!异域之人,一别长绝!”陵起舞,歌曰:(略)陵泣下数行,因与武绝。

这两节,写英雄人物苏武,固然生动强烈地显示了他对自己民族的浓厚感情,写降敌人物李陵,也揭示了他的悲剧命运和复杂的心情,都不流于公式化和脸谱化,这种地方可说是深得《史记》精髓的。

《汉书》的语言风格与《史记》恰好形成鲜明的对照。它详赡严密,工整凝炼,倾向排偶,又喜用古字,重视藻饰,崇尚典雅。范晔说:“迁文直而事露,固文赡而事详。”(《后汉书·班固传》)指出了《史》、《汉》的不同风格。这也代表了汉代散文由散趋骈、由俗趋雅的大趋势,值得注意。喜欢骈俪典雅的文章风格的人,对《汉书》的评价甚至在《史记》之上。

相关阅读

- END -

3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