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念奴娇与柳永雨霖铃的写作,苏轼念奴娇与柳永雨霖铃的写作?

最后更新 : 2021.07.24  

《念奴娇・赤壁怀古》雄壮豪放苏轼念奴娇与柳永雨霖铃的写作、旷达飘逸,《雨霖铃》婉约清丽、缠绵绯侧,各有特色。

苏轼念奴娇与柳永雨霖铃的写作,苏轼念奴娇与柳永雨霖铃的写作?插图

1、从题材上看,《念奴娇・赤壁怀古》描写的是古战场情形,表现作者对古代豪杰的凭吊,字行间透露出豪壮雄浑之感,读来精神倍增;《雨霖铃》描写的是秋夜恋人离别,表现作者的依依之情,“怅饮无绪”,更突出作者因即将与恋人离别而烦燥、忧思之情。

苏轼念奴娇与柳永雨霖铃的写作,苏轼念奴娇与柳永雨霖铃的写作?插图1

2、从主题上看,《念奴娇・赤壁怀古》反映了作者建功立业、实现抱负的豪情壮志。拿周瑜和自己相比,喟叹不遇明主、壮志难酬,但词中并未露出哀婉之情,而是一种豪情壮志,道出人生易老,宜早建功业的感慨;《雨霖铃》表现的是凄凉的离别之情,“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终日亲相爱的恋人,一旦分别,留恋难舍,“泪流语噎”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表现出难分难舍的深深爱恋。

3、从表现手法上看,《念奴娇・赤壁怀古》采用概括和抒情的方式,展开的是宏伟的画卷:古战场,抒发的是豪放的感情:建功立业,开头一句“大江东去,浪淘尽”整个词的豪放气势便跃然纸上,而“乱石穿空,惊涛拍岸”更壮大了整首词的宏伟气势,展现一幅壮伟的画面,在此基础上,描写周瑜的建功立业,发出功业难成、花发早生的喟叹,但这不是哀婉细腻的抒情,而是壮怀激烈的感慨;《雨霖铃》采用的是细腻的白描,委婉的抒情,恋人离别当然不可能是豪壮的场面。“寒蝉凄切”、“怅饮无绪”衬托出离别的凄婉,描写了这样一个具体而细腻的画面:秋雨霖铃刚停,秋蝉在树上凄凄地鸣叫,天色将晚,即将分别的恋人,双手相执四目相对,泪流满面,哽噎无语,哪有什么心情在帐篷内饮酒?渲染的完全是一种凄凉的气氛。

4、从语言上来看,《念奴娇・赤壁怀古》表现的是崇高壮美的景象,读来豪气干云,壮丽之情油然而生,《雨霖铃》表现的是感伤柔美的意象,读者未免不受影响,读着读着自然而然便觉得自己也似与恋人离别。

你会如何扩写柳永的《雨霖铃》?

秋后的傍晚,寒霜遍地,夕阳西下、寒风乍起,暮雨刚停之时,寒蝉又疏疏落落地悲鸣。在这寒彻心脾之时,在京都郊外长亭饯别,更添离别之哀,那有什么心情来畅饮。主客依依难舍难分,勉强和泪举杯相劝,一杯苦酒未尽,船家却催着出发。冷手相握,泪眼相望,道不尽黍离之情,诉不完愁绪满怀,眼前人咫尺天涯,重见何日,悲咽语不成句。只能挥手为别,此去前路茫茫,后事难测,山一程兮水一程,天莽莽,地苍苍明日酒醒何处,那里有晓风残月。

天上最暗是稀星缺月,人间最悲是生离死别,况在暮秋……

据雨霖铃写一个相符的故事?

雨霖铃》-柳永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咽。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美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暮秋将至。枯叶飘飘,知了的叫声嘶哑而短促,也许是自知大限将近,故而用尽最后的余力,鸣唱着对生的向往,可听在我的耳内,为什么这么凄凉呢?

亭子显的有些颓败,朱漆斑驳,大雨过后,在夕阳下是那么孤独陈旧,映着半枯的长草,那荒芜直透进心里,冰冷而又绝望。在靠近亭子的旁边,我搭起了一个小小的帐蓬,玉柔的纤纤素手托着酒杯,为我的远行一再祝福,可她在转过头去的时候,我看到了她起伏的肩头,她哭了,眼中的清泪滑过脸颊,在回转头来的时候,我清晰的看到有一滴泪溶进了酒杯,我接过来,仰头一饮而尽.

为什么喝下去的酒要从眼睛里涌出来呢?我再也喝不下去了,只要再有一滴,我竭力忍住的泪就会汹涌而出!不能再喝了。

我凝注着玉柔泪眼朦胧的双眸,我是多么的不愿意离开她呀!可是舟子的声音却在外面响起,“公子,时候已经不早了,我们应该启程了,公子,我们应该走了!”玉柔眼里饱含着的泪再也无法控制,就如两道小溪流下面颊,她扑上前来,手颤动着,那伤心欲绝的神色让我的心像被撕裂了一样,我紧紧的握着她那冰冷的小手,想到烟波浩渺,水天相连的水面上只有孤独的一叶扁舟,千里独行,只影相吊,再也看不到玉柔温柔的眼神,听不到她那深情的话语,眼泪也不听话的流了下来,可我们却只能默默的看着对方恣肆的泪水,喉头如有梗塞,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离别、离别!黯然消魂者,唯别而已!千万年来,这所有的江海湖泊,不都是多情人的伤心泪水吗?一片白帆,在这苍茫的暮色、茫茫的水面上,就如一片飘落的羽毛,孤独的苍白,渺小的如芥,茫然凄迷之中,一轮明月从水中跃起,如一轮冰盘,皎然冷然,秋风吹透我薄薄的青衫,蓦然想起,此夜仲秋,正是花好月圆,亲人相聚的时刻呀!此情此景,孓然一身,情何以堪!泪水不由的又一次打湿青衫,只好再一次举起残酒,在酒的麻醉中沉睡过去,不再想,不再思。

风透薄衫,寒意催人醒。抬眼处,岸边的杨柳垂枝披叶,绿色变成了黑色,轻风过处,森森然、幽幽然,相映着天边的那一弯残月,这还是我曾经热爱的人间吗?

聚散苦匆匆!今日一别,焉知何年再见!赏心美景,无非割心利剑,莺歌雁鸣,徒

相关阅读

- END -

2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