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描手法写作文可以用事例吗,故事怎么写才能让读者痛哭流涕?

最后更新 : 2021.10.02  

自认老男人一枚白描手法写作文可以用事例吗,泪点极高,但是不经意间也会被打动,难道是我老了吗?

白描手法写作文可以用事例吗,故事怎么写才能让读者痛哭流涕?插图

《流浪地球》片头星际发动机启动,带着地球流浪的瞬间,我流泪了;读《遮天》转世红颜已不再认识大帝时,我流泪了;儿子与我拥抱告别时,我暗自抹泪了……可是,这并不丢人。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许多煽情(寻亲、诉苦)节目确实赚取了台下和电视机前观众的眼泪,可是能打动我的,都不是这些哭得稀里哗啦的场景,反而是泪点轻藏的瞬间。

个人觉得(一家之言),如果使读者和观众痛哭流涕,必须具备以下几个要点:

1、“代入感”,情节铺垫足够。读者和观众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女主角了,但是结局斗转,女主角死了,大家最终梨花带雨走出了影院。

2、“同病相怜感”,故事起源于生活,发生的故事在许多人身上发生过,而故事更典型,从而触发自怜感、同情感。

3、“极致感”,觉得已经够惨了,可是没有想到还可以更惨。

4、“雄壮感”,比如:“……地球开始了漫长的流浪”、“中国海军来了,来救我们了!”这需要一个宏大的故事背景。

有些情感是隐藏式的,平时你不曾发现,比如父爱,但是一旦找到了点燃它的媒介,情感可能会汹涌澎湃。

你的泪点又藏在哪里呢?

老舍的济南的冬天是白描手法吗

  老舍的《济南的冬天》不是白描手法。
  老舍的《济南的冬天》为了突出“温晴”的特点,主要通过写济南的山和水描述出一幅幅济南特有的动人的冬景;老舍先生还善于描述主要景物的主要特征,表达自己最鲜明的印象和感受。
  作者以自己的亲身感受,通过和北平、伦敦、热带的对比,写济南冬天无风声、无重雾、无毒日的“奇迹”“怪事”,突出它的“温晴”,赞誉济南是个“宝地”。
  “像我”独立成句,突出了“我”的感受,表明济南的冬天和“我”心中的冬天实在大不一样。“风声”二字用得十分准确,“没有风声”并不是没有风,只是没有那种发出呼啸之声的北风,如果说成是“没有风”,那就不符合实际情况了,“在北中国的冬天”这一修饰语也十分重要,因为温晴的天气是许多地方都有的。
  而“在北中国的冬天”中隐含了“理应是寒风刺骨、日光惨淡”的意思,这就显出了济南冬天“温晴”的可贵。这一段四句话,三组对比。
  接着写薄雪覆盖下的山。这一段围绕“妙”字,突出“小”字(“小”是由“温晴”决定的),按照山上、山尖、山坡、山腰的空间顺序层层铺写,把各个细部的色、态、光一一展现出来。
  
  再写城外远山,勾画出一幅淡雅的水墨画,这是远眺。在这幅画里,远山是背景。两个“卧”字用得尤为传神。“也许是唐代的名手画的吧”一句,更增添了“这是张小水墨画”的真实感,“也许”表示不很肯定,却肯定了这实在是一幅画。
  最后写济南冬天的水色。
  作者在描写中融入了自己独特的感受。先着力渲染“绿”,一连用了五个“绿”。一个写绿萍,四个写水藻。用“绿”来衬托水的清澈、透明。“冒着点热气”的“点”字用得十分准确。“点”字扣住济南冬天的“温”写的。冒热气,但只是一“点”,这就是“温”。如果去掉“点”,变成“冒着热气”,那就不是“温”。
  而是“热”了。“水也不忍得冻上”拟人的方法,把水写得脉脉含情。
  附原文:
  济南的冬天
  作者:老舍
  对于一个在北平住惯的人,像我,冬天要是不刮风,便觉得是奇迹;济南的冬天是没有风声的。
  对于一个刚由伦敦回来的人,像我,冬天要能看得见日光,便觉得是怪事;济南的冬天是响晴的。自然,在热带的地方,日光是永远那么毒,响亮的天气,反有点叫人害怕。可是,在北中国的冬天,而能有温晴的天气,济南真得算个宝地。
  设若单单是有阳光,那也算不了出奇。
  请闭上眼睛想:一个老城,有山有水,全在天底下晒着阳光,暖和安适地睡着,只等春风来把它们唤醒,这是不是个理想的境界?小山整把济南围了个圈儿,只有北边缺着点口儿。这一圈小山在冬天特别可爱,好像是把济南放在一个小摇篮里,它们安静不动地低声地说:“你们放心吧,这儿准保暖和。
  ”真的,济南的人们在冬天是面上含笑的。他们一看那些小山,心中便觉得有了着落,有了依靠。他们由天上看到山上,便不知不觉地想起:“明天也许就是春天了吧?这样的温暖,今天夜里山草也许就绿起来了吧?”就是这点幻想不能一时实现,他们也并不着急,因为有这样慈善的冬天,干啥还希望别的呢!
  最妙的是下点小雪呀。
  看吧,山上的矮松越发的青黑,树尖上顶着一髻儿白花,好像日本看护妇。山尖全白了,给蓝天镶上一道银边。山坡上,有的地方雪厚点儿,有的地方草色还露着;这样,一道儿白,一道儿暗黄,给山们穿上一件带水纹的花衣;看着看着,这件花衣好像被风儿吹动,叫你希望看见一点更美的山的肌肤。
  等到快日落的时候,微黄的阳光斜射在山腰上,那点薄雪好像忽然害了羞,微微露出点粉色。就是下小雪吧,济南是受不住大雪的,那些小山太秀气!
  古老的济南,城里那么狭窄,城外又那么宽敞,山坡上卧着些小村庄,小村庄的房顶上卧着点雪,对,这是张小水墨画,也许是唐代的名手画的吧。
  
  那水呢,不但不结冰,倒反在绿萍上冒着点热气,水藻真绿,把终年贮蓄的绿色全拿出来了。天儿越晴,水藻越绿,就凭这些绿的精神,水也不忍得冻上,况且那些长枝的垂柳还要在水里照个影儿呢!看吧,由澄清的河水慢慢往上看吧,空中,半空中,天上,自上而下全是那么清亮,那么蓝汪汪的,整个的是块空灵的蓝水晶。
  这块水晶里,包着红屋顶,黄草山,像地毯上的小团花的小灰色树影;这就是冬天的济南。

相关阅读

- END -

1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