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童的写作理念,怎么理解苏童的《妻妾成群》?

最后更新 : 2021.10.02  

苏童,本名童忠贵,1963年1月生于江苏苏州苏童的写作理念。中国当代作家。1980年,考入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1983年,开始发表作品。1985年,发表小说《1934年的逃亡》。1988年,发表小说《妻妾成群》。

苏童的写作理念,怎么理解苏童的《妻妾成群》?

苏童往往讨论现实生活中女性与男性的复杂关系。作者把写作重点放在了女性身上,表现她们各自的地位、权力、欲望、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采取的各种手段、她们的结局,作者通过对她们之间的关系的表现来更深层地女性挖掘的命运。作者也意不在于表现封建制度压迫下的痛苦命运,抨击旧社会的黑暗,抒发女性身不由己的哀怨,而是关注女性自身在人生的战场上的姿态,通过揭示出女性的真实处境, 昭示了女性在传统社会罩悲剧生活的必然性。

苏童的写作理念,怎么理解苏童的《妻妾成群》?

苏童很喜欢在小说中谈论人性,尤其喜欢谈人性中的负面因素,经常把笔触伸向人性恶那里。如果说人性本无善恶之分,那么人性应该朝向善恶两面,可是在苏童的小说中很多人物不是可恶,就是可恨。暴力是苏童特别喜欢说的话题,他的小说中到处充斥着着暴力,书中人物经常遭受暴力的威胁。暴力可以很好地表现苏童人性恶的观念,在很多作品里暴力是推动故事发展的动力,那些人们频繁地使用着暴力,不仅仅是大人,还有孩子。苏章的小说中与暴力联系最为紧密的就是复仇,人性在仇恨的压榨下只剩下了冷酷和暴力,暴力是最彻底的复仇方式,是苏童小说中人物的首选。苏童在他的作品中写了不少复仇的故事,但是在这里少了传统复仇文学所负载的各类崇高意义。某种意义上讲仇恨只是作者的刻意安排的动机,作者认为暴力就是人的本性,只要有一点动因就会一发不可收。在他的作品中,人们会看到很多无端的仇恨,或者为了一点仇恨就展开疯狂的报复 。

苏童的写作理念,怎么理解苏童的《妻妾成群》?

一九八九年春天的一个夜晚,苏童在独居的阁楼上开始了《妻妾成群》的写作,这个故事盘桓于想象中已经很久。

苏童的写作理念,怎么理解苏童的《妻妾成群》?

小说描述,颂莲人生悲剧的始作俑者是她自己。因为颂莲嫁给陈佐千,是她自己选择的。虽然爹破产自杀了没法让她继续上学是很惨,但也并不是没有其他法子——后母让她在做工和嫁人之间做选择时,她淡然地选择嫁人,而且要嫁有钱人,这说明了虽然她是一个接受了新思想的新女性,依然没有自食其力的打算,她习惯了依附别人,以前是靠她爹养,现在爹死了以后要找个新“爹”继续养着她,继续过她不为生活俗务奔波锦衣玉食的生活。这一点上颂莲很实际,和一般的理想主义的民国女大学生是不同的,她是一个物质高于精神的姑娘,女学生只是一层身份外皮,内心还是趋向于接受传统价值观的。

苏童的写作理念,怎么理解苏童的《妻妾成群》?

或者说她原本是清高孤傲的,但自从做了这个决定后身段就越来越低了。后母明确地告诉颂莲嫁给有钱人只能做小老婆,名分上会委屈,她的原话是“名分是我这样的人考虑地吗?反正我交给你买了,你要是顾及父亲的情义,就把我买个好主吧。”自己物化了自己,成熟世故的可怕,让人同情,又让人不想同情。

苏童的写作理念,怎么理解苏童的《妻妾成群》?

老头子陈佐千是个色中饿鬼,纳颂莲进门时居然都没给大老婆说一声就带回来了,半秘密下就把女孩子的终身大事解决了。所以毓如对颂莲的态度应该是厌恶的,虽然知道陈佐千是个管不住下半身的,但谁都不希望自己丈夫带个小妖精回来,然而她不会故意去针对她——一个是妻,一个是妾,身份上天差地别,而且她已经接受了陈佐宁不会再宠爱她的事实,对丈夫的宠爱没有丝毫奢望,没有四姨太还有二姨太、三姨太呢,犯不着因为这点事儿来为难颂莲。

对比之下,颂莲对毓如的态度是不在乎的,她自诩是接受了高等新式教育的大学生,高人一等,而毓如又老又胖,完全比不上年轻漂亮的她吸引人。颂莲一开始就看不上大老婆,还故意在陈佐千嘲讽她“有一百岁了吧,这么老”,贬低大老婆抬高自己,让陈佐千意识到她是不同的。这时的颂莲内心还没有被一团污泥似的后宅同化,但已经有争宠的意识在里面了。她开始学着习惯后宅争斗,后宅的女人们,谁能得到丈夫更多的宠爱,谁就过得更好。

颂莲后来在陈佐千的宠爱下越来越不知数,因为扫个地烧树叶的事情和大老婆撕逼,把大老婆气得摔筷子,放狠话“你颂莲在陈家算什么东西?好像谁亏待了你似得。”不得不说是颂莲小脾气上来了,恃宠而骄,年轻少女都有些做作的毛病,一听到这话一下子就泄了气,她也意识了自己成为了曾经最不屑的,用丈夫的宠爱争风吃醋的人,如果离开了陈佐千的纵然,她又算是什么东西,而与她所斗争、讨好的这群人又是什么东西。

其实大老婆是四个老婆里面唯一一个看得开的,不争不抢,对丈夫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把闲心寄托在佛祖经书里,关心一下儿子的生活。所谓流水的彩旗,不倒的红旗,就是毓如这样的女人。

二老婆卓云是个心机绿茶婊毋庸置疑,长相是温婉清秀的大家闺秀范儿,暗地手段却是最多最肮脏阴险的,典型的面甜心苦的宅斗标配。

从颂莲一进门就来事拿各种小吃献殷勤和她套近乎,很快颂莲就喊她云姐姐了。然后开始离间梅珊和颂莲,光送了她丝绸不送梅珊,还说自己就是这个脾气伪装出真性情,只可惜一出门两个女儿就糟蹋了她的心思,喊了颂莲“小老婆”,小孩子都是捡着大人的话来说的,可见背地里卓云没少骂颂莲,被女儿听了去。也是卓云给颂莲埋下“死人井”的心理阴影的,本来是陈家禁忌的话题如果不是不安好心没有人会主动提起。颂莲和卓云开始斗争是从颂莲发现丫鬟雁儿偷偷扎自己小人,雁儿不会写字,所以小人上的名字是卓云写的。颂莲发现真相后感叹知人知面不知心,神情悲伤而愚蠢,内心属于女学生的天真、与人为善的信任被后宅斗争一步一步磨光。

总的来说颂莲是斗不过老油条卓云的,卓云养气功夫做的极好,表面上是真的看不出她内心狡诈,颂莲难拿她的痛处。阴谋诡计使不过,颂莲也不屑使,但她不愿意忍这口气,反击的手段很直接很无脑,乘着卓云来找她理头发把她的耳朵给剪了个大口子,简单粗暴。后面梅珊的话才真正提醒她要小心卓云,当年她和卓云差不多一起怀孕,她给梅珊的煎药里放了泄胎药,梅珊中招之后结果命大胎儿没掉;她两临盆的时间也差不多,她花了很多钱打外国催产针把阴道都撑破了还是没生过梅珊,梅珊生的儿子,而她生了个女儿,算是阶段性失败。

可想而知,颂莲没进门以前,陈家的格局是三足鼎立,毓如有正妻优势算一个势力,小老婆们这儿边梅珊和卓云已经撕破了脸,肯定斗的昏天黑地的,二姨太卓云温婉拉的下身段讨好人,三姨太梅珊美丽多情能勾人。在颂莲进门以后,两位姨太太都在拉拢颂莲,在卓云和梅珊之间,选择了更合自己气性的梅珊。

常言道,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梅珊便是一个京剧草台班里唱旦角的戏子,生的倾国倾城貌美如花,她的所作所为,在四个女人中,看似最为潇洒恣意,但实则内心最是凄苦难耐。在颂莲眼中的梅珊任性地让她艳羡,她高兴了就唱,不高兴就哭,不像二姨太卓云一般遮遮掩掩性子,从不小意讨好陈佐千。在重阳赏菊之后,梅珊身着戏装,在早晨的天光里那回眸一刻,眼神中带的忧伤征服了颂莲。

颂莲从梅珊的身上开始反省她固有的认知,貌美的,被陈佐千宠在掌心里的三姨太,在这吃人的后宅之中也能保持一副骄纵妄为的脾性,不得不说是幸运的;然而,她却告诉颂莲,她的人生本就是一场做戏,不值得伤心,做戏做的好能骗别人,做的不好只能骗骗自己。顺理成章推测梅珊的前半生,她在戏台上表演别人的人生,在戏台下与达官显贵逢场作戏,见过了太多人世间的表面浮华,内里龌龊肮脏,随时随地的展现自己最美的一面几乎成为了她的天性,她必然擅长于讨好男人,她能让陈佐千气得骂她狗娘养的,却又不至于厌了她,可谓是男女关系的高手。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在这后宅中也过不好她这一生,“叹红颜薄命前生就,美满姻缘付东流,薄幸冤家因心无忧,啼花泣月在暗里添愁“,这是梅珊临死前所唱之判词,如果万事万物能有选择,她定然不会委身于一个干瘪老头,她的内心渴望爱,而陈佐千给的不是爱,是养猫养狗似的疼宠,更重要的是她看不上陈佐千,她如斯风华正茂的美人值得配一个青年才俊。她不甘心只当一个金丝雀,但这又是封建女性的另一种悲哀了——她舍不得这唾手可得的荣华富贵,给地主老爷做小,锦衣玉食,可是许多人盼都盼不来的好前程,哪怕陈佐千年纪再大,许多女人都想跟个有钱人。

那个时代的许多女人都是如此,封建思想让她们选择嫁了有钱人,物质生活满足了,精神是荒寂似的匮乏。所以梅珊出轨也是意料之中的了,打麻将时梅珊与医生间眉目传情,藏在桌下的那四条腿原来紧缠在一起,让颂莲感叹——好一个梅珊,你活的也太自在,也太张狂了。

但梅珊真正开始肆无忌惮是在陈佐千性无能之后,她拒绝了陈佐千想出来的恶心的招式,把他推给了卓云,这下卓云又重新成为了陈佐千最宠爱的女人。她心有不甘,非要让卓云尝尝她的厉害,便买通人打卓云的女儿,结果被卓云识破。这种低级伎俩实在有些上不得台面,对小孩子施以暴力而不去寻真正敌人的麻烦,残忍可笑,完全不加理智,不像是梅珊应该使出的手段,但她确确实实如此做了。这个女人可怕之处在于占有欲太强,性欲也太强,以前她对陈佐千不在乎是因为她知道陈佐千迷着她的美貌,离不开她的身段,但陈佐千性无能之后,美貌与身段于他的价值全无,谁能拉下脸皮去舔陈佐千的X眼,谁就能得到宠爱,她做不到,卓云可以。

梅珊爱起来和恨起来都疯狂的可怕,她一计不成之后便失了理智,破釜沉舟,用彻底出轨,与医生偷情来报复陈佐千,当然,性于她是生命中必不可少的兴奋剂,她这样的美人离不得男人的疼宠抚慰,如同她所言“雪大怕什么,只要能快活,下刀子我也要出门”,她,是要去寻快乐啊。

梅珊的偷情最终被卓云发现,她被投入废井之中,那一方臭水竟成了美人的葬身之地。长叹一声,只哀命运多舛,时代多难,美人薄命。

颂莲的悲剧,不光是那个特殊的时代,同样也能够影射在现代生活中的女人身上.,每一个女人,无论他的外表是多么的冷漠无情而她的内心是无比的软弱,女人都希望有一个男人会一直的关爱她,肆意的吵闹撒娇无非就是希望多得到一点关怀和理解.在<妻妾成群>中,那么特殊的环境,四个女人围绕着一个男人,感情又何所在呢!男人想得到一个女人,就像买一件新的衣服一样容易,这无非是女人最大的可悲。

同时男人也是最为可悲的,他因为有钱可以用钱换取任何只要他看的上的女人,而得来的只有他们的身体,而那心的融合却永远都不能够得到.

所以《妻妾成群》反映的不单单是反映了颂莲的悲剧,是一个关于人性的悲剧,在红灯笼中照耀下的大宅门里,每个女人的心都在恐惧着,为了保护自己以及自己的孩子不受伤害,自然会出现一些女人与女人之间因嫉妒而起的战争。

文化领域创作者云龙

相关阅读

- END -

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