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典诗词鉴赏与写作毕宝魁,古典诗词鉴赏论文题目怎么?

最后更新 : 2021.10.02  

  参考一下中国古典诗词鉴赏与写作毕宝魁:

中国古典诗词鉴赏与写作毕宝魁,古典诗词鉴赏论文题目怎么?插图

渡湘江 

迟日园林悲昔游,今春花鸟作边愁。 独怜京国人南窜,不似湘江水北流。 

诗的首句“迟日园林悲昔游”,是因眼前的春光回忆起往昔的春游。当年,春日迟迟,园林如绣,游目骋怀,该是心旷神怡的。而这里追叙“昔游”时却用了一个“悲”字。
  这个悲,是今天的悲,是从今天的悲追溯昔日的乐;而反过来,也可以说,正因为想起当时的游乐,就更觉得当前处境之可悲。吴乔在《围炉诗话》中说:“情能移境,境亦能移情。”这一句诗是用现在的情移过去的境,为昔日的欢乐景物注入了今天的悲伤心情。  诗的第二句“今春花鸟作边愁”,是从昔游的回忆写到今春的边愁。
  一般说来,鸟语花香是令人欢乐的景物;可是,这些景物却使诗人更想起自己正在流放去边疆的途中。鸟语也好,花香也好,在诗人心目中只构成了远去边疆的哀愁。这一句诗是以心中的情移眼前的境。诗人缘情写景,因而景随情迁。如果就艺术手法来说,以“花鸟”与“边愁”形成对比,是从反面来衬托边愁。
  与杜审言的这句诗有些近似的有杜甫《春望》诗中的“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一联,司马光的《续诗话》评这一联诗说:“花鸟平时可娱之物,见之而泣,闻之而悲,则时可知矣。”这里,以花鸟可娱之物来写“感时”、“恨别”之情,采用的也是反衬法。杜审言是杜甫的祖父,对杜甫有直接影响。
  “花溅泪”、“鸟惊心”一联,可能就是从“花鸟作边愁”这一句化出的。 

诗的第三句“独怜京国人南窜”,是整首诗的中心,起承上启下作用。上两句,忆昔游而悲,见花鸟成愁,以及下一句为江水北流而感叹,都因为诗人远离京国,正在南窜途中。上下三句都是围绕着这一句,从这一句生发的。
  但这一句还没有点到《渡湘江》这个题目。最后一句“不似湘江水北流”,才提到湘江,点破诗题,而以“水北流”来烘托“人南窜”,也是用反衬手法来加强诗的中心内容。 

这首诗,通篇运用反衬、对比的手法。诗的前两句是今与昔的衬比,哀与乐的衬比,以昔日对照今春,以园游对照边愁;诗的后两句是人与物的衬比,南与北的衬比,以京国逐客对照湘江逝水,以斯人南窜对照江水北流。
  这是一首很有艺术特色的诗,而出现在七言绝句刚刚定型、开始成熟的初唐,尤其难能可贵。胡应麟在《诗薮·内编》中说,初唐七绝“初变梁、陈,音律未谐,韵度尚乏。惟杜审言《渡湘江》、《赠苏绾》二首,结皆作对,而工致天然,风味可掬。”在胡所举的两首诗中,这首《渡湘江》更为可取。
   

这首诗,不仅平仄调谐,合乎七绝的规则,而且显示了高明的艺术技巧–翻叠。他写这首绝句的当时,不象后来有许多绝句佳作可以借鉴,因此,这种开创之功就更觉可贵了。绝句,字数很少,篇离短小,要在有限的篇幅中包含较大的容量,具有较广阔的供读者想象回旋的天地,用现代诗歌批评的术语来说,就是要追求诗的密度和新鲜感,这样,就促使诗人们在艺术上孜孜以求,而翻叠,就是增大密度与获得新意的诗艺之一。
  所谓\”翻叠\”,一是反用或翻用历史故实或前人成句,一是在自己原来的意思之上,用否定意义的翻笔产生新意。在形式方面,包括意蕴两两反照的原意与新意,在效果上,不仅可以因反复对照使诗句警动而不流于平弱,也可以因回环重叠而增加诗的层次、波澜与容量。而那种平直的缺乏容量与新意的语句,是难以进入诗的门庭的,即使是大诗人的作品,也不免受到讥议,如杜甫的《送王十五辨官扶侍还黔中》中的\”离别不堪无限意\”,前人就曾嘲之为\”无聊之极\”。
  杜审言这首诗的前两句,各自是前半句与后半句用翻笔的句中翻叠。\”迟日\”,指春天的太阳,《诗经·豳风.七月》中早。就有\”春日迟迟,采繁祁祁\”之句,而\”迟日园林\”,是诗人描写京华春目的美好风物,令人不禁忆起后来杜甫的\”迟日江山丽,春风花鸟香\”的丽句,但杜审言诗接下来的却是“悲昔游“;“春花鸟”,在一般情况下本来是应该令人赏心悦目的,但诗中随之而来的却是\”作边愁\”一句之中后半句翻叠上半句,相反的意思两两并列,单一的意象转化为复式

的意象,使人感到十分警峭而意趣深长。
   

明代的唐汝询认为湘江是杜审言的旧游之地,园林昔游,是感三湘旧游而悲,这虽可说是一家一言,但且不说杜审言先此是否来过湖南已无可查考,如此解诗,也使原来富于情趣的作品减少了许多情味。\”迟园林悲昔游\”一句,宋代李畸、宋自等人所编的《文苑英华》作\”他园林非旧游\”,其中的“悲”字,明代李攀龙的《唐诗选》也作\”非\”字,都远不及现在这一句的诗意隽永而浓至。
  这首诗的后两句虽仍是翻叠,却与上两句有所不同,它们是上句与下旬的句与句的翻叠:\”独怜京国人南窜\”,正面抒写自己被贬逐南荒的悲,\”不似湘江水北流\”,人生有情而偏偏\”南窜\”,江水无知而偏偏\”北流\”,诗人用翻笔使原意翻上一层,意思是:入的命运连江水都不如,北去的江水真是值得欣羡呵!这两句本来已经是层波叠澜了,而翻叠申又,综合运用了对比,更觉意象单纯中见繁复,精采纷呈。
  从全诗来看,\”悲\”、\”愁\”、\”冷\”这些词语在表意上都是直露的,直言发露,常常易于一览无余,削弱诗的感染力,但是,由于诗人成功地运用了翻叠和对照的技巧,就弥补了它的弱点。

相关阅读

- END -

1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