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勃写作方式腹稿,《王勃传》的原文及翻译?

最后更新 : 2021.10.04  

原文:初王勃写作方式腹稿,道出钟陵,九月九日都督大宴滕王阁,宿命其婿作序以夸客,因出纸笔遍请客,莫敢当,至勃,然不辞。都督怒,起更衣,遣吏伺其文辄报。一再报,语益奇,乃矍然曰:“天才也!”请遂成文,极欢罢。 勃属文,初不精思,先磨墨数升,则酣饮,引被覆面卧,及寤,援笔成篇,不易一字,时人谓勃为腹稿。尤喜著书。译文:当年,王勃路过钟陵,九月九日都督在滕王阁大排筵席,提前让他的女婿写一篇序文用来在宾客面前夸耀,于是,拿出纸和笔逐一请客人(作序),(客人)没有一个敢承当的。轮到王勃,他也不辞让。都督感到愤怒,起身上厕所,派官吏等候他写好文章就报告(自己)。一次两次地报告,语言越来越精奇,于是左右惊顾地说:“天才啊!”请他(指王勃)完成序文,都督非常欢喜。  王勃写文章,开始不会很精细的思考,先磨几升墨水,就酣畅淋漓地饮酒,拉起被子盖住面躺下睡觉,到了睡醒,拿起笔完成篇章,不更改一个字,当时的人说王勃是打了腹稿(即提前想好文章)。

古人写诗,都是信手拈来吗?

宋代大诗人陆游说:“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文章本来应该自然而成,最后由妙手偶然得之,这样的文章才是粹然无瑕疵的,不须人为的造作。

所有文学作品都应该是作者真情实感的反映,作者孕育这种真情实感的过程读者是看不到的。当文章喷薄而出的时候,在旁人看来就是“信手拈来”,殊不知这“信手拈来”背后隐藏着多少功夫。

“信手拈来”是长期积累长期积淀的爆发。古人写诗,“功夫在诗外”。陆游在《示子遹》中说:我年轻初学写诗的时候,只知道追求诗句工整,修辞华美,总在字句上下功夫。到中年写诗时,始所有悟,才逐渐窥察到宏大深邃的诗意境界,也就能写出一些好诗来,有如被湍流冲洗的顽石,显得奇特不俗。 唐朝李白、杜甫的诗,是不可逾越的高峰,有如数仞高墙挡在眼前,我恨自己领会不深,渴望而不可及。 元稹和白居易的诗,也只能说到达了高墙的门边,至于温庭筠、李商隐的诗,就不值得一提了,即使是他们的扛鼎之作,也未必能真正领会诗中三味。诗是六艺之一,哪能仅仅当作笔墨游戏呢?所以,你果真要学习写诗,不仅是字词句式,还要有更深的学问,作诗的工夫,在于诗外的历练。

所谓“诗外的历练”,至少包含两个方面:一、生活的积累。二、艺术的修养。

李白没有“挥金三十万”的漫游,没有走访名山大川,是断然不会成为诗仙的,没有“铁杵成针”的刻苦努力,也不可能“秀口一开,便是半个盛唐”。杜甫不是经历了安史之乱,亲眼目睹百姓的颠沛流离,也不可能成为诗圣。所以,生活的积累到位了,才可能“信手拈来”。

有了生活的积累,而艺术修养不够,也不可能“信手拈来”。阅历丰富,有故事,但不一定就能讲故事和把故事讲好。从“有故事”到“讲故事”到“把故事讲好”还有很远的距离。这个距离要用“艺术修养”来填补。

“功夫在诗外”是量的积累,“信手拈来”是质的飞跃。平常时日的功夫是深耕细作,“信手拈来”是灵感的闪现。没有风霜雨雪的“苦寒”就不可能有“梅花香”,没有千锤百炼的“磨砺”不可能有削铁如泥的宝剑,也不会有宝剑透出的森森寒光!

(图片来自网络)

滕王阁序的主旨和写作特色?

滕王阁序是王勃在路经南昌时,恰逢盛会,参加而写的。

主旨如下1、记录本次盛会,以流传千古2、为本会的开幕词,说是抛砖引玉有点不恰当,但意思差不多,以佳文激起大家的诗性,使与会者各尽其才。特色,先说说作者写作的条件,不太好分辩,有人说是作者宿构,而在会上写出来罢了。也有人说作者刚到南昌便有此盛会,应该是临场发挥写就。个人认为,作者确实没有太多的时间来完成此篇。并且,看滕王阁序的句气,一气呵成,文不加点,无半点牵强处,不入斧斤迹。在古代能有此才者,无几已。前文第一段写出了此次聚会的盛状。并引出作者有幸参与此会。第二段写的是此会所处之风景时节。第三段是站在作者的角度进行的场面描写和心理描写。第四段还是表明自己有幸能参加如此盛会。第五段是对自己的情况的感叹。第六段是对此次盛会的感叹,并劝大家尽情展现自己的才华,以能为这次盛会在史上添上一笔。写法虽然有点想到哪写到哪的感觉,但也正是因此,一气呵成之感极强。

古代的诗人是怎么作诗的?

问题:古代的诗人是怎么作诗的?

王勃写作方式腹稿,《王勃传》的原文及翻译?

前言古人为什么作诗,《诗大序》是这样解释的:

王勃写作方式腹稿,《王勃传》的原文及翻译?

“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永歌之;永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 心有所感,借诗歌表达出来。这与古人是如何作诗的,可以分几个角度聊一聊

王勃写作方式腹稿,《王勃传》的原文及翻译?

一、先有句后有诗 南宋胡仔的《苕溪渔隐丛话》写了一个故事:

王勃写作方式腹稿,《王勃传》的原文及翻译?

晏元献赴杭州………时春晚,已有落花,晏云:‘每得句书墙壁间,或弥年未尝强对,且如无可奈何花落去,至今未能对也。’王应声曰:‘似曾相识燕归来。’自此辟置馆职,遂跻侍从矣。晏殊有句诗,自己对不出下句,去杭州认识了一个叫王琪的人,听了晏殊的上句后,应口而出:似曾相识燕归来。

这一段故事可以看出,诗人作诗经常是先有好句,然后成联再成篇。

晏殊用这幅对联做了一首词《浣溪沙》: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因为太喜欢这一联,晏殊还作了一首七言律诗,《示张寺丞王校勘》:

元巳清明假未开,小园幽径独徘徊。春寒不定斑斑雨,宿醉难禁滟滟杯。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游梁赋客多风味,莫惜青钱万选才。李贺外出时,常常带有一个诗囊,有好句就写了放在诗囊中,回家后再连句成篇。

\”恒从小奚奴,骑巨驴,背一古锦囊,遇有所得,即书投囊中,及暮归,太夫人使婢受囊出之,所见书多,辄曰:\’是儿要当呕出心乃已耳!\’\”。《唐文粹·李贺小传》

二、 先有韵后有诗 曹雪芹的红楼梦第三十七回《秋爽斋偶结海棠社 蘅芜苑夜拟菊花题》 ,写了大家限韵作诗的故事 :

走到书架前抽出一本诗来,随手一揭,这首竟是一首七言律,递与众人看了,都该作七言律。迎春掩了诗,又向一个小丫头道:“你随口说一个字来。”那丫头正倚门立着,便说了个“门”字。迎春笑道:“就是门字韵,‘十三元’了。头一个韵定要这‘门’字。”说着,又要了韵牌匣子过来,抽出“十三元”一屉,又命那小丫头随手拿四块。那丫头便拿了“盆”“魂”“痕”“昏”四块来。宝玉道:“这‘盆’‘门’两个字不大好作呢!”韵牌匣子有字典的作用,按照平水韵,同一个韵部的字装在一起。这个丫头随口说了一个“门”,于是定了“门”所属的十三元。

丫头又在韵牌匣子中十三元里拿了四个字:“盆”“魂”“痕”“昏”,加上她一开始说的“门”字,表示这首七言律是首句押韵的诗,韵脚必须是“门”“盆”“魂”“痕”“昏”五个字。

熟悉格律诗的朋友就知道,一定是仄起平收和平起平收两种诗体。

探春作的《咏白海棠》是平起平收,首句押韵。

斜阳寒草带重门,苔翠盈铺雨后盆。玉是精神难比洁,雪为肌骨易销魂。  芳心一点娇无力,倩影三更月有痕。莫谓缟仙能羽化,多情伴我咏黄昏。  林黛玉是仄起平收,首句押韵。

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月窟仙人缝缟袂,秋闺怨女拭啼痕。娇羞默默同谁诉,倦倚西风夜已昏。这种限韵作诗,是诗人雅集时常常玩的文字游戏,也是锻炼文笔的一种办法。

三、命题作诗命题作诗最有影响力的当然就是说科举考试了,有点像今天的高考作文,用的不限定题目,有的限定题目。不过古代的科举对于诗体是有严格要求的,大部分是五言六韵的排律。

另外古代官员根据皇帝或者皇后、太子、诸王等要求作诗,被称为“应教”“应制”、“应令”诗。例如:

奉和晦日幸昆明池应制(唐·宋之问)  五言排律 押灰韵  

春豫灵池会,沧波帐殿开。舟淩石鲸度,槎拂斗牛回。节晦蓂全落,春迟柳暗催。象溟看浴景,烧劫辨沈灰。镐饮周文乐,汾歌汉武才。不愁明月尽,自有夜珠来 。

结束语古读书人作诗是必备的基础知识,文人雅集时作诗几乎是必不可少的项目,例如王羲之的《兰亭集序》其实就是记录了一次诗会。

科举制度执行以后,作格律诗成了类似于今天的“语数英”,因科举的原因,必学不可。所以他们时时刻刻都在练习作诗。

当然也有很多时候,的确是有感而发作诗,这种诗的例子多不胜举。

@老街味道

相关阅读

- END -

1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