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七则的写作手法,邹忌讽齐王纳谏写作手法?

最后更新 : 2021.10.06  

1、结构层次分明论语七则的写作手法:

论语七则的写作手法,邹忌讽齐王纳谏写作手法?插图

从头至尾一直用三层排比的手法来写。妻、妾、客是三层;全部事态的发展也是三层:邹忌现身说法进行讽谏是第一层;齐威王下令广泛征求意见是第二层,最后使邻近的诸侯国都来入朝是第三层。

2、采用浪漫主义表现方法:

即前一半是“虚处实写”,后一半是“实处虚写”。

齐威王从不理朝政到励精图治,终于奠定了七雄之一的齐国在东方的强大地位,是史实。他的接纳忠言和改恶从善,也是有历史依据的。邹忌对齐威王敢于直言进谏,当然也在情理之中。

但邹忌本身,是否对他作为一个美男子果真如此沾沾自喜,而最后又如此之虚怀若谷,从妻、妾、客的重重谄媚阿谀的包围圈里钻了出来,并且敢于现身说法去规劝齐威王,则值得研究考虑。

3、语言和句式的变化莫测:

有的叙述,对话有重复有排比,有的变化就大一些,邹忌与妻、妾、客的三问三答,有详有略,有重复处,也有小小变化处。总而言之,变中有不变,不变中又小有变化

七步诗的写作手法是什么?

此诗纯以 比兴 的手法出之,语言浅显,寓意明畅,无庸多加阐释,只须于个别词句略加疏通,其意自明.

第二句中的“漉菽”是指过滤煮熟后发酵过的豆子,用以制成调味的汁液.“萁”是指豆茎,晒干后用来作为柴火烧,萁燃烧而煮熟的正是与自己同根而生的豆子,

比喻兄弟逼/迫太/紧,自相残害,实有违/天/理,为常情所/不/容.

诗人取譬之妙,用语之巧,而且在刹那间脱口而出,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二语,千百年来已成为人们劝戒避免兄/弟阋/墙、自/相残/杀的普遍用语,

说明此诗在人民中流传极广.通过燃萁煮豆这一日常现象,抒发了曹植内心的悲愤.

相关阅读

- END -

1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