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中的北平写作背景,沈从文写给张兆和情书背景?

最后更新 : 2021.10.08  

本文创作背景风雪中的北平写作背景:

1929年,沈从文赴中国公学任教爱上了女学生张兆和。

原文:

三三,我不是一个首领,用不着别的女人用奴隶的心来服侍我,却愿意自己做奴隶,献上自己的心,给我所爱的人。我说我很顽固地爱你,这种话到现在还不能用别的话来代替,就因为这是我的奴性。

三三,我求你,以后许可我做我要做的事,凡是我要向你说什么时,你都能当我是一个比较愚蠢,但并不讨厌的人。让我有一种机会,说出一些有奴性的、卑屈的话,这一点是你容易办到的,你别老想着每一次我说到我爱你时,你就觉得受窘,你也别再说,我偏不爱你,抗拒别人对你的倾心。你那打算是小孩子的打算,事实上是毫无用处的。

三三,你是我的月亮。你能听一个并不十分聪明的人用各种声音、各种言语,向你说出各样的感想,而这感想却是因为你的存在,如一个光明照耀到我的生活里而起的。你不觉得,这也是一件有趣味的事情吗?一个白日带走了一点青春,日子虽不能毁坏我印象里你所给我的光明,却慢慢地使我不同了。一个女子在诗人的诗中永远不会老去,但诗人,自己却老去了。我想到这些就十分忧郁了,生命是太脆薄的一种东西,并不比一株花更经得住年月风雨,用倾心于自然的眼反观人生,使我不能不觉得热情的可贵,而看重人与人凑巧的瓜葛。

在同一个人身上第二次的凑巧是不会有的,我也安慰过我自己。我说,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我应当为自己庆幸。

三三,我希望这个信不是窘你的信,我把你当成我的神,敬重你,同时也会诉说到那些即使是真神也会很糊涂的心情。你高兴,你注意听一下,不高兴就不要那么注意吧?天下原有许多稀奇的事情,人都缺少能力解释它,也不能用任何方法说明,譬如,想到所爱的人的时候血就流得快了许多,全身发热、作寒,听到旁人提到这人的名字就似乎又十分害怕,又十分快乐。究竟为什么原因任何书上提到的都说不清楚。然而,任何书上又总是时常提到,爱,作为一种病的名称,是一个法国心理学者的发明。你是还没有害过这种病的人,所以你不知道它如何厉害,不过你却可以明白另一个爱你而害着这难受的病的痛苦的人在任何情形下都不会想要令你受窘的。

我现在也没有什么痛苦了。我很安静,我似乎为爱你而活着,所以只想怎么样好好地生活。任何一个作品上,以及任何一个世界名作作者的传记上最动人的一章总是那人与人纠纷瓜葛的一章,许多诗是专为这种热情的指使而写出的。我们能欣赏那些东西,为那些东西而感动,却照例轻视到自己,以及别人因受自己影响而发生传奇的行为,这个事好像不大公平。因为这个理由,天将不许你永远是小孩子,自然使苹果由青变黄,也一定会使你在适当的时候变成一个大人。

三三,到你觉得你已经不是小孩子愿意做大人时,我倒很希望你那时在什么地方做些什么事有些什么感想。芦苇是易折的,磐石是难动的,我的生命等于芦苇,但爱你的心,希望它坚如磐石。望到北平高空明蓝的天,使人只想下跪,你给我的影响恰如这天空,距离得那么远。我日里望着,晚上做梦,总梦到生着翅膀向上飞去,便看到许多星星都成了你的眼睛。

三三,莫生我的气,许我在梦里用嘴吻你的脚。我的自卑处是觉得如一个奴隶蹲到地下,用嘴接近你的脚,也近于十分亵渎了你的。我念到我自己写的芦苇是易折的,磐石是难动的时候,我很悲哀,易折的芦苇一生中每当一次风吹过时,皆低下头去。然而风过后,便又重新立起了,只有你能使它永远折伏,永远不再作立起的希望。

——从文,1931年6月

为什么“人间正道是沧桑”?

1949年4月23日午夜,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35军由下关经挹江门进入南京,将红旗插上“总统府”,宣告南京解放。毛泽东在北平香山的双清别墅听闻这个消息后,欣然写下了一首《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这首诗大家耳熟能详,先将内容抄录如下:

风雪中的北平写作背景,沈从文写给张兆和情书背景?

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

风雪中的北平写作背景,沈从文写给张兆和情书背景?

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

风雪中的北平写作背景,沈从文写给张兆和情书背景?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天若有情天亦老”出自唐朝诗人李贺的《金铜仙人辞汉歌》,写的是魏明帝时期,魏国皇帝曹叡将汉武帝所造奉露盘仙人从长安迁徙到自己的宫殿前,在宦官拆下露盘,将仙人装上车的时候,仙人“潸然泪下”的故事。李贺的原诗是这样的:

茂陵刘郎秋风客,夜闻马嘶晓无迹。

画栏桂树悬秋香,三十六宫土花碧。

魏官牵车指千里,东关酸风射眸子。

空将汉月出宫门,忆君清泪如铅水。

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

携盘独出月荒凉,渭城已远波声小。

整首诗的主旨都是围绕着世事无常、兴亡不定、人生渺茫展开,不管是皇帝还是仙人,在时间面前都只能是一副茫然无助的形象。李贺用了八句诗一韵到底来描写仙人被搬离的情景,却在末四句突然换韵,就像一段舒缓的哀伤音乐后面突然接上急骤的情感宣泄,通过节奏的变化来营造出一种窒息感,而这种窒息感又不仅仅是节奏变化带来的,它也是哀伤的情感释放到一定程度后的必然宣泄。因为神仙皇帝都免不了沧海桑田的命运,更遑论我们这些单薄的世人了。所以李贺的情感抓的非常准,这一句“天若有情天亦老”也是彻底抓住了时间的精髓奥妙——“天道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搜狗百科对这句诗的解释是:

“天倘若有情意,也会因悲伤而衰老。该句被后人衍生为成语,常用以形容强烈的伤感情绪,也指自然法则的无情。”

这个解释还不是很完美,因为天亦老的原因未必就一定是悲伤,也有可能是欢乐,是愤怒,是哀痛,是无助,它不会是一种单调的情感。这些复杂的情感交织在一起,人才会感觉到疲惫、无助、痛苦,才会慢慢地老去。这里的老不是自然意义上的老去,而是一种哲学上的消亡。李贺在这里就不再往下抒发情感了,而是改用天地辽阔的景象来强化这种苍凉意象——因为抒情到了这里,意象必然就是苍凉了。不过“天若有情天亦老”确实还可以接着往下说,比如宋朝人石延年就对了一句“月如无恨月长圆”。这个对句虽然工整,但并不完美,因为它还是被困在“天若有情”的意象之中。所以,真正领会到李贺的精髓,并将之升华的,还就属毛泽东的这句“人间正道是沧桑”了。

所谓“沧桑”,是“沧海桑田”的缩写,也就是世事变幻无常的意思。在毛泽东(李贺)眼中,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一成不变的——雄才大略的汉武帝最终也只能做一只孤魂野鬼去看看自己昔日的宫殿,承接露水的仙人最终也只能像玩偶一样被东搬西挪,不可一世的蒋家王朝在人民的欢呼声中轰然倒塌,一切的胜利都是暂时的,一切的失败也都不会是永远的。我们就算将革命进行到底,就算消灭了所有的反动派,但是敌人还是有可能会卷土重来,还是有可能会从我们内部产生。如果我们只盯着蒋介石这个敌人,那么我们的眼光就太狭小了。在时间面前,蒋介石算什么?都不过是过眼烟云,都不过是沧海一粟。我们人世间的生活,必定是艰难困苦的,人的苦难造就了人的伟大,我们不怕眼泪鼻涕,哭过之后,站起来,再次坚定地走在正道上,这才是真正的人生。这才是“人间正道是沧桑”的真正要义呀!

古代的很多神话、宗教书籍都会讲到一个词:“修成正果”。

这个“修”,用的实在是恰到好处。

那么,什么叫“正果”呢?我们说,就是“真实的结果、真实的归宿”。这种“正果”,是立正心,行正道的副产品,它是你最后的结果,是你最后的归宿。这种结果和归宿,并不完全是物质上的,因为物质的东西,总还是外在性的。

有句话叫“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你耕耘一分,就收获一分。很多人抱怨,自己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裳,其实这只是表面现象,嫁衣裳总是外在的、不真实的,你内在的收获、结果,是真实的。

因此我们说,一步步踏实走出来的,认真修出来的东西,别人一点也拿不走,而这恰恰是你最宝贵的财富。

这种“正果”,一旦积累到一定的程度,你就会发现,自己和身边的事物、关系都发生了改变,而你也会成为大家眼里那个最靓的仔。

欢迎朋友们加我关注、评论、点赞,我也一定会认真阅读评论点赞您的文章!谢谢您的阅读!!!

相关阅读

- END -

1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