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沙苏轼写作题目是什么,浣溪沙苏轼的上下阕写的什么?

最后更新 : 2021.10.09  

1浣溪沙苏轼写作题目是什么、上阕:山下兰芽短浸溪,松间沙路净无泥,潇潇暮雨子规啼。 下阕: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

浣溪沙苏轼写作题目是什么,浣溪沙苏轼的上下阕写的什么?插图

2、译文游玩蕲水的清泉寺,寺庙在兰溪的旁边,溪水向西流淌。山脚下刚生长出来的幼芽浸泡在溪水中,松林间的沙路被雨水冲洗的一尘不染,傍晚,下起了小雨,布谷鸟的叫声从松林中传出。谁说人生就不能再回到少年时期? 门前的溪水还能向西边流淌!不要在老年感叹时光的飞逝啊!

3、创作背景这阕小令是三月所写,兰溪在黄州东南,写的是雨中的南方初春。

浣溪沙词牌是什么?词名是什么?

  《浣溪沙》就是词牌名,用这种词牌填写的词无以记数,作者根据自己的内容另加标题,如苏轼的《浣溪沙·照日深红暖见鱼》,“照日深红暖见鱼”是这一首词的题目。  《浣溪沙》词牌规定,共四十二字,上片三平韵,下片两平韵,过片二句多用对偶。过片指下面加方括号的地方。  词谱是:  中仄中平中仄平(韵),中平中仄仄平平(韵),中平中仄仄平平(韵)。  【中仄中平平仄仄,中平中仄仄平平(韵)。】中平中仄仄平平(韵)。  平仄指古代读音四声的平上去入,平为“平”,上、去、入为“仄”,“中”指可平可仄。

苏轼的诗词和题目有哪些?

词句1.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水调歌头》2.欹枕江南烟雨,杳杳没孤鸿。《水调歌头·黄州快哉亭赠张偓佺》3.笑渐不闻声渐消,多情却被无情恼。《蝶恋花》4.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蝶恋花》5.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夜记梦》6.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夜记梦》7.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夜记梦》8.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江城子·密州出猎》9.欲寄相思千点泪,流不到,楚江东。《江城子》10.天涯流落思无穷!既相逢,却匆匆。《江城子》11.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念奴娇·赤壁怀古》12.有情风万里卷潮来,无情送潮归。《八声甘州》13.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西江月》14.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然北望。《西江月》15.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西江月》16.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临江仙》17.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临江仙》18.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阳关曲》19.人间有味是清欢。《浣溪沙》20.酒困路长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浣溪沙》21.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浣溪沙》22.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卜算子·黄州定慧院寓居作》23.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水龙吟》24.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定风波》25.人生如梦,一尊(通“樽”)还酹江月。《念奴娇·赤壁怀古》26.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水调歌头》27.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西江月》28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定风波》诗句1.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饮湖上初晴后雨》2.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春夜》3.陌上花开蝴蝶飞,江山犹是昔人非。《陌上花》4.生前富贵草头露,身后风流陌上花。《陌上花》5.人老簪花不自羞,花应羞上老人头。《吉祥寺赏牡丹》6.江山如此不归山,江神见怪惊我顽。《游金山寺》7.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惠崇春江晓景》8.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六月二十日夜渡海》9.云散月明谁点缀,天容海色本澄清。《六月二十日夜渡海》10.杳杳天低鹘没处,青山一发是中原。《澄迈驿通潮阁》11.庐山烟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不消。《庐山烟雨》12.天外黑风吹海立,浙东飞雨过江来。《有美堂暴雨》13.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食荔支二首》14.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东栏梨花》15.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和子由渑池怀旧》16.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题西林壁》17.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题西林壁》18.尽见西山遮岱岭,迥分东野隔新罗。《登表海亭》19.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正月二十日与潘郭二生出郊寻春忽记去年是日同至女王城作诗乃和前韵》20.请得一日假,来游半月泉。何人施大手,擘破水中天《半月泉苏轼、曹辅、刘季孙、鲍朝懋、郑嘉会、苏固同游,元祐六年三月十一日》21.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赠刘景文》

浣溪沙,苏轼,写作背景?

全词的特点是即景抒慨,写景纯用白描,细致淡雅;抒慨昂扬振拔,富有哲理。此前,作者于熙宁六年(1073)曾有诗云:“江边身世两悠悠,久与沧波共白头。造物亦知人易老,故教江水向西流”(《八月十五日看潮五绝》其三)。乃是在钱塘潮来江水回流时所生发的感慨,与此词旨趣有相近之处。但当时作者是自请外任,以太常博士直史馆的头衔到美丽富庶的杭州作通判,是京官下派作地方官,仕途失意之感并不浓。此时则是以待罪之官的身份被安置在偏僻的黄州,孤寂苦楚的心情不是轻易可以摆脱的。因此,此词下片所表现出来的对青春活力的呼唤,对老而无为的观点的否弃,便显得尤为可贵。可以说,这种在“命压人头不奈何”的逆境中的乐观奋发的精神,是苏轼之所以受到后世尊崇的重要原因之一。

相关阅读

- END -

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