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张子尉南海写作手法,送杨山人归嵩阳运用了哪些手法?

最后更新 : 2021.10.11  

送杨山人归嵩阳

高适

不到嵩阳动十年,旧时心事已徒然送张子尉南海写作手法。

一二故人不复见,三十六峰犹眼前。

夷门二月柳条色,流莺数声泪沾臆。

凿井耕田不我招,知君以此忘帝力。

山人好去嵩阳路,惟余眷春长相忆。

这首诗除了主要运用了直抒胸臆的手法,还运用了以下几种手法:

①对比:三四句故人“不复见”与三十六峰“犹眼前”对比,诗人慨叹青山依旧, 故人难见,传达出物是人非之感.②以乐景抒哀情(反衬):五六句描写二月柳色飞莺报春的迷人景色,却惹动诗人离情,更显悲哀.③用典:七八句化用«击壤歌»,描写朋友杨山人凿井耕田的隐居生活,赞叹其超然世外的恬淡隐居生活.

吴用是如何设计夺取生辰纲?

感谢南海石花先生的邀请。这个题目没说吴用“智取”生辰纲,而问的是吴用如何设计夺取了生辰纲。实际上,施耐庵写的就是吴用“智取”生辰纲,只不过,吴用的“智取”多少年来都被曲解和误读,其中的“智”没能被解读出来罢。

送张子尉南海写作手法,送杨山人归嵩阳运用了哪些手法?

那么,吴用是如何设计夺取生辰纲的呢?这其中到底是如何表述吴用智谋的呢?

送张子尉南海写作手法,送杨山人归嵩阳运用了哪些手法?

送张子尉南海写作手法,送杨山人归嵩阳运用了哪些手法?

送张子尉南海写作手法,送杨山人归嵩阳运用了哪些手法?

送张子尉南海写作手法,送杨山人归嵩阳运用了哪些手法?

送张子尉南海写作手法,送杨山人归嵩阳运用了哪些手法?

送张子尉南海写作手法,送杨山人归嵩阳运用了哪些手法?

送张子尉南海写作手法,送杨山人归嵩阳运用了哪些手法?

“智取生辰纲”故事有两重误读第一重误读,当然讲的是“智取生辰纲”体现了劳动人民反抗剥削的智慧, 黄泥冈上机智的以蒙汗药麻翻反动军官杨志,夺取了生辰纲。

送张子尉南海写作手法,送杨山人归嵩阳运用了哪些手法?

这样的设计,当然不会归功于吴用一人,是集体的智慧,大家团结在晁盖身边,群策群力,顺利的拿下了生辰纲。后来,“智取生辰纲”被选入中学教材,大概也是因为这段故事具备了这样的意义吧。

送张子尉南海写作手法,送杨山人归嵩阳运用了哪些手法?

遗憾的是,施耐庵早就在书中交代过,上一年度的生辰纲也是被劫了,梁中书说:“枉费了这一遭财物,至今严捕贼人不获”。而晁盖等人却在劫取生辰纲之后,很快就被破案。而且,破案的人却是一个小小的市井混混和赌徒。

送张子尉南海写作手法,送杨山人归嵩阳运用了哪些手法?

智多星吴用的“智”被何涛、何清兄弟按在地上无情的摩擦。如此,我便不愿意承认,“智取生辰纲”是集体智慧了。更为难以开口的是,晁盖团队中还出现了一个叛徒。

白胜是不是叛变,这个问题是不需要辩论的,不能因为白胜遭遇酷刑和府尹的诱供,或者何清已经认出了晁盖而否定了白胜叛变的情节。所有的叛徒都不全是一被抓就叛变的,熬不住酷刑或没防备敌人的滥招而招供,难道就不是叛徒了?

第二重误读,当然就是生辰纲案迅速被破案,吴用的计谋错漏百出,吴用就是“无用”。

七星在晁盖庄上聚义时,晁盖建议,大家先去白胜家躲藏,第二天神不知鬼不觉的上黄泥冈劫取生辰纲。但是,吴用并没有采纳晁盖的计谋,把大家扮作濠州枣客,住进了安乐村酒店。于是,晁盖一出现就暴露了。

何清就是从晁盖这里开始联想,把白胜的行踪,和黄泥冈劫案的情况一串起来,便立即破了案。吴用的计策错漏百出,黄泥冈玩花架子,“聪明”的往酒里参入了蒙汗药,简直就是个笑话了。

这两个误读,后面一种比前面一种更为靠谱,不戴有色眼镜,基本忠于文本。但是,文本故事被读出来了,施耐庵在这段故事中的用意却被读反了。吴用设计夺取生辰纲,是百分之百的“智取”,这是吴用个人的智慧,也是吴用号称“智多星”的第一个闪亮时刻。

“智取生辰纲”的“智”体现在哪里?却说吴用这天一大早便来到东溪村,遇到了正在村口都朴刀的雷横、刘唐。吴用一眼就看出了刘唐是个外地人,心中便有点怀疑了。又听到晁盖忙不迭的跟雷横道歉,说刘唐是自己的外甥,吴用便料定其中有事情。

果然,晁盖一大早也急着见吴用,便直截了当的对吴用说了刘唐的来意,自己也打算劫了这笔不义之财。晁盖原本是十分自信的,认定这次劫案一定会成功。因为,晁盖做了一个“七星聚义”之梦。

吴用听了情况,思索了一番,告诉晁盖,这件事只能七八个人做,不能有太多人参与。于是,就连夜赶往石碣村,说服三阮他们撞筹加盟劫取生辰纲行动。

吴学究当着晁盖的面,讲明了只是去石碣村请三阮一起劫取生辰纲。但是,到了晚间,吴用以酒把阮氏兄弟灌得豪情万丈,便乘机挑动他们上梁山。三阮兄弟热血沸腾,决定跟着吴用上梁山,此时,吴学究才说出请他们去劫生辰纲。

原来如此,吴用早就打算上梁山,这回总算等来了机会。吴学究要借劫取生辰纲行动,上梁山造反,启动一百单八将大聚义这件大事。所以,吴用的计谋错漏百出,处处留下蛛丝马迹,轻易的让何清破了案——这就是“智取生辰纲”故事的奥妙所在。

吴用暗中策划,就是三阮兄弟也不知道吴学究要干什么,只知道后来是要上梁山的。因而,他们早就做好的准备,当东溪村兄弟们一到,便立即往梁山进发了。

晁盖却被蒙在了鼓里,直到宋江报信,这才慌了神,忙问吴用怎么办。吴用说,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咱们逃往石碣村吧。

晁盖还是一脸懵逼,说三阮不过一个打鱼人家,怎么能安排得下我们这么多人。吴学究这时才将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还埋怨了一回晁天王:

兄长,你好不精细!石碣村那里一步步近去,便是梁山泊。如今山寨里好生兴旺。官军捕盗,不敢正眼儿看他。若是赶得紧,我们一发入了伙。

吴学究破解了七星之梦,当机立断接过了劫取生辰纲行动的指挥权,顺利的按照自己的设计,步步将晁盖等人与一大笔财富带到了梁山。从此,一百单八将陆陆续续前来大聚义。说吴用是梁山大聚义的开创者,一点都不过分。

那么,为何施耐庵要安排吴用开启梁山大聚义的序幕呢?原因很简单,吴用上应天机星,绰号智多星,是梁山的“荣耀双星”,他知道“天机”呢。

天机不可泄露,所以,吴用的“智”不仅瞒过了参与生辰纲行动的所有人,也瞒过了无数熟读《水浒传》的过客。

“智取生辰纲”是施耐庵的大智慧《水浒传》绝对堪称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小说,无论中外,书中充满着智谋与人文精神,只是从来就没有被读懂过。在“智取生辰纲”这段故事中,施耐庵便以多重手法,讲了一个极容易被误读的故事。但是,只要把这段故事中的每一处细节都留意到了,施耐庵隐藏的“天机”也就显而易见了。

这段故事取材于《大宋宣和遗事》,基本情节也差不多。但是,施耐庵在关键情节上做了重大改写,隐藏了极其深刻的思想寓意。

话说大名府留守夫人,蔡京的女儿在端午节这天提醒梁中书,说六月十五是蔡京的生日,照例要以生辰纲去祝寿。

就是这样一处细节,施耐庵隐伏了两个重大信息。其一是隐射了宋徽宗篡改生日,把五月端午的生日,改为十月初十。宋徽宗是否真的改了生日,尚无定论。但施耐庵在这里反讽的是宋徽宗是个不孝不详之人,古人认为五月端午出生的人就是这样的人。出生于五月端午的人,一度还被限制“举孝廉”。

第二是蔡京的生日在蓝本故事中是六月初一,施耐庵却改写为六月十五。这个日子,其实是道家大护法王灵官的诞辰。所以,施耐庵特别安排刘唐在找晁盖报信之前,“醉卧”在了灵官殿。

晁盖被写成了佛教的四大天王之一的托塔天王(毗沙门天王、北方多闻天王),这个护法天王在中国也是财神。毗沙门天王的左手就握着一只白鼠,叫做招财鼠。所以,道家妖魔要劫取生辰纲,为梁山大聚义做准备,哪能离得开佛家财神呢?

因而,晁盖推荐了白胜。托塔天王与白鼠是有前缘的,他们曾经在大唐玄宗时期,携手帮助唐兵击败了番军,解了安西之围。

吴用是“天机星”,骨子里就有遇见“天机”的能力。所以,吴用不会采纳佛教护法天王的建议,而是要把这笔财富作为道家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大聚义的第一桶金,顺利的带上梁山。

施耐庵在书中的这些设计,从来就没有被引起重视,“灵官殿”、“托塔天王”就这样被轻易的放过了。

“智取生辰纲”是《水浒传》的主题故事之一说得再明白一点,施耐庵写“智取生辰纲”的故事,充满着宗教色彩。佛教护法天王再度如大唐事情那样,与白鼠联手,帮助道家劫取了生辰纲。道家却投桃报李,救了晁天王。且不说宋江是道家的天魁星,甘冒生命危险来报信。在抓捕晁盖时,道家又一次按照佛门的意愿,放走了晁天王。

宋江报信的当天夜里,郓城县的兵马都头朱仝、雷横两人负责抓捕行动。到了东溪村村口,施耐庵特别写道:“已是一更天气,都到一 个观音庵取齐”。于是,朱仝、雷横心照不宣的放走了托塔天王晁盖。

从真个故事的前后来细读,施耐庵写的是“佛道合一”这个寓意。吴用是道家的天机星,生辰纲又与道家大护法王灵官有关,当然得由道家说了算。晁盖不是道家镇锁的妖魔,他才是北斗七星斗柄上化作一道白光飞去的小星。

北宋徽宗时期,崇道抑佛,破坏了开国以来“儒道佛”三教合一的宗教政策,违背了赵匡胤的治国理念,导致天下盗贼蜂拥,天下不再太平。《水浒传》的思想主题,就是“替天行道”。这个主题又是以北宋建国,扫灭五代纷争,开创天下太平为基调,违背了“天下太平”这个立意,就是失道,梁山好汉就要“替天行道”。

生辰纲就是一笔不义之财,道家“妖魔”替天行道,劫上梁山干大事。

吴用是道家从伏魔大殿地窖中放出来的“天机星”,尽管在劫取生辰纲时,谁也不知道他上应的这个星煞。但是,吴用一出场就带着“天机星”的“基因”了。知道天机的人,难道不是“智多星”?

因而,在“智取生辰纲”的故事中,不仅表现了吴用的智谋,更是作者高妙写作手法的展示,充满了施耐庵的智慧。

《水浒传》中的佛、道信息还有很多,留心一读,施耐庵的智慧与人文思想尽在其中。

相关阅读

- END -

1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