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科梅蒂速写作品价格,近现代绘画作品的拍卖行情如何?

最后更新 : 2021.10.14  

下面为大家解读贾科梅蒂速写作品价格:近现代艺术拍卖——国际市场的克里姆特效应

贾科梅蒂速写作品价格,近现代绘画作品的拍卖行情如何?

贾科梅蒂速写作品价格,近现代绘画作品的拍卖行情如何?

克里姆特 《花草农园》 成交价:4800万英镑 苏富比拍卖

贾科梅蒂速写作品价格,近现代绘画作品的拍卖行情如何?

三月初,伦敦苏富比推出的“印象派及现代艺术”夜场以1.77亿英镑收槌,较上年同期上升将近一倍,仅克里姆特《花草农园》4800万英镑的成绩就占去年夜场总成交额的一半有余……而在半个月前,克里姆特的《阿黛尔2号》曾以私人洽购的方式被中国藏家用1.5亿美元拿下……不到一个月时间,克里姆特收获了两件天价艺术品。

贾科梅蒂速写作品价格,近现代绘画作品的拍卖行情如何?

于是,饭桌舆论将话题锁定在了“今年是克里姆特年么?”而事实上,这一系列的市场反应,更像是一场“克里姆特效应”,背后所指的问题更是丰富:市场为什么会选择克里姆特?以克里姆特为代表的“市场宠儿”都有谁?拍卖行为了让这些“市场宠儿”顺利销售又进行了怎样的策略调整……

贾科梅蒂速写作品价格,近现代绘画作品的拍卖行情如何?

谁是国际市场的“宠儿”

贾科梅蒂速写作品价格,近现代绘画作品的拍卖行情如何?

伦敦时间3月1日晚,古斯塔夫·克里姆特的风景巨制《花草农园》以4800万英镑(约合4.056亿人民币)的价格易手,不仅创下艺术家风景作品的世界拍卖纪录,同时还挤进欧洲艺术品拍卖价格的前三。可有意思的却是,这个成绩似乎并不令人意外。

阿尔贝托·贾科梅蒂 《指示者》(局部) 成交价:1.412亿美元 佳士得拍卖

早在得知苏富比拍卖行将于今年春天上拍这件作品的时候,媒体舆论就已经铺天盖地:虽然苏富比竭力保护这件作品的估价,但最终还是被媒体挖出将以3500万英镑的天价上拍。一时间,舆论的焦点立马从“克里姆特的风景巨制作品将于伦敦苏富比上拍”中开始分散,这一天价估价不得不让人联想到,在半个月前,克里姆特的一件作品刚刚以1.5亿美元天价私下成交。如此密集的新闻点为何都集中在了克里姆特的身上?近十年来在佳士得拍卖成交的克里姆特、毕加索、莫奈和贾科梅蒂等人的重要作品,不断创下艺术品拍卖的佳绩,并刷新了艺术品价格的最高记录。

2014年和2015年,印象派及现代艺术版块在国际市场上迅速升温,苏富比拍卖行在总结2014年业绩的时候将此版块定义为业绩上升最快的四大板块之一。在2015年,两大国际拍卖巨头的战后艺术和当代艺术版块纷纷下滑的情况下,印象派及现代艺术版块依旧持续升温。动辄上亿天价的作品奠定了此版块居高临下的地位,而如果锁定具体高价作品,市场又主要集中在毕加索,贾科梅蒂和莫迪里阿尼等艺术家中间。

2015年5月,佳士得推出的毕加索作于1995年的《阿尔及尔的女人(O版)》以1.793亿美元的价格落槌,阿尔贝托·贾科梅蒂作于1947年的《指示者》则拍出1.412亿美元,分别成拍卖史上最贵绘画与最贵雕塑作品。仅半年后的11月,莫迪里阿尼的《斜躺的裸女》又以1.704亿美元的价格成交,再度引发轰动。这三件作品价值合计达4.909亿美元,占佳士得拍卖行全年“印象派及现代艺术”版块拍卖总额的近四分之一。同年,纽约苏富比单场拍卖会“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拍”的总成交额就达3.0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9.46亿元)5件超过千万美元的作品总成交额达2.0509亿美元,毕加索作于1901年的《浮夸的女人》以估价待询的方式上拍,最终以6745万美元成交(约合人民币4.28亿元)。

2016年,在市场大背景急速缩水和印象派及现代艺术版块逆势上升的背景下,印象派及现代艺术版块终究没有顶住巨大的市场压力,全线下跌,但值得一提的是,虽然版块失利,但苏富比和佳士得纷纷将视线锁定在莫迪里阿尼的作品。

毕加索 《番茄》 成交价:1700万英镑 苏富比拍卖

而仅以今年第一季度国际艺术市场的交易情况而言,这次的“市场宠儿”又转移到了克里姆特和毕加索身上。克里姆特的天价拍品无需赘词,至于毕加索,仅3月初刚结束的伦敦苏富比“印象派及现代艺术夜场”中所呈现的两大数据:其作于1944年的《番茄》以1700万英镑成交和八件毕加索作品的成交总额达5470万英镑来看,这个“市场宠儿”当之无愧。

国际市场高价作品“惯例”

而之所以市场选择这些艺术家作为代表,当然不能生搬硬套学术的那套理论,有效遵从“适合当下时代审美体验”和“严谨的收藏系统”几乎是目前让作品完美变现的两大国际惯例。

人们总是喜爱特别的东西,艺术作品尤其如此,好像这是激发我们潜能的灵感,或者是具有某种“启发”和“启示”的灵性物质,从这个角度看,具有独特符号性的作品往往能在第一眼抓住人们眼球。艺术市场当然不会放过这些机会,于是,克里姆特的作品就被逐渐挖了出来,甚至有精通印象派及现代主义艺术的艺术顾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接表态,克里姆特之所以具有全球效应,背后原因仅仅是“克里姆特的《吻》几乎家喻户晓,而《金衣女人》这部电影,让更多人了解了布洛赫·鲍尔的画像。因为它们都有很强的标志性。”

毕加索 《裸女坐像》 成交价:1365.9万英镑 苏富比拍卖

画面永远是绘画作品最具价值的部分,但艺术收藏却远远没有这么单纯,艺术收藏暗含的功利性使其必须具备一定可参考的客观标准。“克里姆特效应”的其一就是严谨的收藏背景,或称作“高标准的流传有序”。事实上,中国匿名藏家以1.5亿美元买下的克里姆特作于1912年的肖像画作品《阿黛尔2号》的前一任藏家就是美国著名脱口秀主持人欧普拉·温芙瑞,而欧普拉·温芙瑞又是2006年11月以8790万美元的价格从纽约佳士得拍下的该作品。

国际市场拍卖行不只是中介

而之所以苏富比此次敢给克里姆特的作品定如此高的估价,更重要的原因在于这件作品在拍前已经进入了苏富比的保护名单,高额的保证金就像保险一样,让拍卖没有了后顾之忧,在作品顺利成交后市场没有过多的兴奋也在于此。

莫迪里阿尼 《巴拉诺夫斯基肖像》 成交价:1602.1万英镑 苏富比拍卖

拍前,苏富比员工曾透露,克里姆特的《花草农园》在图录中的说明显示“完整或是部分地拥有这幅画。”在这件拍品中存在两种可能,拍卖行有时会将自己收藏的作品拿来拍卖,特别是一些曾经流标的委托作品,这是其一,另一种可能则是苏富比或许在拍前就已经主动买下了克里姆特这件作品,至少是部分买下了。无独有偶,同专场中的另8件作品也都有担保和不可撤回的投标人,且这八件作品的估价总额就占整个专场的一半有余。据透露,光毕加索1944年的静物画《番茄》,就由拍卖行担保了至少1000万英镑,而阿尔弗莱德·西斯莱鼎盛时期创作的《鲁弗申的雪景》则至少有600万英镑。

这一现象已经活跃在了这两大拍卖行的多数重要夜场中。在刚结束不久的伦敦苏富比当代艺术夜场拍卖中,苏富比或第三方为其中的16件拍品做出了无法撤回的担保,而这项高达4130万英镑的担保额占了整个专场最低估价的一半有余。其中让·米切尔·巴斯奎亚的六英尺作品《无题》几乎由苏富比所代表的某担保商以一口价拍下,最终1197万英镑的成交价远远低于1400万英镑的最低估价。

更多艺术赏析与艺术评论,欢迎关注【文藏现当代艺术】头条号!

相关阅读

- END -

1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