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羡林的写作风格是散文吗,最美的散文集有哪些,想学习?

最后更新 : 2021.10.16  

由于语言上的习惯季羡林的写作风格是散文吗,我不是很喜欢国外的散文。现代的,鲁迅、朱自清、舒婷等作家的散文就非常不错;但我更喜欢的,是中学时代读过的古代作品,比如《阿房宫赋》、《过秦论》、《岳阳楼记》等等古文……

季羡林的写作风格是散文吗,最美的散文集有哪些,想学习?

2017年,本人参加了当时广东最大的水利工程建设,仿用古文,写了一篇小文章。虽然,我知道文章半咸不淡,但自己觉得有些许意义;起码,它是我人生的亲身经历……

新 元 感 怀 (修改)

今四时序乱,寰宇顿挫,汶川地动于前而海地崩于后,屋宇尽倾;印、泰海啸披靡,至则荡然无存。此二者,死伤皆累以数十万计。

近北国雪暴,数洲尽染;南疆泽漫,数土难规,亦皆百载之奇遇者。概言之,全球暖化,冰川消融,极端气侯日甚;天灾频发而人祸又至,前岁之金融横祸突发,列强萎靡,弱国困顿,举世为之颓然;数亿万载之资源几耗尽于近百载,豪强争掠,狼烟四起……是世道之莫测甚矣!

然天意难违,今浩气聚于东方,神州雄狮猛醒,华夏奋跃:“神舟”傲游于九天,高速通途网结,极速轨车风驰,圣火浩然东移,军旅威震四方,神舰扬帆海外,世博沪会在即……大国之望日升,百载屈辱之史已遥不复返矣!盛世之日可待也!

邦弱则民依天,国强则万事兴。今武江昌峡大兴土木,构桥筑道,移山建坝,效禹立业,乃吾神州盛事之一景,诚为韶民久盼之愿也!

某幸参是役,亦步于左右,辟右道于前而筑左道于后,历时两载有余;今右道已然,略饮佳誉,左道即就,应致嘉赞;二者皆为备昌峡建坝之大需;时数历武水之暴涨、乐昌泽谷之惨况。

庚寅年将至,粤厅府令:岁终虽至,然各参役人马新元佳节期间不得停顿,仍需极速奋战!总帅引领,千余人等,日夜兼程,风餐露宿,为尽早解昌之水患而数月罔顾家室,极身心以付;众皆振臂齐应,遂或呼家幼至昌以聚,或致歉亲友请谅。

庚寅年元月初二,恰为某之生日;予携家幼,拾左道而上,途数停顿,逐告幼子昌峡水利之一二;略领武江两岸风光。

新元伊始,乍暖还寒,枯枝茁芽,嫩叶萌动。遥望昌峡峻岭,峰峦叠嶂,绵延千里;沟壑纵横,幽林葱郁;朝雾夕霞,邃深高远!近而观之,其则绝壁屹立,伟峰仰止;叉流蜿蜒,清泉击石;山居烟渺,列寨星布;盘道隐约,阡陌交映;或见樵夫伐薪,渔夫舟行。此乃凡间仙景,何为吾等至此两载有余,曾未有如此之感哉?此或谓之景随心生是也。

至坝址,幼子奇之:两堤遥立,武水顿失,涌流潜岭,机车穿行。遂就观台之图示,告之明日巨坝诸景;即以手机影像示之己丑年十二月九日之冬汛景况。儿骇之,拥吾入怀,轻拍吾背,曰:父苦矣!吾几泪下,久不忍离!

冬汛是日,洪水漫顶,围堰溃决,基坑尽淹!基坑为二局项目,吾等抢险之投入,较其有过而无不及!

呜呼!宇寰广而星际渺,地广袤而山川幻,万载之一瞬,而子夜则漫漫矣!时过,境迁,人来,人往,唯浅笑耳!

或诗曰:

北望磐岩雨雪垓,

古松崖上对危台。

长峰脚下谁奋进,

峻岭南边祝酒回。

越明日,若南岭大地河川色秀、硕坝屹立、韶民安居,则今日吾辈之点滴付出犹何足道哉?!

庚寅(2010)年元月初五于乐昌

2017年7月9日修改

林语堂的写作风格是什么?

林语堂幽默与闲适是其散文的重要特色。用平淡的话语制造美文,表现出一种心境的超脱与悠闲,与他提“性灵”,表现“自我”的美学观相一致。他的“闲适”在内容上表现为冷静超远,旁观世态人情,面对现实,但不干预和批判现实。在形式上则表现为“娓语式”的小品文笔调。林语堂与周作人有很多类似之处。其中最明显的便是两人选题都以身边的琐事为主,注重生活的细枝末节,别人不屑顾及的类似“苍蝇之微”都成为他们乐于表达的内容,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在平实的事物中,林语堂还往往能生发出比尔想不到的新东西。在对细枝末节的描写中,二人还都特别注重性灵,即对这种种细枝末节独具匠心的微妙感受。比如说,西装是常而又常的题目,难有新意,擅长经国大品者肯定会不以为然,大加责罚。而林语堂却给西装赋予新的现代意识。他在《论西装》中说:“平心而论,西装之所以成为一时风气而为摩登士女所乐从者,惟一的理由是,一般入士震于西洋文物之名而好效颦;在伦理上,美感上,卫生上是决无立足根据的。”西装“令人自由不得”,“间接影响呼吸之自由”。林语堂甚至说:“中西服装之利弊如此显然,不过时俗所趋,大家未曾着想,所以我想人之智愚贤不肖,大概可以从此窥出吧?”这确是“知微见著”,能在常人不以为然的细枝末节处发现新意,并自由的表达出来,极见灵性。是,恰恰正是在性灵的表现上,二人又各有各的特色。周作人的灵性在表达时总是伴随着宁静与冷漠,给人不起波澜之感,知者谓之有,不知者谓之无。而林语堂小品文中的性灵却显得充盈、奔放、欢快、充满激情,其相对应的表达方式也是浩浩荡荡,如江水滚滚。他曾写道:“人谓性灵是什么,我曰不知。……大概昨夜睡酣梦甜,无人叫而自醒,晨其啜茗或啜咖啡,阅报无甚逆耳新闻,徐步入书房,明窗净几,惠风和畅——是时也,作文佳,作画佳,作诗佳,题跋佳,写尺牍佳:未执笔,题已至,既得题,句已至。”可见,与周作人一样,写文章也是为了自己内心情感的需要,不需故意雕琢或为表达某一主题而特意冥思苦想来作文。而不同之处在于,林语堂当性灵来,就文思泉涌,有笔墨不逮之感,在小品文的闲适笔调中又负有气势跌宕、韵律铿锵、节奏性强的特点。除此之外,林语堂小品文中除了长句和闲谈文句,还有短促激昂的句子,使文意表达得思想跌宕,才情奔涌。林语堂这种在小品文中外显的性灵与情趣气质,是周作人所没有的。

相关阅读

- END -

2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