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词和作曲家哪个更厉害?(词人才子是什么意思)

最后更新 : 2021.11.22  

准确地说,应该是作词的和作曲的哪个更重要?因为到现在为止,全国有作曲的五千多人,作词有四千多人。在这些人中,有很多人都没有达到“家\”的水平!为了准确说明两者之间谁更重要,有以下几种情况可以说明。〇一,写歌词的是个苦差事!不少成名后的词作家都感慨地说,如果所写的歌词,永远没有人给谱曲,那么,他一生的心血就白熬了!什么业绩也没有!.这就说明作曲的比作词的重要多了!〇二,一个词作者一生能写上百首,上千首的歌词,但就是成名的词作家,在他所作的若干首歌词中,也就有几首被谱了曲,也就有几首唱红了,其它的歌词,只好默默地消失在文海之中!〇三,一个词作者的歌词被曲作者采用,但因曲作者水平不高,虽然在相关杂志上发表了,但没有唱红,也是没有收入,只能孤芳自赏,也是虚喜一场。这更说明作曲的重要性!〇四,中国社会的实情是,词作者的作词被曲作者看中,作曲发表后,在全国唱红,这时,曲作者就可称为著名的作曲家,与此同时,词作者就一跃变成了著名的词作家~由词作者变成了词作家!比如,邬大为作《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这首歌词,正因为铁源为其谱曲旋律优美。经蒋大为唱后成为经典名曲,使铁源成为著名作曲家,邬大为自然成为著名的词作家。这些不难看出,词作者和曲作者到底哪个更重要!〇五,有人说,先有词才能后有曲,这是不对的!虽然大多数歌曲是先有词后谱曲,但有不少歌曲是先有曲,后填的词。比如《彩云追月》是傅林后填词,《春江花月夜》是王健后填的词。也有作曲家只写曲没有词的,可照样成为音乐家或作曲家的。比如民乐合奏曲,《喜洋洋》《步步高》《幸福年》等,就是不填词,曲作者照样可成为音乐家或作曲家。但词作者的歌词若无人谱曲,就等于白玩!通过以上分析,作词和作曲哪个更重要,不是一目了然了吗?

作词和作曲家哪个更厉害?(词人才子是什么意思)插图

\”下半身写作”是什么意思?

讽刺现在的一些所谓\”新潮\”作者热衷于推翻原有的道德机制,以描写不太符合人常的性话题\\性经历或者感情为主.被人称为\”用下半身写作\”.因为大脑是在上半身,而下半身是性器官.这样的作者老是喜欢围绕\”脐下三寸\”做文章.

前些年有些女作家喊出了“用身体写作”的口号;再不久,又有年轻的女作家以更响亮的声音和更生猛的姿态,开始专用“下半身”写作了。

虽然很有些读者不以为然,但一时间,一些美女作家或冒充美女的女作家,也因此颇出了几回风头。

法国诗人马拉美说“世上的事,最后归结为一本美丽的书”,而在那些“时尚”的女作家眼里,索性将“世上的书,最后归结为一堆美丽的肉”了。

与男性作家相比,“美女作家”似乎的确有着某种“身体”上的优势。身体不是罪恶,身体本是美好的。可是这种美好是短暂的,是“彩云易散琉璃脆”的,而只有来自心灵的力量,才是永恒的.

用身体写作还是用心灵写作?这是个问题.

拿自己的DD写出来的

衔接写作手法是什么意思?

  使诗文上下文之间取得连接与过渡的一种写作技法。又称“过接”、“过脉”。王构《修辞鉴衡》:“看文字须要看他换接处及过接处”。其作用能使上下文紧凑自然、浑然天成。常可分两类:意接与语接。前者上下文之间无过接、过渡的文字,主要依靠自然衔接和逻辑衔接。
  方东树《昭昧詹言》:“天衣无缝者,以其针线密,不见段落裁缝之迹也。”刘熙载《艺概·诗概》:“律诗之妙,全在无字处,每上句与下句转关接缝,皆机窍之所在也。”后者上下文之间有文字搭桥接榫,称为过文。唐彪《读书作文谱》:“过文乃文章筋节所在。已发之意赖以收成,未发之意赖以开启,此处联络最宜得法。
  或作波澜用数语转折而下,或止用一二语直捷而渡。反正长短,皆所不拘。总要迅疾、矫健、有兔起鹘落之势方佳也。”也有用序码或相当于序码的词句如“首先”、“其次”、“再次”的。无论用那种衔接法,总的要求是自然、缜密、文气贯通。张炎《词源》:“最是过片不要断了曲意,须要承上启下”。
  倪士毅《作文要诀》:“一篇之中,凡有改段接头处,当教他转得全不费力,而又有新体。此虽小节,亦看人手段。”。

借对在古诗写作中是什么意思?

  

借对是对仗中的一种特殊类型,也称为假对。借对的基本情况是这样 的:一个词有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意义,诗人在诗中用的是它的一种意义,但同 时借用这个词的其他意义,来与另一词相对。它一般通过借义或借音等方式实 现对仗工整的目的。

借义是指利用词的多义性,通过词的某一种意义与相应的那个词形成 对仗,但在诗中所用的并不是这种意义,而是另外一种意义。
  如杜甫的《曲 江》:“酒偾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寻常”一词就具有多种意 义,一是“平常”,一是“八尺为寻,倍寻为常”。前者是副词,后者却是数 量词,诗中用“寻常”来与数词“七十”构成对仗,用的是它在数量方面的意 义,但诗中用的却是它在副词方面的意义。
  这就是所谓的“借义对”。

借音是指利用词与词之间同音的关系,以一句中某字的同音字与另一句 中的字相对。如俞弁的《逸老堂诗话》中说:“洪觉范《天厨禁脔》有琢句 法,中假借格如‘残春红药在,终日子规啼’,以红对子(谐紫),如‘住山 今十载,明日又迁居’,以十对迁(谐千),皆是假借,以寓一时之兴,唐人 多此格,何以穿凿为哉。
  ”文中所说的就是“借音对”。

相关阅读

- END -

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