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曼底号遇难记概括内容方法?(诺曼底号遇难记创作背景)

最后更新 : 2021.11.23  

诺曼底号遇难记主要内容:

诺曼底号遇难记概括内容方法?(诺曼底号遇难记创作背景)插图

课文记叙了1870年3月17日夜晚,哈尔威船长小心翼翼地驾驶“诺曼底”号在薄雾中前行的时候不幸被“玛丽”号撞伤,在这次猝不及防的海难中,哈尔威船长勇于决断,沉着指挥,忘我救人,在死亡面前成就了一个伟大的英雄形象,最终救出了众人而自己以身殉职。

诺曼底号遇难记概括内容方法?(诺曼底号遇难记创作背景)插图1

《“诺曼底”号遇难记》,作者维克多·雨果,19世纪文学运动领袖,人道主义的代表人物,被人们称为“法兰西的莎士比亚”其代表作有长篇小说《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和《九三年》,短篇小说有《“诺曼底”号遇难记》”。

扩展资料:

背景:

诺曼底号邮船是划时代的有史以来最豪华的巨型邮船,至今仍然给人一种怀疑其是否确实存在过的如同梦幻一般的感觉。

吨位83423吨,流线型球鼻艏,电力推进,全船空调,从巴黎克里荣饭店聘请的顶级厨师,温水循环的室内游泳馆,现代化音响设备的歌剧院。

大理石墙面的教堂,全船的Art Deco艺术装饰……被誉为“震惊世界的最豪华、最漂亮的邮船”、“在世界客船史上享有不灭的名望”。

结局:

1942年2月9日,灾难发生了。由于计划不久之后出发,大批的粮食、食品、被服、衣物和救生设施被送上了船,四处堆放在船舱内。

在头等舱沙龙,工人正在切割原来用于支撑玻璃喷泉的钢柱。火花溅到旁边堆放的木棉救生衣上,大火一下着了起来(是官方调查的说法。

根据FBI的埃德加•胡佛秘密调查,是黑手党命令工人故意纵火,以警告胡佛,在战时不要触动纽约意大利裔黑手党势力)。巧合的是,这天船上消防栓里没水。

更“巧合”的是,纽约消防局12分钟后才接到报告。赶到码头的纽约消防队员开始向船内灌水,以扑灭大火。但是随着船身内积水的增多,消防队员们恐惧地发现,船身正逐渐地向左翻过去。

诺曼底号的设计师尤科维奇赶到了现场,因为熟悉内部构造,他要求指挥灭火工作,以便让船身平稳地坐沉在河床上,方便打捞。但他被消防局和海军的人轰到了一边。

2月10日凌晨2点45分,船以79度角向左倾覆在哈得逊河中。12天之后,船内的余火被扑灭。经过一年半的打捞救援工作,1943年10月27日诺曼底号被捞起扶正,交给美国海军。

作者介绍:

维克多·雨果(Victor Hugo,1802年2月26日—1885年5月22日),法国浪漫主义作家,人道主义的代表人物。19世纪前期积极浪漫主义文学 运动的代表作家。

法国文学史上卓越的资产阶级民主作家,几乎经历了19世纪法国的所有重大事变,一生写过多部诗歌、小说、剧本、各种散文和文艺评论及政论文章。

在世界有着广泛的影响力,被人们称为“法兰西的莎士比亚”。雨果的创作历程超过60年,给法国文学和人类文化宝库增添了一份十分辉煌的文化遗产。

雨果是一位语言大师和杰出的文学家,但是他从来不是一位具有独创性的作家,抑或说,他不是一位以具有独创性而闻名于世的作家。

雨果是一位技巧高超的运用象征手法和诗歌形式的大师,他能够准确的喊出他那个变化无常的时代声音。然而,尽管他是一位杰出的语言大师,并且写出大量优秀作品。

谁知\”诺曼底\”号遇难记资料

一八七○年三月十七日夜晚,哈尔威船长小心翼翼地驾驶着他的“诺曼底”号来到了海上。

大海上夜色蔼蔼, 大雾愈来愈浓了, 距离稍远就看不清了。但象这类英国大船,晚上出航是没有什么可怕的。乘客们都沉浸在梦乡之中。人们不知道一场灾难已经要来临了——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在黑夜里响起, “诺曼底”号发生了剧烈的震荡,原来是载着五百吨小麦的“玛丽”号大轮船,它笔直地朝着“诺曼底”号冲了过来,“诺曼底”船身上被撞出了一个大窟窿。

震荡可怕极了。一刹那间,男人、女人、小孩,所有的人都奔到甲板上。人们半裸着身子,奔跑着,尖叫着,哭泣着,惊恐万状,一片混乱。海水哗哗往里灌,看来不久船就会沉没的。然而更危险的是:

船上没有封舱用的防漏隔墙,救生圈也不够。

在这紧急关头, 哈尔威船长,站在指挥台上,大声吼喝:“全体安静,注意听命令!把救生艇放下去。妇女先走,其他乘客跟上,船员断后。必须把六十人救出去。”

实际上船上一共有六十一人,但是他把自己给忘了。

船员赶紧解开救生艇的绳索。大家一窝蜂拥了上去,你争我夺,奥克勒福大副带着船员拼命想维持秩序,但整个人群都象疯了似的,乱得不可开交。这可怎么办呢?

就在这时,船长威严的声音压倒了一切呼号和嘈杂,黑暗中人们听到这一段简短有力的对话:

“洛克机械师在哪儿?”

“船长叫我吗?”

“炉子怎么样了?”

“海水淹了。”

“火呢?”

“灭了。”

“机器怎样?”

“停了。”

船长喊了一声:

“奥克勒福大副!”

大副回答:

“到!”

船长问道:

“还有多少分钟?”

“二十分钟。”

“够了,”船长说,“让每个人都到小艇上去。奥克勒福大副,你的手枪在

吗?”

“在,船长。”

“哪个男人胆敢在女人前面,你就开枪打死他。”

谁也不感再说什么,人们感到有一个伟大的灵魂出现在他们的上空。

“玛丽”号也放下救生艇,救援工作进行得井然有序,几乎没有发生什么争执或殴斗。事情总是这样,哪里有可卑的利己主义,哪里也会有悲壮的舍己救人。

哈尔威巍然屹立在他的船长岗位上,指挥着,主宰着,领导着大家。面对惊慌失措的众人,他镇定自若,仿佛他不是给人而是在给灾难下达命令!

过了一会儿,他大声喊道:“把克莱芒救出去!”克莱芒是见习水手,还不过是个孩子。

船里的水越来越多,眼看轮船就要沉入深深的海水中,

人们尽力加快速度划着小艇在“诺曼底”号和“玛丽”号之间来回穿梭。

“快干!”船长又叫道。

大家都被救走了,但哈尔威船长,他屹立在舰桥上,一个手势也没有作,一句话也没有说,犹如钢铁巨人,纹丝不动,随着轮船一起沉入了深渊。人们透过阴惨惨的薄雾,凝视着这尊黑色的雕像徐徐沉进大海。

哈尔威船长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

在英伦海峡上,没有任何一个海员能与他相提并论。面对死亡,他又一次运用了成为一名英雄的权利。

相关阅读

- END -

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