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语言描写自然现象的句子?

最后更新 : 2021.11.23  

1、 关着窗,我听见“;哗啦哗啦”的声音,原来我以为是狂风,可是一打开窗子,听见的声音可不是“;哗啦哗啦”而是“;撕里撕里”的声音,原来是从北面吹来的微风掠过树捎的声音。这里我起了2003年1月下的一场大雪,雪花飘落在地上,轻得没有声音,那时候我才两岁,四周一片宁静,宁静得就边雪花落在地上都听得见一丝微弱的声音。

根据语言描写自然现象的句子?插图

  2、 雨水带来的天空是灰色,是阴沉的色调。我眯起眼睛仰望天空,看不到一丝的生机。灰灰的天幕也只有在滴滴哒哒落下雨水的衬托下,才能显示出一丝的生气。像一个正在发脾气的孩子一样,雨中的天空有着几多的神秘,天空中云层浓厚,根本看不到深处,看不到它那本来明亮透彻的眼睛。

根据语言描写自然现象的句子?插图1

  3、 一声春雷,那贵如油的春雨也淅淅沥沥地落了下来,漫山遍野笼罩在轻纱样的雨雾里,清新,水润,如画一般的美丽。

  4、 顿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枯叶、纸屑被卷到空中,像断了线的风筝,飘飘摇摇,上下翻飞。

  5、 春雨落在了池塘里,池塘里的冰已经融化了,鱼儿在池塘里自由地翻转着自己的身体,它们纷纷游到水面上,跳跃着,享受着春雨的沐浴。池塘里面的青蛙,经过了一个冬天,从水里一跳一跳的蹦上岸来,让春雨淋在自己的身子上。它们一会儿从岸上跳进水里,一会儿又从水里跳到岸上。不时还高兴地叫着:“;咕儿呱、咕儿呱”。春雨为池塘增添了不少的生机。

  6、 你向远处望去,能看见一道道稻田。它似乎笑弯了腰,又像一个个文人雅士,都在向大地鞠躬呢!一阵轻风吹过,一棵棵禾苗抬起了头,在清风中摇摇摆摆着,煞是好看。

求记叙文 题目《质朴》!

朋友有一个3岁的小孙子。老朋友说,小孙子两岁时,他教着和小孙子做一个“说啥指啥”的游戏。朋友说“鼻子”,小孙子的手指头就点住自己的鼻头;朋友说“耳朵”,小孙子的手头就指住自己的耳朵。眼睛、嘴巴、头发、脑门儿,范围就是头部的“零件”,因为指错了刮鼻子,玩起来很刺激。朋友还会让小孙子说他指,故意指错挨刮,取乐。这是初级阶段,培养孩子的认识能力和记忆能力。五官熟悉之后,进入高级阶段,快速抢答,说得快要指得快,培养孩子的反应能力。朋友说进入高级阶段,他败在小孙子手下,小孙看他口型,能知道他要说啥,等他出声,小孙子已经指住了他说的“零件”。而小孙子说他指,他却达不到“望形出声”。

老朋友是高级教师,省里组织评讲团要他参加,去外地评审教师讲课。去了一个月,他回来再和小孙子玩“说啥指啥”,却发生了意外。

老朋友说,小孙子指。老朋友把嘴绷紧,竭力不让小孙子看到出声前的口型:“眼睛!”小孙子立刻指住了眉毛。他笑呵呵地说:“错了错了,刮鼻子!”小孙子捂住鼻子不让刮,说:“爷爷,你不懂,这叫‘答邻居’,说眼睛指眉毛,说眉毛指眼睛;说耳朵指头发,说头发指耳朵;说鼻子指嘴巴,说嘴巴指鼻子……”老朋友“啊!”了一声,说:“再试试。”果然,老朋友说“头发!”小孙子快速指住了“耳朵”;老朋友说“嘴巴!”小孙子快速点住了“鼻子”。反过来,小孙子说老朋友指,小孙子说“头发!”老朋友就点住了头发。小孙子说:“爷爷错了,你应该指耳朵!”再来,小孙子说“鼻子!”老朋友不知所措的在头上乱摸开了,惹得老伴儿,儿子、儿媳哄堂大笑。

小孙子蹦高高兴,又炫耀说:“爷爷,还有更高级的,‘三不照’!”“怎么个三不照?”“问、答、指全不照。”儿子、儿媳又帮着把游戏规则说了一遍,表演开始。

老朋友说,小孙子指。老朋友说“耳朵!”小孙子嘴里答“鼻子!”手指住了“头发”;老朋友又说“眼睛!”小孙子又嘴里答“嘴巴!”手指住了“眉毛”……所答非所问,所指又非所答,小孙子做得快速、灵通、准确,博得老伴儿,儿子、儿媳妇的一片掌声和欢笑。老朋友惊愕,沉下了脸。

老朋友问:“这是谁教的?”儿子答:“小邱。”“哪个小邱?”“会变魔术那个。”老朋友大发雷霆:“你怎么交了个这么个混帐朋友?从今往后不准他来咱家!”

老朋友把小孙子也吓哭了。

作者说“这是个真实的故事”,我相信。这真实的故事,却是一篇以“教育”为话题佳作,我更相信。

文章看似简单,没有波澜之创设,亦无景色之点染,只是再现生活的一个侧面:高级教师教小孙子“指啥说啥”的游戏,可后来被小孙子的“答邻居”与“三不照”搞懵了,自己有板有眼颇有“前途”的教学被魔术小邱的“混帐”手法破坏了,于是一顿大怒。但透视这简单的生活之景,可见出这高级教师保守教条的教学理念。此予我们今天的课改,我们的素质教育以深深的思考。

这就是艺术。“一粒沙里见世界,半瓣花上说人情”(郁达夫语),截取生活长河的一朵小小浪花,折射江河的深邃与壮阔;截取生活的一个小小片段,表现出鲜活的生命与丰富的精神。

这就是艺术。“看似平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王安石语),作者以此平常质朴之笔,再现平常之生活,却蕴蓄丰富之思想;也正是此质朴平常之笔,令人见出作者敏锐的捕捉生活、表现生活的能力,足见作者非凡的写作功力。

★可我们的学生作文越来越不质朴

何永康教授谈及04年江苏省高考作文:“有些考生用大量的古诗句或大量的名人逸事来证明‘水灵’、‘山稳’,就是不肯留意身边的事,留意人人关心、人人想说的事,结果削弱了文章的生活气息与时代气息,诚为可惜。”我们的学生,一见话题"追求",想到的是“能否写李白的追求,写屈原的追求”,就想到“有无李白豪情的诗句,有无辛弃疾隽永的句子”,想到的“能否写出几个排比、比喻的修辞放在开头与结尾”……

于是我们的学生作文越来越有“诗意”,越来越有“文化气息”;思考现实的文章不见了,朴素而有质感的记叙文、议论文难见了,写作功底稍好一点的学生都在写华丽凝重的抒情散文、议论散文。

★睹览学生华丽作文的泛滥,睹览学生人格的虚伪与庸俗,我们的老师纷纷呼吁质朴的写作,呼吁写作本质的回归.

06年山东省高考阅卷迈出大动作,将“文化散文”打入30分以下,让那些华而不实的文章遭遇严霜,也给我们老师敲醒警钟

07年福建高考“季节”,大多考生写李白的季节(生命总是热烈的夏季),写李清照的季节(生命总是萧瑟的秋季),有的人难以下手入题,于是就来个诗意飞扬的“我爱四季”让老师审美疲劳。一学生之作,老师却赞赏有加:

一年有四季,有春天的温暖,有夏日的炎热,有秋天的萧瑟,有冬日的寒冷。但母亲心中没有季节,没有四季,有的是永恒的对子女对父亲的爱。春日融融,她却披着厚厚的蓑衣弯着腰脱秧插秧锄草施肥;夏日炎炎,人们都躲在阴凉一隅摇着蒲扇,她却顶着烈日在田间收割稻子收割鱼草;秋日,天气凉爽,人们加了外衣,她穿的单衣总是湿透粘身,她总是在山间果园疾走,采摘果子,汗湿衣裳;冬日,她总是穿着厚厚的衣服出门,回来时,总是抱着一捆脱下的衣服。她说:呵呵,做起活来就热了。可总时常听到她的咳嗽声。父亲总是骂母亲没一点季节概念。母亲看了父亲一眼,不吭一声,又转身来到厨房。看到她那单薄而瘦弱的身子,看到她那看着我们的微笑的眼神,我知道母亲心中模糊了季节,但有的是对儿女对家庭对生活执著而坚定的爱。

文章从母亲季节的模糊入手,写出了母亲对儿女对父亲清晰而执著的爱。如此质朴再现生活的体验,文章有着厚重的质感,迸发出强劲的情感张力,予人清新的审美。

我们不反对演绎历史,审视历史的写作,也不反对华丽隽永、情感真挚的抒情之作;但我想,“文章合为时而作”,如果我们能聚焦现实,思考生活,写就质朴之作,文章也就更有时代气息与生活气息,也就更具有指导生活、启迪人生的审美价值,也就彰显厚实的质感,这也就是写作本质的皈依。

★中学生作文,应以质朴的文字作为主干,以质朴的写作作为主干,用质朴的语言把事情说清楚,把心情写出来,这是最主要的。——余秋雨

余秋雨先生还告诫说:“写作不是职业,是人生技能;文学不是职业,是素质。”

可见,只要我们能自然清晰地表达自己的思想与情感,让读者感受思想的启迪,与情感的濡染,就达到我们写作的目的,也就掌握了一种的人生技能。

叶圣陶道:“写作,就是生活。”我们的中学生,学校毕业后大多从事理科的研究与探索,而非从事历史散文或诗歌的创作,“表达”,是他们以后择业、交流与推介成果、阐述思想的基本技能。我们的中学作文,首先也就要让我们的学生学会此之技能,学会清晰生动地表达对生活对人生某些问题的思考,让读者感受生活的启示、思想的启迪。于是我们大可不必让学生一味抒情,一味去再现历史,或演绎名人,或化用诗句,“为赋诗意强作诗”,把自己可爱的青春意态掩饰了,把自己鲜活的思想抛掷了。

“质朴就有质感”,如果我们一味强调语言的诗意,强调文境的厚重,而忽视朴素的记叙文与议论文的写作,忽视文章质朴表达的引导,让每一考生都像是一个诗人,像是一个学者,作文必是吟咏李白的诗句,必是与屈原深情对话,而对自己的朴实话语、感性体悟羞于言及,那么,我们则是本末倒置,只会是让我们的学生只会抒情,只会诵诗,而窘于表达生活之悟与内心之思,甚至连自己的总结、产品的说明都难以写好——这样的“人才”,也是我们今天社会当今时代所不愿看到的;这样的“成果”,是语文教育的失败,是语文学习的失败。

相关阅读

- END -

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