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怎样看待古代文学的呢?(如何对待古典文学)

最后更新 : 2021.11.24  

捧读古代文学著述,犹如感同身受列祖列宗之“七情六欲” —— 数千寒暑春秋,无尽荣辱毁誉,能不感心动怀?

既然有此兴致,不妨遵循古人阅读习性,诗词也罢,散文也罢,同时兼顾文史哲经不同层面、经纬、方向,串联起来琢磨,收益或许更多。

古代文学尚是一个笼统概念。自先秦而至明清,语言文字也经历了一个由艰涩文言到清新口语的演化过程。好比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初次接触古代文学的朋友,建议先易后难,将文学史“倒过来”读。如同读《古文观止》,先从最后一篇开始。

猢狲开化了,不再抱残守缺,耽迷谁谁最最伟大的折腾,提了一个开卷有益的正经讨论,甚好。

如何看待中国的古代文化?

中国传统文化的基本精神,就是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是指导民族文化不断前进的基本思想。

中国的民族精神凝结于\”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两句名言中。有了这样的民族精神,中华民族一代能始终从荆棘中开拓出自己的道路,才能一次又一次地在腥风血雨重生,保护了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史,才能使中国人到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能落地生根。

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是丰富的,在春秋时代有百家争鸣的自由,有无尽的精神财富。但是封建统治阶级为了自己的的统治,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而为了自己的统治,他们又往里面加上不少私货。比如孟子说,\”民重、社稷次之`君轻\”,到了宋代后就变成\”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了\”,宋朝皇帝把大半个华夏都丢给异族,却要女性被人碰了手就得连胳膊都自己砍掉,还有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等。他们同时还在私下里毁损不符合他们利益的著作,象乾隆搞《四库全书》私自消毁的书藉不知凡几。

有人说中国没有遗留下自然科学文化,实际上在宋朝中国的科学技术全世界第一,但异族的铁蹄踐踏了这一切,而清统治者在世界的转型期一心对付汉人,拉开了中国和世界列强在科技方面的差距。

现在我们可继承的传统文化的核心是使人奋进问上的,但也掺杂有不少糟粕。我们需要有历史唯物主义的精神,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古为今用。具体建议四点:

1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这种入世精神,培育了中华民族向一切自然和社会的危害和不平等进行顽强抗争,不怕鬼、不信邪,强调幸福靠自己创造。要实现现代化,必须有这种自尊自信的精神。

2知行合一观,要重视实践,学习外国先进的东西,更重要的是自己的社会实践。

3重视人的精神生活,特别是正确的三观,要有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4要有爱国主义精神。

试述佛学对中国古代文学的影响?

自古以来,中国文人都在作品中展现了三种基本思想倾向,即儒、释、道,其中\”释\”即佛学。中国文学受佛教之深刻影响,主要集中于东晋至两宋时期。下面仅举若干文学作品和文学批评中的典范,对此做一简要说明。

您怎样看待古代文学的呢?(如何对待古典文学)

您怎样看待古代文学的呢?(如何对待古典文学)

您怎样看待古代文学的呢?(如何对待古典文学)

一、文学作品首先,我们不得不提到有\”诗佛\”之称的王维。在时代风气浸染与家庭熏陶之下,王维与佛教之缘除了在于名字\”维摩诘\”(源于《维摩诘经》),更体现在山水田园诗的创作上。如《鸟鸣涧》\”人闲桂花落,月静春山空\”,《辛夷坞》\”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终南别业》\”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等,这些诗句无不表明,作者以一种\”静故了群动,空故纳万境\”的姿态对世间万物进行圆融观照,获得了特殊的审美体验,从而使作品呈现出别具一格的意境美。这种境界与禅宗所谓\”饥来吃饭,困来即眠\”\”平常心是道\”的讲究是一致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王维正是利用这份禅意将自我建构为\”诗意地栖居\”者中当之无愧的代表。

宋代的\”佛系\”作家中,苏轼是重要一员。其自称\”闲居未免看书,惟佛经以遣日\”\”每逢佳处则参禅\”,又在《琴诗》中云:\”若言琴上有琴声,放在匣中何不鸣?若言声在指头上,何不于君指上听?\”这种看待问题的方式与《世说新语·简傲》中嵇康与钟会的对话(康曰:\”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钟曰:\”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暗合,显示的是一种因缘聚散。黄庭坚的\”点铁成金\”\”夺胎换骨\”之说亦出于禅家(见《景德传灯录》《五灯会元》等)。这种观点讲究师法古人之辞之意,根本上是为求新。就具体实践来说,如其《荆江亭即事》(\”闭门觅句陈无己,对客挥毫秦少游。正字不知温饱未?西风吹泪古藤州。\”)便借鉴了杜甫《存殁绝句二首》每篇写一存者、一死者的构思方式。

另外需要补充的是,东晋以来出现了许多诗僧,如支道林、贾岛、皎然、齐己、九僧等,这些人在文学与佛学的融合中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二、文学批评首先是南朝刘勰的《文心雕龙》。虽然历代学者对其是否受佛教思想影响的看法不免轩轾,但就南朝的时代背景与刘勰本人的经历来说,答案是肯定的。南朝玄释合流,玄学的兴盛必然带动佛学的流行;并且,刘勰本人就是一名佛教徒。《文心雕龙》中虽然很少出现佛学术语,但在具体批评中却处处透露着佛学思想。比如刘勰本人更倾向于清新自然的风格,但对\”错采镂金\”式的作品同样采取了客观包容的态度。这种\”折衷\”观正是在印度佛学大师龙树的\”中论观\”启发下产生的。该观点的核心为\”八不\”:不生亦不灭,不常亦不断,不一亦不异,不来亦不出——类似于我们现在所说的\”两点论\”,即不偏不倚、全面地看待观点。

其次是宋代严羽的《沧浪诗话》。众所周知,严羽主张以禅喻诗,如其在《诗辩》中说\”学汉、魏、晋与盛唐之诗者,临济下也。学大历以还之诗者,曹洞下也。大抵禅道惟在妙悟,诗道亦在妙悟……\”这就是将禅学之法运用于诗歌批评,提倡读者通过反复揣摩达到对作品内涵的透彻领悟。值得一提的是,临济、曹洞两派在禅宗史上不分春秋,严羽却以之分别譬喻高下立见的汉魏盛唐之诗与大历而下的诗歌。其实,这并非由于\”无知妄论\”(钱谦益),而与其本人的禅学宗趣以及宗派自身的特征有关。一方面,严羽的趣尚偏于临济宗;另一方面,临济主\”当下荐取之直感法\”,亦契合了汉魏盛唐诗的特征。这也是宋人论诗的突出传统。

总而言之,佛学之于文学归根结底是前者作用于作家,以语言为媒介,最终影响后者。同时,儒、道、佛三家亦非对立,大多时候呈现兼容的状态。这一问题还有很多方面值得探讨,如佛经的翻译、佛教题材的运用、新兴文体的产生等等,笔者就作品和批评两方面的简述,或许能起到一点管窥之用。

相关阅读

- END -

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