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抒情与写实统一的特点?(诗经的写作手法和风格是什么)

最后更新 : 2021.11.24  

《诗经》注重表现现实,这个传统后人谓之“风雅”,因为风诗主教化,雅诗主政治,都与现实生活联系很强。因为风雅的目的在于加强政教,所以其联系现实,不喜欢联系现实中的稀奇罕见的内容,而喜欢描写日常事物。同时,在描述中为了使吟咏的政教思想更加强烈而直感,《诗经》之风雅不喜欢叙述现实的事迹,而喜欢抒发诗人爱憎喜怒的情感。在《诗经》中,真正的叙事诗是罕见的。大多数诗篇具有一定的故事情节,不过是为抒情言志提供一个舞台或者说标靶。但是这样一来,就形成一个难题。就是诗歌所描写的过于平常琐细,如何能够吸引人,打动人呢?那些明清来华的传教士就经常责备《诗经》以下的中国诗枯燥乏味。《诗经》诗歌的配乐多少弥补了一点内容的枯燥带给人的厌倦。同时就诗歌创作本身讲,避免枯燥乏味,就要把情志抒发得形象一点,婉转一点,使得读者可以根据形象追索诗人的心灵。这在《诗经》中的一般做法,就是用比兴。兴的特点是借助景物来铺垫和暗示思想,比的特点是借助他物来强化和寄托思想,这两种手法都可以使诗歌更加形象和含蓄。自《诗经》始成为中国写实主义诗歌的常用手法,后世遂目之为比兴传统。我们可举几例。

诗经抒情与写实统一的特点?(诗经的写作手法和风格是什么)插图

什么是诗经在艺术手法上的创造?

诗经的创作手法——赋比兴

诗经抒情与写实统一的特点?(诗经的写作手法和风格是什么)插图1

《诗经》是我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收周代诗歌三百零五篇,分为风,雅,颂三类。反映了公元前11世纪西周初年至公元前6世纪春秋中期的500年间的古代社会生活,除了极少数是西周的作品外,大部分是东周时期作品。原本只称《诗》,是儒家的经典之一(儒家奉有“四书”“五经”,“四书”指《大学》《中庸》《论语》《孟子》;“五经”指《诗》《书》《礼》《易》《春秋》,加上《乐》,称为“六经”)。成书于公元前6世纪的春秋时期,共305篇,所以又称“诗三百”。

赋比兴是《诗经》的表现手法,赋即是直接铺陈叙述;比是比喻,有明喻、隐喻之分;兴即起兴,有引起联想,烘托渲染气氛的作用。大抵《国风》多用比兴,《大雅》多用赋法。赋比兴手法的运用,使《诗经》具备了动人的艺术魅力。

诗经的主要艺术表现手法是什么?

《诗经》的表现手法有“赋、比、兴”三种。“赋者,敷也,敷陈其事而直言之者也。”“比者,以彼物比此物也。”“兴者,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词也。”朱熹《诗集传》赋即是直接铺陈叙述;比是比喻,有明喻、隐喻之分;兴即起兴,有引起联想,烘托渲染气氛的作用。大抵《国风》多用比兴,《大雅》多用赋法。赋比兴手法的运用,使《诗经》具备了动人的艺术魅力。《诗经》主要采用四言诗和隔句用韵,但亦富于变化,其中有二言、三言、五言、六言、七言、八言、的句式,显得灵活多样,读来错落有致。章法上具有重章叠句和反复咏唱的特点,大量使用了叠字、双声、叠韵词语,加强了语言的形象性和音乐性。《诗经》中的一些篇章工于描写,勾划出许多生动的细节,《七月》写农家一年四季的生活,宛如一幅幅用美的民俗生活画。

诗经,的主要表现手法是什么?

《诗经》的表现手法有“赋、比、兴”三种。

1、“比”,用朱熹的解释,是“以彼物比此物”,也就是比喻之意。《诗经》中用比喻的地方很多,手法也富于变化。

2、兴是借他物来引出此物的意思,相当于现在的象征修辞方法。《诗经》中的“兴”,用朱熹的解释,是“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辞”,也就是借助其他事物为所咏之内容作铺垫。它往往用于一首诗或一章诗的开头。有时一句诗中的句子看似比似兴时,可用是否用于句首或段首来判断是否是兴。例卫风·氓中“桑之未落,其叶沃若”就是兴。.大约最原始的“兴”,只是一种发端,同下文并无意义上的关系,表现出思绪无端地飘移联想。

3、赋就是铺陈直叙,即是人把思想感情及其有关的事物平铺直叙地表达出来。在篇幅较长的诗作中,铺陈与排比往往是结合在一起用的。铺排系将一连串内容紧密关联的景观物象、事态现象、人物形象和性格行为,按照一定的顺序组成一组结构基本相同、语气基本一致的句群。它既可以淋漓尽致地细腻铺写,又可以一气贯注、加强语势,还可以渲染某种环境、气氛和情绪。赋是最基本的表现手法,赋中比兴,或者起兴后再用赋。 在赋体中,尤其是富丽华美的汉赋中,赋法被广泛地采用。汉乐府和汉代某些五言诗也与汉赋互相影响,更将铺陈与排比相结合,相得益彰。扩展资料关于“赋、比、兴”的研究,除了穿凿说诗的消极影响外,它的积极意义是:通过长期地研究和探讨,不仅认识到这些富有民族特色的艺术表现方法各自的特点,它们在文学创作中的相互作用和影响。而且认识到广博的生活阅历、真挚的情感、形象化的表现等等对于它们的重要性,以及意余言外的浓郁诗味对于读者产生强烈美感的重要性。这样,就使得关于“赋、比、兴”的艺术思维和表现方法在理论上的认识日趋深刻和完善,在创作中的表现和运用日趋丰富和完美。这些对于创作规律的认识,大大丰富了中国古代的文学理论。

相关阅读

- END -

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