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堂顶上的马读后感是怎么写?(写论文构思的马的图片)

最后更新 : 2021.11.25  

今天,我读了一篇文章,名为《在教堂上的马》,故事中的明希尔豪先生是一个快乐的冒险家,也是一个著名的吹牛大王,他奇特的故事充满了是笑话,也充满丰富的想象力和机智,读过之后,我的收获还真不少呢! 这篇主要讲的是:在一年的冬天,明希尔豪去了俄国,那天下着大雪,雪越下越大,他走着走着困了,他就把马拴在树桩上,就去睡觉了,等他醒了,天晴了,太阳出来了,他发现他的马被挂在了塔尖上,原来雪下得太大,他把塔尖看成了树桩了,天晴了,温度渐渐上升,雪融化了,塔尖也露出了,他就抓起枪,瞄准绳子开了一枪,绳子断了,马就落了下来。

教堂顶上的马读后感是怎么写?(写论文构思的马的图片)插图

看了这个故事,太可笑了,同时也告诉我们做什么事,要看清、听清了再去做,细心做事情才会达到做事的目的,不能糊糊涂涂,糊糊涂涂做事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徐悲鸿的马图的创作背景?

据了解,徐悲鸿先生创作奔马图时,是1948年的秋末初冬时节,此时正是中国三大战役时期,国内动荡不安,而北平和平解放在即,又给人们带来了曙光。在徐悲鸿的这幅作品中,徐悲鸿通过使用墨色勾勒的创作手法,让马的头部、大腿及胸问等一重要部位看起来非常的有力,而些浓墨和淡墨的变化使用,使得马变得活灵活现,看奔马图看起来更有动感。而从整体上来看,这幅奔马图的透视感非常的强,好像这幅马要冲破画面,跑到人们的面前一样。在对奔马图赏析时,以上这些内容,是大家不得不去了解的。

徐悲鸿 群马图的美术欣赏论文

徐悲鸿是江苏宜兴屺亭桥人,是我国现代杰出的画家和美术教育家。他热爱艺术,热爱祖国,一生中给人民留下了几千幅优秀作品,并培养和造就了一大批人材,不愧为中国美术史上的一代宗师。在绘画创作上,徐悲鸿提倡“尽精微,致广大”。他对中国画,主张“古法之佳者守之,垂绝者继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西方绘画之可采者融之”。他的画能融古今中外技法于一炉而又有其独特风格。他不但擅长中国画,素描、油画都有很高的造诣和成就。人物注重写实,传达精神;所画花鸟、山水、走兽,简练明快,富有生气,尤以画马驰名中外。马,是徐悲鸿先生一生中最爱描绘的题材。他画的奔马,笔墨淋漓潇洒,带着时代的风雷驰骋在画坛上,给当时的中国画坛带来了清新、有力、刚劲的气息。如今徐氏故乡——江苏宜兴市新建的“宜兴徐悲鸿纪念馆”里,陈列了徐悲鸿先生在各个不同历史时期的书画作品(包括青少年时期的习作、成名以后的作品、信扎等)。他画的马,无论奔马、立马、走马、饮马、群马,都赋予了充沛的生命力。徐悲鸿擅长以马喻人、托物抒怀,以此来表达自己的爱国热情。徐悲鸿笔下的马是\”一洗万古凡马空\”,独有一种精神抖擞、豪气勃发的意态。在中国现代绘画史上,徐悲鸿的马独步画坛,无人能与之相颉颃。在他个人的艺术成就中,也以画马的成就最为卓著。他一生致力于国画的改革,而体现他国画改革最高成就的就是他的国画奔马。他非常注重写生,关于马的写生画稿不下千幅,学过马的解剖。对马的骨骼、肌肉、组织了如指掌,同时,他还熟悉马的性格脾气。在技法上,他以中国的水墨为主要表现手段,又参用西方的透视法、解剖法等,逼真生动地描绘了马的飒爽英姿。用笔刚健有力,用墨酣畅淋漓。晕染全部按照马的形体结构而施加,墨色浓淡有致,既表现厂马的形体,又不影响墨色的韵味。徐悲鸿的马是中西融合的产物,这种融合是极为成功的。《群马图》作于一九四O年,徐悲鸿当时正旅居印度,他从报上得知中国军队在鄂北痛击了日本侵略者,喜不自禁,乘兴挥毫,写下这幅逸兴遄飞的佳作。在图中左上侧,他自题曰:“昔有狂人为诗云:一得从千虑,狂愚辄自夸,以为真不恶,古人莫之加”。借这幅奔马图,他抒发了自己对国家、对民族的明天满怀的希望以反对抗日战争必胜的信念。托物言志是他绘画的一大特色。画上钤印两方, —为“东海王孙” (白文);一为“恨鸿鸣而不惑” (朱文)。1941年秋季,正是第二次长沙会战期间,抗日战争正处于敌我力量相持阶段,日军想在发动太平洋战争之前彻底打败中国,使国民党政府俯首称臣,故而他们倾尽全力屡次发动长沙会战,企图打通南北交通之咽喉重庆。二次会战中我方一度失利,长沙为日寇所占,正在马来西亚槟榔屿办艺展募捐的徐悲鸿听闻国难当头,心急如焚。他又连夜画出《奔马图》以抒发自己的忧急之情。画中,徐悲鸿运用饱酣奔放的墨色勾勒头、颈、胸、腿等大转折部位,并以干笔扫出鬃尾,使浓淡干湿的变化浑然天成。马腿的直线细劲有力,有如钢刀,力透纸背,而腹部、臀部及鬃尾的弧线很有弹性,富于动感。整体上看,画面前大后小,透视感较强,前伸的双腿和马头有很强的冲击力,似乎要冲破画面。徐悲鸿早期的马颇有一种文人的淡然诗意,显出\”踯躅回顾,萧然寡俦\”之态。至抗战爆发后,徐悲鸿认识到艺术家不应局限于艺术的自我陶醉中,而应该与国家同呼吸共命运,将艺术创作投入到火热的生活中去,所以他的马成为正在觉醒的民族精神的象征。而建国后,他的马又变\”山河百战归民主,铲尽崎岖大道平\”的象征,仍然是奔腾驰骋的样子,只是少了焦虑悲怆,多了欢快振奋。读悲鸿的画,能感觉到类似贝多芬《命运交响曲》—般的震撼力度。那是用生命和鲜血凝炼而成的融汇中西、博大精深的艺术绝唱。是为了民族艺术的发展、创新、繁荣、昌盛而勇于创造、执著追求的心灵之史。其作品中既有两方艺术的浪漫激情,又蕴含着中华文化的深刻内涵,凝炼动人,意境深远。这些画也正是先生之汇通中西、方正圆融艺术风格的完美体现。

相关阅读

- END -

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