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是谁写的?

最后更新 : 2021.11.25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出自《一剪梅·舟过吴江》。《一剪梅·舟过吴江》是宋末词人蒋捷乘船经过吴江县时所作的一首词。全词以首句的“春愁”为核心,用“点”“染”结合的手法,选取典型景物和情景层层渲染,写出了词人伤春的情绪及久客异乡思归的情绪。作品原文一剪梅·舟过吴江一片春愁待酒浇。江上舟摇,楼上帘招。秋娘渡与泰娘桥,风又飘飘,雨又萧萧。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词语注释吴江:今江苏县名。在苏州南。

1.浇:浸灌,消除。

2.帘招:指酒旗。

3.秋娘渡:指吴江渡。秋娘:唐代歌伎常用名,或有用以通称善歌貌美之歌伎者。又称杜仲阳,为唐德宗时镇海军节度史李侍女。渡:一本作“度”。

4.桥:一本作“娇”。

5.萧萧:象声,雨声。

6.银字笙:管乐器的一种。调笙,调弄有银字的笙。

7.心字香,点熏炉里心字形的香。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是谁写的?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这句诗是宋末词人蒋捷写的,出自他的《一剪梅·舟过吴江》。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是谁写的?

一剪梅·舟过吴江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是谁写的?

一片春愁待酒浇。江上舟摇,楼上帘招。秋娘渡与泰娘桥,风又飘飘,雨又萧萧。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是谁写的?

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蒋捷的词,清奇洗练,流动自然,此词亦然。

这首词是写的是词乘船经过吴江县时的情思,吴江,在苏州南,本是繁华之地,多烟花柳巷,而词人,作为南宋的遗民,内心另是一番滋味。

船,在吴江上轻轻摇动,词人的内心满怀春愁,只想找个地方喝酒,江头,秋娘渡和泰娘桥这些曾经令文人骚客们流连忘返的烟花之地,如今在萧萧风雨中倍感凄迷。

国破了,只剩下家这一个念想,词人只想回到家中,洗一洗身上的风尘,点着香,调弄一下笙,抚平一下人生的沧桑,然而,“何日”二字,揭示出诗人这一个小小的愿望,依然是遥不可及。

岁月,将在这漂泊中消逝,人生,将在这漂泊中销蚀。

最后一句,最是令人销魂。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词人将时光的无情,用可见可感的形式,表达得令人一唱三叹。我们仿佛看到了时光,将青色的樱桃慢慢染红,将浅绿的芭蕉涂成深绿,也将我们的头发渐渐漂白。

时光用我们不易觉察的方式,一刀一刀地在我们身上记刻下痕迹。

答者:谢小楼

我心飞扬的作文怎么写啊?

我心飞扬 我的存在便是惊讶的事层出不穷,这就是人生。 ——题记 “风定落花香,永怀信念,用心地雕琢自己心中的天使,舞动的人生在落花飘香之时彰显出悸动的神韵。”恬淡如水,是人生,浓墨重彩,亦是人生。然而,我更欣赏后者。 我不希望自己的人生只是一支没有温度,单调乏味的抛物线,被规划的轨迹,一切波澜不惊,被注定的命运,消隐了生命中最后一滴无以复加的灿烂。我更宁愿它是一般崎岖不平的波浪线,过去的都已是历史,明天又是一轮新的太阳。我充满激情,充满希望,因为我不能预知下一个驿站我将面临什么。然而,好也罢,坏也罢,我都充满信心骄傲地走下去。哪怕深一脚浅一脚,哪怕此一时彼一时,生命给了什么。就去享受什么,痛过与笑过,都是我活过的证据。一位作家曾说:“我们热爱这个世界时,才真正活在这个世界上。”这句话深刻而耐人寻味。只要热情没有沉睡,心境不曾消沉,灵魂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存在过。每个深深浅浅的脚印,每个让我哭过笑过的经历,被镶嵌在这里等待岁月将它发酵,酝酿出迷人的芬芳。被无限放逐的长途中,很多风景只能拥有一次。向上生发是我们天生的使命,很多风景只能拥有一次。向上生发是我们天生的使命,尽管我们不是植物,但我们同样需要不断给自己制造各种繁盛的可能。 草木也知愁,韶华竟白头,叹今生谁舍谁收?嫁与东风春不管,凭尔去,忍焉留。流年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走在自己的生命道路上,有时很难看清自己是否走了弯路,然而我们无怨无悔。人生,本来就是一场供人细细品嚼的盛宴,是一次充满惊险与刺激的航行。我们因平凡才倍感快乐。莫等闲,莫退缩,当我们一个回首再一个回首时,曾经浩瀚无涯的潮水造就覆盖上了青色的浅草,枯荣交替宣告了四季。趁年轻,享受所有,争取所有,激情的阳光对着我们心头的冬日微笑,别去怀疑这心的春华。 隔着时间和空间的河流,我所看到的明天的彼岸,是姹紫嫣红,是火树银花,是曼妙芳华。 彼岸春色正浓,来,我们一起去看陌上花开。

相关阅读

- END -

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