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子谷子麦子糜子,分别是什么?(武汉一超市内悬挂大米储备任务牌)

最后更新 : 2022.01.01  

稻子就是水稻,水稻有水种,旱种两种,又有早稻,晚稻之分,在南方水稻叫稻谷,在北方,水稻就叫稻子,水稻加工出来的米,就是大米,南方水稻可以种两季,种三季,而在北方地区,在东北地区,水稻一年只种一季的,因此,东北的大米相对来说,也是比较好吃的!谷子是在北方种植的较多,谷子加工出来的米是小米,在过去的年代,小米是东北地区农村的主要粮食品种,谷子的品种有普通谷子,也有一种叫红粘谷的,红粘谷加工出来的米叫小黄米,小黄米是粘的,在东北地区,小黄米都是磨成面做面食吃的。麦子有小麦,有大麦,燕麦,小麦是我们主要的粮食品种,小麦加工出来的面粉,就是我们吃的白面,小麦在全国各地基本上都是可以种植的,河南,河北,山东,山西,湖北,安徽,江苏,四川,陕西等省都是小麦的主要种植地区,河南省是我国第一小麦种植大省,产量占全国四分之一;而大麦,燕麦的种植面积是很少的。糜子在北方地区是大量种植的,东北地区也是糜子的主产区,糜子加工出来的米是大黄米,大黄米是粘的,可以做米饭,大黄米加上东北地区生产的大芸豆做出来的大黄米饭,是非常好吃的,而东北地区主要还是用大黄米磨成面,用来蒸粘豆包,撒粘糕的,东北地区的粘豆包,粘糕是东北地区特产,而且也是非常好吃的!这就是稻子——大米;谷子——小米;麦子——白面;糜子——大黄米的区别!感谢您对从善如刘三农问答的关注和支持,欢迎您的评论留言!

稻子谷子麦子糜子,分别是什么?(武汉一超市内悬挂大米储备任务牌)

稻子谷子麦子糜子,分别是什么?(武汉一超市内悬挂大米储备任务牌)

方方日记是什么?怎么这么火?

不出意外的话,方方也被隔离在家,在斗室里以小女子思维臆想外面的事情,以至于她所发出的照片是假的,瘟疫当前且对外面信息不畅引起的焦虑和不安可以理解,但这不是方方的正常思辨水平一一从 多方面讲,病亡者手机被大量的带到火葬场、并随意堆放,不太可能。果然很快被证实为假的!疫期就是战时, 这算不算战时传谣?但是她还要写,继续公开发表。有人解释说照片是别有用心的人加上去的,那么文字对照片进行了煽情的解读,并且两者高度吻合、互补,如何解释?

方方看不到门外、楼下、小区门口、不远处有那么多平凡的人在坚守,也不那么关注数万个白衣身影前仆后继与病魔的搏斗,直言拐点什么时间到达也不是她关注的事,日记里 有没有阴暗和炫耀先撇在一边,大家自己看,其余则充满着悲观、失望,然后延伸到否定和指责。当家人被确诊为癌症之后,是告诉他,医生误诊了,你没救了,现在我该去写日记倾倒情绪了,还是告诉他,有很多人在为你努力,你有很大希望,我们一起共度难关?

日记原文:“检验一个国家的文明尺度,从来不是看你楼有多高,车有多快,不是看你武器有多强大,军队多威武,不是看你科技多发达,艺术多高明,不是看你开会多豪华,焰火多绚烂,甚至也不看你有多少游客豪华出门,买空全世界。检验你的只有一条:就是你对弱势人群的态度。” 这不是方方擅长写的小说,这也不是一篇日记,其中意味深长,似有所指,看过的人都明白,别装糊涂一一没有强大的军队压舱,美国靠经济政策就可以让我们资产清零,你所在的武汉现在可能是叫楚国或者割据成什么联邦,就没有数千名解放军军医乘坐运20、高铁从四面八方火速奔赴武汉;军队多强大、运20多好,高铁多快,方方不认为它是国家文明尺度,难道方方看不见为了拯救、保护病毒面前的弱势群体一一患者和人民,国家和社会不惜代价?包括西方人士和公知们最推崇的东西,那就是无价的自由。至于什么会、什么科技、艺术等等的言外之意,不一一评述了,但可以武断地说:不管你多么善良,不管你多么文明,做不到大灾大难面前秩序井然,民生安定,一切等于零。绝无否定应该善待弱势群体之意,但这绝不是唯一尺度,用人民向往美好、政府实事求是、国情繁荣昌盛作为国家的文明尺度,是不是更加全面、大气?否则,我们只能拿嘴巴和键盘去善待弱势群体了。在我们没有这些的时候,你说我们贫穷;当我们有这些的时候,你暗指我们不文明;我们已经致力于协调发展、向往美好的时候,方方却在大灾大难、无人与之争论我们的国家是否文明的时刻貌似自说自话、冷眼旁观,实则指指点点,罔顾国家进步的事实,当起了全民导师,有点唐突和莫名。她的标准就是,反正你有什么,我就否定什么。啊!多么眼熟的套路。

面对谁都没有见过的瘟疫,如果让方方当家作主,你怎么办?你会不会出现些许的慌张和失误?所幸我们生活在这个伟大的国度,所幸我们的领导者不是期期艾艾、没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小说作家,我们的人民还有宽容和坚韧保证了步调的高度统一,我们还不至于大难当头、大敌当前还在媒体上相互攻击、在议会里拳打脚踢,疫情事态正在一切向好!

请放大胸怀和视野,站高位置,从宏观上判断局势。发表了日记,抒发了自己,表达了文人情怀,但作为有一定的影响力的作家,这个时候是公开抒一己之见还是有责任地尽一己之力,值得权衡。封闭一座千万人口的大城市举世未见,所引发的各种风波和声音是预料之中的,需要巨大的勇气和担当,需要千千万万人的忍耐和理解,幸好武汉市民非常配合,但是这个声音发自于我们的体制内的方作家、前省作协主席就不恰当了,不管存在什么问题,应该有充分的调查才能得出结论,毫无疑问,这需要一定的时间、专业的知识、规定的程序、扎实的证据。

借助于现代的传播途径,几篇日记的内容情绪感染性、传播速度、接触数量,不亚于病毒。方方已经从退休的作协主席俨然成了外界所认为的疫期网红、疫区明星,在有的群体中,风头不亚于钟南山、陈兰娟。这个时候,我们需要的、关注的不应该是明星、网红、公知,而是千千万万的劳动者、志愿者、赴死者。那些被隔离在家里的人们确实可怜,信息途径太少了,心理上也脆弱和焦虑,容易受到诱导和欺骗,引发不满和争论一一包括方方本人就被一张朋友发来的照片所欺骗,可以预见,但不可理解。

有的人把方方捧得高高的,奉为精神灯塔、疫区英雄、民生领袖、骨气文人,不信联播信方方,当他们有一天从家里轻轻松松走出来,平平安安重见阳光的时候,他们会明白是谁在力挽狂澜?又有谁为之牺牲。

方方原来的作品里头有世间烟火、有青春热情,有自我奋斗,但离家国情怀、秩序理性总是很远很远,这次又树起了国家文明尺度来教导我们。这几篇公开发表的私人日记,为什么不能是魏巍的巜谁是最可爱的人》、李存葆的巜高山下的花环》、年轻记者护士的《战疫日记》呢?封闭在家,除了社区防疫人员、给他生活物资的志愿者、送狗粮的快递员之外,方方应该没有和任何一个直接参加抗疫的人员接触过,更没有目睹到史无前例、波澜壮阔的战疫场面,最多只是记录了耳闻疫情,没有涉及到伟大的战疫。这些日记的作者,不同于到过战场、见到过真实的魏巍,李存葆、医生护士、新闻记者、快递员、司机,所以没有生活,素材来源而只有众所周知,最不可信的网络途经。这些日记应该永远进不了中小学的教材,绝大部分家长不会愿意 用日记的内容、情绪去教育自已的孩子,我们的国家历来没有、将来应该也不会用这些日记 去塑造我们的国民精神,否则我们拿什么去应对汶川地震、98洪水、非典疫情?因为,除了善良,我们还要坚强!除了文字,当前更需要行动!这个时候,去当一个力所能及的志愿者,比写以个人日记形式而事实上的通稿要强。一声莫名的惊呼,可能引起一场无辜的踩踏,不良的情绪、片面的观点、失真的消息,是抗疫与重建中的大忌。

最后与方方共勉,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尊重事实,体验生活,大大方方走出来看看吧,感动一次吧!一座千万人口的城市,每天仅蔬菜消耗都数千吨,只消耗不产出,全凭外来支援,却没有动荡、没有失序,除了被暗指不文明中国,方方回答一下谁能做到?被封闭的不止是武汉人,也还有几千万的湖北人为了防止向全国传播而安心”陪封”,相当多的人近两个月没有收入,昨天全省除武汉之外仅有三起确诊病例,病毒在湖北几乎被活活闷死;白发苍苍的钟南山还在呕心沥血;年轻的战士和护士向武汉只进不出;菜地里的蔬菜还有人在从地里拔起来送到超市才能送到你家门前;三五名社工和志愿者,除了防疫之外,要为小区里几千个家庭买菜买米甚至买烟买啤酒,因为义务救助服务的质量不高,也有挨骂的,女志愿者扛着50斤重的大米,边走边哭;成千上万的党员就地转岗,在小区门前看门防疫;我与我的家距离5公里,有两个小孩,我已经一个月没有回家了,既是因为工作也是因为小区被封闭,我目睹了我身边所发生的事,我欣慰也感动:强大的组织力、再生力正在发挥作用,无论天灾人祸,病毒和事者不会被放过。

冬天虽冷,从来拖不到人间三月;虽是一介小民,但我心中向阳,汇入洪流,与时共进。

路有不平,我还要写,请您关注。

相关阅读

- END -

25
0